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634章 那个错误是什么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听精灵女皇如此说,我问道:“妖精族的歌声,您以前听过?”

    女皇点了点头:“听过,那还是在我小的时候。网.”

    我点了点头,摆弄了一下蕾米乱抓乱挠的小手,这时,女皇又道:“安小毅先生,昨天我拜托你的事情......”

    “哦,呵呵”我干笑一声,忙晃了晃蕾米的小腿,道:“我这不是把蕾米带来了嘛,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问她。”

    精灵女皇笑了笑,来到我近前,仰起头,望着蕾米,道:“蕾米小姐,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蕾米的语气非常警惕,她紧紧抱住我的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

    “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精灵女皇和颜悦色道。

    然并卵,蕾米依旧抖个不停,我再一次感觉到头被扯的痛感,总觉得有种淡淡的忧桑呢。

    精灵女皇见蕾米依旧不肯放松分毫,也没有办法,但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的,于是继续道:“蕾米小姐,能否请你帮我们,找回隐藏起来的妖精族人吗?”

    “你找他们做什么!”蕾米的声音依旧十分警惕。

    “我希望他们能够回归,能够再次与我们的人民共同生活在一起”精灵女皇道:“月光城是妖精族和精灵族共同的家,只有精灵族,月光城是不完整的。”

    “你告诉我!”蕾米突然道:“妖精族为什么要藏起来?”

    “这个......”精灵女皇有些为难,她含糊道:“因为,我们精灵族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那个错误是什么!”蕾米抓着我头的小手更加用力了,我是多么想哎呦哎呦的痛呼出声,但眼下,这氛围却容不得我这么做,我只得呲牙咧嘴的强忍着不生。

    “......”精灵女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但从她为难而又痛苦的表情上,我多半能够猜到:八成,这个错误的执行人是她的亲属,说不得,那家伙就是一个野心家,想要彻底将月光城占为己有,于是下令,对妖精族进行驱逐和杀戮。

    而蕾米之所以这样愤懑,八成是因为她的父母敲是这一代的受害者,被驱逐逃亡的蕾米的父母,自小就开始给蕾米灌输‘精灵族对不起我们妖精族’的思想,才导致蕾米做出这样冲动的反应。

    其实我倒是挺能理解精灵女皇现在的态度,如果我家里某个长辈做出了罪大恶极的错误事情,我也不会把这事儿说出来的。

    这不仅是人之常情,更是家丑不可外扬。

    至于大义灭亲这码子事儿,我是完全不会去考虑的。

    好一会儿,所有人都在沉默着,为了缓解氛围的尴尬,更为了拯救我一头快被蕾米扯下的银,我只得开口打圆场了:“那个啥,女皇大人,我今天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了哈,有什么事情,我们改日再聊。”

    “哦,好的,今天真是麻烦你了”精灵女皇感激道。

    “不麻烦不麻烦”感觉蕾米的一双小手松了松,我呼了口气,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感觉整块头皮都差点被蕾米给扯了下来。

    说着,我朝着离开的方向走去。

    快到大门的时候,身后依旧是跟着一群侍卫女仆,他们用恭敬地目光,远远的观摩着我肩膀上坐着的蕾米,好像在遥望着渐渐离开的长。

    出了大门,蕾米的小手才终于松开,我满头的银也算是得以救赎。

    走在街上,我很不幸的忘记给蕾米戴上帽子了,于是她妖精族的体态特征非常明显的暴露在众人的眼里。

    好在一干精灵族人没有像追星那般疯狂,不过却个个脸上带着激动的神情,对着蕾米弯腰鞠躬。

    这是只有精灵女皇才能够享受到的最高待遇。

    一些年纪较大的精灵族老人,在见到蕾米之后,竟然也挣扎着站起,朝着她鞠躬点头。

    这完全是出于习惯的驱使,我貌似有点弄清楚,妖精族在精灵族人眼中的地位了。

    蕾米对这些对她弯腰鞠躬的精灵族老人竟然有着莫名的亲切,她从我的肩膀上飘了下来,来到这些老人面前,伸出小手,轻轻拍了拍老人们稀疏的头。

    老人们不仅不感觉屈辱,反而都摆出一副激动的神情,好像在接受耶稣洗礼的基督教徒那般的激动,那般的感激。

    蕾米的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微笑,将之前在皇宫中所带来的不自然,一扫而空。

    我笑了下,习惯性的伸手入兜,突然摸到了一个圆滚滚、台球大小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之前买的魔法蜜糖,我都忘记吃了。

    蕾米似是有心灵感应般,在我掏出蜜糖的瞬间,她转向了我,眼巴巴的看着我手里的蜜糖,一副非常渴望的可怜巴巴的表情。

    好么,我又没说不给你吃,干嘛非要摆出这幅表情啊!

    将魔法蜜糖递给她,蕾米欢快的接过,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

    刹那间,她的一双大眼睛绽放出了光芒!

    那光芒,完全碾压二哈所能释放出来的24k铝合金狗眼强光!

    那光芒,瞬间将我刺的睁不开眼,不得不用手背遮住了双眼。

    “好好吃!”蕾米赞叹一声,接着,整个人就飘了起来,她飘啊飘,飘啊飘,飘到了我的肩膀上,再次端端正正的坐了上去。

    与此同时,她又一次张开口,唱起了歌。

    这一次的歌声,与刚刚的完全不同。

    刚刚的歌声,好似清泉,流淌过我疲惫的身躯,充满我已经干涸的身体,重新复原我力量。

    而这一次的歌声,却是欢快的,好像雀跃的鸟儿,欢跃的马儿,让人一听就感觉全身轻松,心情舒畅,整个人,都淌洋在轻松欢乐的海洋。

    歌声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蕾米专心致志舔糖果的时候是不会唱歌的。

    但这短暂的歌声,却给了这条一丝不苟的街道,带来了勃勃的朝气。

    甚至,就连其他街道的行人、店主,也都被歌声吸引了过来。

    很快,四五条街的精灵族人都知道蕾米这个妖精的存在了。

    就在人们竞相争看蕾米的时候,莉蕾亚突然挤进了人群,二话不说,拉住我,快步朝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