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1168章 等待扑食的疯狗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7-21
    “其二”我道:“既然那伙人之前能偷袭成功,想必这座城里肯定有他们的线人,又或者是被他们安插进来的棋子,目的就是为了方便获取情报,既然如此,想必加拉赫被折磨的事情应该已经传到了那些人的耳中,说不定他们现在正讨论如何救出加拉赫的方法呢。”

    “这个加拉赫,有那么重要吗?”唐纳德军团长问。

    奥力会长将从加拉赫口中拷问出的情报递给他,接过情报,看了会儿,唐纳德军团长点头道:“你们竟然能获取这么多情报,简直比我的情报部门都要厉害!”

    说着,他将情报递给父亲,莱斯特城主也仔细翻看一遍,而后满意的点点头,道:“你们要不要留在我的情报部门,待遇从优。”

    “容我拒绝!”我们几人齐声道。

    唐纳德军团长没有开玩笑的兴致,他面带忧色道:“在没看到这份情报之前,我只感觉你的刑罚有些不人道,但当我看完情报之后,我感觉亚那城很有可能会因此遭致猛烈的报复。”

    “您是担心加拉赫的哥哥会带人报复这里?”

    “是的”唐纳德军团长道:“毕竟这里有很多平民,我担心他们会因此遭难。”

    “加拉赫的哥哥一定会报复我们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您大可放心”我道:“如果我所料无错,他并不会过多分神于无辜平民,而是在某天,突然来个袭击,直捣我驻扎地。”

    “为何得出这个论断?”唐纳德军团长不解。

    “因为折磨他兄弟的人是我,而他的人一定会把我和矮人驻军联系到一起,只要这两点都传达到了,任谁都能想到该去哪里找我,既然知道我在哪里,他一定会选择直接对我发起攻击,而不会在其他地方耗费人手和精力”我淡淡道:“这就好像你丢一块肉骨头,饿狗会选择直接扑上去,而不是蛇形走位之后再扑过去吃一样。”

    唐纳德军团长沉吟片刻,问:“你是说,得知加拉赫受折磨消息后,他的哥哥会如饿狗遇到肉骨头般失去理智?”

    “是的”我道:“这就是弟控的症结,和兄控,姐控,妹控,萝莉控一样,只要触及到他们所控的东西,就会立刻急眼,同时失去理智。”

    “若是这样,倒也省了不少事”唐纳德军团长呼了口气:“就怕事情与你的预料有差池。”

    我微微一笑:“您就坐等这只饿狗进笼子吧。”

    之后,我们在莱斯特城主家里吃了顿丰盛的晚餐,又相谈许久,直到夜色已深,方才回营。

    这次回营,我给雷恩也安排了个帐篷,方便行动。

    奥力会长那边开始减少明哨,增添暗哨,并给明哨士兵发放酒水肉食,吩咐他们一定要做出畅饮的模样。

    同时,将钢锤会长的帐篷调至米璐璐帐篷旁边,只要听到任何风吹草动,钢锤会长就有权利提锤闯入米璐璐帐篷,护其周全。

    而我,则将帐篷调至众多帐篷边缘,我这样做,看似有意将居所调至危险位置,实际上,却是有意引加拉赫哥哥等人深入,并将之一网打尽。

    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主要是因为我帐篷周围一马平川,甭说掩体,就连石子也鲜能见到,只要他们被围在中间,除非插上翅膀,否则再难逃离。

    如此布置,可谓是天衣无缝,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来扑食的‘饿狗’。

    想要‘饿狗’扑食,只能将诱饵的‘香味儿’逐渐加大才行,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将更加疯狂的摧残加拉赫,直到他哥哥不顾一切为止。

    第二天午后,我与米璐璐、奥力会长、钢锤会长和雷恩五人,如常来到广场。

    此刻的广场,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一个个争着看即将被再度处刑的加拉赫。

    加拉赫表情黯然,精神萎靡,已经不复之前的嚣张气焰,看来阉割对他来说不仅是身体上的痛苦,更是精神上的摧残。

    也对,男人嘛,尤其是沉溺男女之事的人,一旦失去了作案工具,难免会陷入崩溃状态,这也是人之常情。

    冷笑一下,我冲雷恩使了个眼色,雷恩快步走过去,翻手间,昨天阉割用的匕首再度捏在两指之间。

    在匕首出现的瞬间,加拉赫似是回过神来,他抬起头,无神的眼在看到匕首的瞬间,憔悴的脸上瞬间呈现出惊惧的神情:“不,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们!”

    围观群众在听到加拉赫哀嚎之时,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同情,但想到之前他的禽兽行为,同情又重新变为憎恨。

    “行刑”我淡淡道。

    加拉赫嘴里再度被塞入块破抹布,防止他咬舌自尽,而后,雷恩巧手上下飞舞,闪亮的刀刃拉出道道虚影,随着虚影的划过,一片片薄可视物的肉片落在地面。

    随着落地的肉片变多,加拉赫双腿开始涌出鲜血,一开始血量并不大,但随着肉片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涌出的鲜血也变得更多起来。

    被堵住嘴的加拉赫不断发出呜呜哀嚎,他双目瞪大,并往外凸着,好像两颗眼球随时都能蹦出眼眶。

    眼球上,布满了无数鲜红的血丝,已经难见眼白。

    此刻,他正经受着莫大的痛苦,但这便是我想要的结果。

    米璐璐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她轻声道:“小毅,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我淡淡道:“残忍的不是我们,而是他的哥哥,他的同伙们,如果他的哥哥和他的同伙们能快一点现身的话,他也不必再承受这种痛苦了。”

    米璐璐听罢,微皱下眉,或许她觉得我这话说的特不讲道理。

    是的,我这话的确看似不讲道理,就好像‘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一样,都是将责任推给受害者一方。

    但实际上,我这话与‘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却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后者只是为了推卸责任,而我的话,却并不只是为了推卸责任,还有要阐明事实的作用。

    正如我所说,只要加拉赫的哥哥和同伙来了,加拉赫就不会再受到任何处罚,因为他已经没用了,而处理没用的东西,我常常会选择最行之有效的方式,那便是将之杀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