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1495章 女皇宣召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8-01-28
    鱼塘造的很棒,芭芭拉很满意,家里的其他人也很满意。塵↓緣↖文↘學?網

    大多数人的满意,都是用语言表达的,小萝莉蕾米的满意,却是用行动来表达的。

    她觉得这个池塘造的太好了,如果只养白鱼的话,会很可惜,于是,小萝莉趁众人对着池塘啧啧称赞的功夫,以极快的速度飞进精灵之森,用袋子捞了一堆小青蛙,小乌龟等两栖动物,然后乐呵呵飞回来,一股脑倒进池塘。

    这可吓坏了众人。

    青蛙还好,不吃鱼,但乌龟可不给面子,别看它只有成人的四分之一手掌大,但依旧无法掩盖它捕鱼能手的称号。

    幸好这群小乌龟中的绝大多数都已吃饱,对游来游去的白鱼不感兴趣,否则,我们将看到一场无情的屠杀。

    收拾完池塘,已经是下午一点,弗洛伦丝刚准备完热腾腾的午餐,正往桌上端呢,那边就有精灵侍卫站在大门外远远的喊我。

    我抹了把汗,走到门口,倚着大门,道:“有事吗?”

    “是、是的,长老大人,两位陛下同时宣您。”

    侍卫一脸恭敬道。

    “哦,那稍等下,我回去换件衣服。”

    说着,快步回了房间,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跟着精灵侍卫去了皇宫。

    路上,侍卫一直低着头向前走,并不时侧头偷瞄我。

    “有事吗?”我微笑道:“有事就说,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

    “是,是的”他顿了顿,道:“其实,我一直认为长老大人是热爱我族的,并不像日报上说的那样残暴无情。”

    虽然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卑微的侍卫,但他的话,仍令我感觉到温暖。

    我冲他点了下头,微笑道:“谢谢你。”

    “这,这我可受不起”他连连摆手,一脸惶恐。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这个人,似乎有点结巴。

    精灵侍卫突然发觉自己的行为举止有些失礼,于是尴尬的摸着头发,道:“很,很抱歉,长老大人,我,我的话让您困扰了。”

    “没有困扰,我是真的在感谢你”叹了口气,我道:“自从与我相关的负面新闻出来以后,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把我当做是只会施用暴政的恶徒,是这个国家的害虫,我早已习惯了被恶言相向,但今天,你突然说出了不一样的语言,说真的,我很感动,谢谢你。”

    “不,不是这样的,长老大人”侍卫有点不好意思,道:“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就有个毛病,一,一着急,说话就,就结巴,周围人都嘲笑我,所以我,我很能理解您,此刻的感受,只是我人微言轻,实在没办法帮,帮到您......”

    “对我的认可,就是对我的帮助”我微笑道。

    进了皇宫,来到会议大厅,我见到了两位女皇,以及其他诸位长老。

    问过好后,精灵女皇道:“安小毅长老,你对此次舆论事件有什么态度?”

    “态度......嗯,我觉得有点无辜。”

    “无辜?”精灵女皇问道:“何为无辜?”

    我严肃回道:“我无辜。”

    接着,我将那天发生的事情统统讲述了一遍。

    精灵女皇面无表情,道:“你能为你说过的每一个字负责吗?你能保证你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吗?”

    我昂首抬头:“是的,我能。”

    她点点头,又问:“那么,你有证人吗?”

    “没有”我道:“在场的精灵我都不认识,也无法保证一定能够找到他们。”

    精灵女皇沉思片刻,道:“如果能够找到他们,那么他们的言辞可以作为评判你行为的标准吗?”

    “不能”我道:“既然有人能将这件事的真相篡改,并当做诽谤我的证据,发表在月光城日报上,就说明当时在场的某个或某些人对我心怀恶意,倘若找来的恰好是对我有恶意的那些人,那么事情的真相将被掩盖,而我,也很难再洗脱冤屈。”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安小毅长老,你该不是害怕找证人当面核对吧?”琳赛长老质问道。

    “我有什么可怕的”我呵呵笑道:“就算真的找来了诽谤我的那些人,就算那些罪名被确确实实的落实在我头上,又能如何?”

    “年轻人,哼哼”梅拉长老轻哼一声,道:“如果坐实了,你的头衔将被剥夺,你的贵族地位将被收回,你所拥有的一切也将被充公,你和你的家人也将被驱逐出月光城。”

    “对呀,我知道”我的内心毫无波动,淡淡道:“您或许忘记了,就在不久之前,我还只是一介流民,带着家人,乘坐魔法飞艇,流亡到这座美丽的森林城镇,那时候的我,也是一个头衔,一个身份都没有的小型公会的会长罢了,就算现在的头衔,地位都被你们剥夺了,又能怎样,就算我在这里的树房被你们收回,就算我被你们驱逐出月光城,又能怎样?不过是一切重归于零罢了,对我没有丝毫影响。”

    琳赛长老和梅拉长老脸色有点难看,她俩一定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或是将我的长老头衔剥夺,挫一挫我的锐气,可惜,这一切都不能如她们所愿。

    “安小毅长老”精灵女皇这时突然道:“你能证明你的清白吗?”

    “不能”我摇头道:“这个我真的没办法证明,而且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就如琳赛长老所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如果我做过那些事情,无论我怎样洗刷自己,都是刷不干净的,但如果我没做过那些事情,就算不去洗刷,我也照样是干净的。”

    精灵女皇陷入了思考,她坚毅的双眸微微眨动,似乎正考虑着接下来该问我什么问题可好。

    少顷,她道:“是这样的,安小毅长老,我之所以问你这些话,并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希望你能够拿出足够的证据,给月光城全体人民,证明你的清白。”

    “我完全理解你的善意,可是,女皇大人,你想过没有,能够让全国的月光城日报统一刊登这则于我不利的消息,在这个事件的背后,隐藏着的将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势力集团,既能通过舆论的方式诽谤国家重臣,又能躲避执法机关的搜查,恕我直言,女皇大人,恐怕以我目前的威严,就算拿出了确凿的证据,也会被别有用心的人一句话推翻,变为无用的借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