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1107章 仇恨的果实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7-21
    精灵女皇的语气很平淡,但话语中却透露着女皇的威严与精灵族的骄傲。

    我知道,此刻的她,心情一定是很不爽很矛盾的,不然,她也不会把话说得这么不客气。

    但是,她有她的脾气,我也有我的目的。

    我可不是那种看到别人生气就随便改变立场的男人,否则,我就不会举家搬到月光城了,也不会公然和卡特·斯科特那家伙杠上,更不会半强制性的让卡特·罗德尼臣服于我。

    以平静的目光与女皇对视的我,内心中毫无波动,沉默数秒后,我道:“女皇陛下,您刚刚的那番陈词,我已经尽数知晓,并且,其中的每一个字,我都理解于心,我了解了你的苦心,也清楚了你对子民的关怀,可是,我发现,刚刚你所回答我的那个问题,很巧妙地绕开了所有与人贩子幕后操纵者相关的问题,也就是说,你刚刚的所有回答,与我之前提出的迁就与妥协,毫无关联,女皇大人,您,是在担忧着什么?还是在畏惧着什么?”

    所有人都在沉默,无论是精灵女皇,还是几位长老。

    与之前的沉默不同的是,此刻,几位长老的目光,齐齐定格在精灵女皇的身上,目光中充满了疑惑,充满了好奇,充满了期盼,她们在期盼着,自己拥护的女皇陛下,能够给出一个适当的回答,一个能够让她们接受的答案。

    精灵女皇沉默片刻,道:“我只是......不想与艾瑞城发起争端与冲突,从而衍变为无法收场的局面。”

    “无法收场的局面吗?”我淡淡道:“你是想说,战争?”

    见女皇并无反应,我呵呵一笑,接着道:“恕我直言,女皇大人,就算艾瑞城想把战争延伸到你这里,也只是痴人说梦吧。”

    我站起身,一边缓缓走动着,一边道:“就算他们已经集结好了军队,可是,他们又该如何渡海过来呢?别的不说,反正我知道,杜威大师肯定是不愿意把自己的发明创造用在战争这方面,没有了魔法飞艇的支持,他们只能选择造船渡海,而你应该很清楚,艾瑞城和月光城之间隔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海,在这片海中,生活着无数巨大而又饥饿的巨兽,它们会吞噬掉它们看到的所有能够吞噬掉的东西,无论是游鱼,亦或是船只,在有了这么一层天然屏障的保护下,女皇大人,您觉得,他们肯冒着全军覆没的风险来攻打这里吗?”

    精灵女皇似是想要说话,不过欲言又止,她静静地坐在主座位上,静静地看着我。

    我继续道:“既然没有了这样的风险,你又有什么必要去在乎艾瑞城方面的脸色呢?是害怕他们不和你们通商吗?还是害怕活着的传说英雄侍从阿喀琉斯呢?”

    女皇的脸色变得稍稍难看了起来,她似是很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园田舞长老这时候突然挡在精灵女皇身前,道:“安小毅,不要太咄咄逼人了!”

    我无辜的摊了摊手:“只是说说心里话,没必要这么严肃吧。”

    园田舞长老还要说话,不过被精灵女皇制止了,女皇道:“安小毅先生,你说的这些都对,只是,我们精灵皇族毕竟和卡特家族同属传说英雄后裔,虽然不是一脉所传,但先祖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情同手足,今天你和我说的这番话,讲的这些事情,我会考虑的。”

    见精灵女皇有不想再谈的意思,我也不便再继续深说,只是随口带了一句:“希望女皇大人能够明白,倘若真把彼此当成弟兄手足,就不会随便拐了别人家的子民做奴隶当玩物了。”

    说完此话,我冲精灵女皇和几位长老鞠了个礼,然后大踏步离开了精灵皇宫。

    至于三个被我带来的人贩子,则被我留在了精灵皇宫,随便精灵女皇和诸位长老们处理。

    离开皇宫,我快步去了雷恩的树房,敲门进去,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从旁边拿了瓶酒,拧开塞子,猛灌了一口,呛得我直咳嗽。

    雷恩不慌不忙的抬起头,瞥了我一眼:“怎么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精灵女皇心太软,而且太犹豫。”

    “这你应该早就想到了才对”雷恩道:“倘若她的心不软,不犹豫,她活不到这么久。”

    我一怔,随之释然:对啊,精灵女皇接位的情况十分特殊,虽然阿娜丽塔公主说,阿卡哈维是被她亲手杀死的,但从之后的密信可以确定,阿卡哈维并没有死,而且还在幕后操控着某一位或者几位长老,为自己做事。

    如果精灵女皇是那种心狠手辣,行事果决的人,势必会被阿卡哈维之流所厌恶,甚至被当做眼中钉也不为过。

    若是在那种情况下,阿卡哈维党一定会不择手段的除掉在位的精灵女皇,然后另立新人。

    想到这里,我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只是......”

    “只是什么?”雷恩问。

    “只是我们这趟仇恨的种子,不知道能不能在精灵女皇的心里发芽。”

    “你带去的那三个人贩子呢?”雷恩突然问。

    “被我留在皇宫里了”我道:“他们对你有用?”

    雷恩淡淡道:“这种垃圾一样的东西,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

    “那你提及他们做什么?”我不解道。

    “我是想说,这三个人,虽然对我们没有用,但对精灵女皇和几位精灵长老却是很有用处”雷恩道。

    我抬了抬眉毛,问他道:“此话怎讲?”

    雷恩道:“如果这三个人是被魔法飞艇送走的,那你这趟游说,也就白费了,但假如他们是被送到一艘小船上送离开的话,那你的这趟游说,也就有了成效了。”

    我沉吟少许,道:“这话什么意思,我没太明白,你解释的清楚一点。”

    雷恩道:“精灵是不喜欢用折磨别人的手段来消磨仇恨的,他们最残忍的手段,无疑是杀死对方,被留在皇宫的三个人贩子,他们的背景想必精灵女皇已经知晓了,倘若在这种情况下,精灵女皇还是选择将他们杀掉的话,那就证明,你的这次游说,已经在她的心里,结出了仇恨的果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