重活一次 第9章 知性班主任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01-15
    ,。

    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白弘和李淑玲两个人几乎都愣住了,脸上带着明显惊愕的神色,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或许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儿子有如此认真和坚定的一面,总之,在白宁远几乎磨破了嘴皮子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说服了白弘和李淑玲。

    在翻看着白宁远所写的那份策划书的时候,白弘不由得再次用惊奇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的儿子,他忽然觉得眼前的白宁远有那么一丝陌生,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居然能够写出这种东西了,里面逻辑准确,条理分明,几乎没怎么费吹灰之力,便打动了白弘和李月玲,让他们两个人之前还板着的脸,微微有些些缓和。

    虽说白弘这辈子没干成什么大事,但是多年的销售经验还是让他有些眼光,他能看的出来,白宁远的这份策划,当真是大有可为。

    既然事情已经定了下来,那么白宁远便没有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的必要了,跟父母和姑姑打了声招呼之后,他便骑上自己的山地车,直奔学校的方向而去。

    刚刚说服父母用了不少的时间,这个时候上班的高峰期早已经过去,所以街上的人流并不多,不过反正已经准备要退学了,因此白宁远也没有太过于着急。

    一路悠哉悠哉的来到学校,果不其然,此时已经快要下第二节课了,走到门卫处,虽说是琅琊一中管理比较严格,但是艺术班的学生们早已经和门卫们混的十分熟稔,以便于逃课,所以只要不是学校领导在,对于这些艺术生们,门卫们大都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清楚白宁远之后,那门卫跟白宁远摆摆手打声招呼,便将白宁远放了进去。

    将车子丢在车棚之后,白宁远便来到了教室里。

    刚一坐下,白宁远就听到身边响起了张也那有些焦急的声音:“白宁远,你下午去哪了?你不知道有班主任的课么,这你都敢逃?而且就算是逃课,你至少跟我通通气,让我也好帮你搪塞过去,现在好了,班主任已经放话了,让你去她的办公室找她呢!”

    “哦,我知道了,谢了哥们儿!”白宁远点了点头,正好他也准备去找班主任说休学的事,便直接站起身,准备离开。

    眼看着白宁远如此干脆利索,根本就没有任何紧张的样子,让张也不由得大为不解,白宁远这到底是怎么了?一向安分守己的他脸上居然根本没把老师放在心上,这让张也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还不等张也说些什么,白宁远便已经离开座位,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而去。

    艺术班虽然单独在一个院子里,但是上课的老师却都跟普通班的学生们一样,因此办公室距离艺校稍有些远,时隔多年,白宁远早已经忘记了办公室的位置,找了个不相干的学生问了之后,才记起来。

    此时正值下课时间,办公室来来往往的老师很多,白宁远站在门口之后,只是一打量,便看到了班主任的身影。

    白宁远的班主任名叫张言,是他们的英语老师,从高一开始便带他们班。

    张言今年才刚刚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不过却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她的个子不算很高,刚过一米六,有点小巧玲珑的感觉,一头短发显得无比的干练,面容清秀,挺翘的鼻子上架着一副几乎这个时代英语老师标配的金边眼镜,她的身材很好,就算是被制服包裹着,依然能够看出那前凸后翘的样子,修身长裤之下,是一双足有八九公分的黑色漆面高跟鞋,鞋头上一朵小巧的蝴蝶结,金色的锥子跟,红色的鞋底,在知性当中又为她平添了几分性感。

    看到张言的身影之后,白宁远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对于他这个成年人的灵魂来说,虽说身边的那些清秀的小女生们看起来无比的可口,但是相比起肥美多汁的成熟丽人,显然后者的吸引力更大一些,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自己年少时所憧憬的对象。

    对于这些处在荷尔蒙大量外泄年纪的毛头小子们来说,女老师,尤其是漂亮的女老师,总是会引起他们最原始的那种萌动,她们那种成熟而知性的气质,更是深深吸引着他们的目光,成为多少年轻人梦里面想入非非的对象,那是来自生理上的一种最纯真的冲动。

    曾经多少次,白宁远在上课的时候,总是会像其他男生一样,偷偷的打量着张言,有的时候,会因为和她一点点的接触而悸动半天,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在脑海里幻想着和她一起滚床单的羞人场景。

    当然,在那个年代,对于性,年轻人总是懵懵懂懂,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其中的真正奥义,但却已经多多少少的有了些知识,不管是从电视剧,还是私下流传的小杂志里面所获得的残缺的信息,那只是作为生物对于交配的一种本能感知而已。

    从来都没有想到,白宁远有一天还能在她依旧绽放着女人的魅力时再见到她。

    前世的时候,白宁远高中毕业后没多久,张言那出任琅琊市人民银行副行长的老公,便因为贪腐而被判入狱十二年,并被没收了全部家产,后来她的婆婆和公公又分别被查出了癌症,这个家的重担便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是她用自己那绵薄的工资,一直不离不弃的支撑着这个家,还曾经被评选过“十大孝子”之类的荣誉,大学毕业之后,白宁远曾经去看过她,明明应该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她却苍老的像朵凋零的玫瑰,每每想起,白宁远便有一种世事无常的感慨,唏嘘不已。

    但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眼前的张言,依旧是白宁远心中那个成熟知性的女神。

    “报告!”站在门口的白宁远喊了一声。

    “进来吧!”听到白宁远的声音之后,一个老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便随意的说道。

    白宁远进门之后,便径直来到张言的身边,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对着张言说道:“老师,您找我?”

    张言正在备课,听到白宁远的声音之后,便转过头来,只穿着一件衬衣的她,露出胸前那一团饱满,瞬间便吸引了白宁远的目光。

    看清楚是白宁远之后,张言顿时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对着白宁远问道:“下午前两节课没来,你去哪了?我的课都敢逃了?而且我听你们任课老师讲,这两天你的表现不算好啊,怎么回事!”话语当中,带着很明显的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多少年白宁远都没有听到过这个熟悉的声音,看着张言那张充满了知性的面容,白宁远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不过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白宁远很快从失神当中醒过来,他定定的看着正在等待着他回答的张言,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的说道:“老师,我要休学!”

    今日第二更,新书开张,各位觉得还能一看的话,请点击“放入书架”收藏本书,谢谢支持!,更优质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