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452章 麻烦的家伙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这时,我才现,其他人的攻击手段似乎也都稀疏平常的很,尤其是几个战士,喝来呼去的很有气势,但挥刀挥剑的时候却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满是间隙,随时可破。? ? ? .

    看到如此,我突然起了些恶趣味,食堂看样子一半会儿是找不到了,反正时间还有的是,不如就陪着这些气势汹汹的小菜鸟们胡闹一番也好。

    于是也不再躲避,而是将直太刀噌的一下拔了出来,开始了攻防的游戏。

    由于他们的武器品质看起来并不怎么样,所以我决定不用刀锋攻击,而是使用刀背撞击,这样一来,就能玩的更久一些。

    我好整以暇的拨弄着飞来砍去的攻击,间隙还打了个呵气,抹了把脸,仍旧牢牢掌握着战局。

    只是对面这群人,看起来却似乎有些吃力,并且心急,一个个呲牙咧嘴的,恨不得直接把我砍于刃下,却又个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尤其是在看到连续数颗魔法飞弹被我轻描淡写的捏爆之后,他们的攻击就变得消极起来。

    我当真是越打越无趣了,于是决定罢手离开,而就在此时,耳中传来一声呼啸的疾响,那响声较这群菜鸟们的攻击不同,是破风而来,带着魔法伤害的。

    我心中一笑,真没想到,玩着玩着都能引出一条不错的鱼来,看来是有的闹了。

    心念转动的瞬间,手腕也随之一转,直太刀生生劈中了迅疾快捷的羽箭,嘭的一声轻响,羽箭在被砍断的一刹,炸裂开来。

    飞散的木屑朝着我的脸上溅了过来,虽然范围很小,却因为能够把握住时间差,而让我避无可避。

    这人一定是个老手,而且等级也不会太低。

    我在内心中判断后,也不闪避,只是微微闭上双眼,以双耳倾听四周。

    果然,在这一羽箭之后,又是连续两箭射出,直奔我的肩头和大腿,身后,这群小菜鸟们也趁着我闭目的功夫对我进行夹击。

    “真会找时间”我微微一笑:“不愧是哈罗德,果然教育有方啊,哦,不对,应该是尤拉教育出来的才对。”

    转动身形,我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几个小菜鸟们的攻击,同时,刀柄一磕,将肩头位置的羽箭挡开,接着微微弯腰,手臂一探,硬生生将大腿位置的羽箭抓入手中。

    真别说,这羽箭的力道还不错,入手之后还能挣扎一下,方才没了力道,被我丢到地上。

    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木屑,我睁开眼,注视着眼前的射箭之人。

    这人长相很是英俊,尤其是那张脸,生的不仅阳光,而且正义,如果我俩同为嫌疑人,并排站到一起的话,那么我多半会被逮捕起来,而他,则会被无事释放。

    那人神情警惕,手中弓箭时刻瞄着我的身体,冷冷道:“你是什么人?”

    还不等我说话,身后那群小菜鸟们就嚷嚷了起来:“他是刺客,不能让他跑了!”

    “没错,他刚刚还要去食堂下毒的!”

    “一定要把他抓起来,扭送到会长那里才行啊!”

    那人眉头皱了皱,又问了我一遍:“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英勇公会做什么?”

    我摊了摊手,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你猜呢?”

    “我数三个数,你要是再不说的话,休怪我不手下留情!”

    “一!”

    他的声音挺好听的,就是从始到终透露着冷的味道。

    “二!”

    他的眼形也不错,只是眼神比他的声音还要冷。

    “三!”

    在这个数字说出的同时,嘣的一声,搭在弦上的羽箭就射了出来,箭身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光芒是红色的,又想用之前炸裂的方式模糊我的视觉吗?

    我叹了一声:有谁会在同一个招式上吃两次亏啊。

    伸手一挥,这一次,没有把羽箭斩断,而是改变了它的方向,让它直接飞入菜鸟们的小范围内,只听嘭的一声炸响,这群菜鸟们立刻惊呼着散开,好像一群被惊散的小鸡崽。

    那人眼神中闪过一抹担心,口中喝我一句:“卑鄙!”

    我这个冤啊,难道非要让羽箭射中了我,才能证明我高尚而伟大的情操吗?

    正在心里吐着槽,又一枝羽箭直奔我而来,这一次,闪烁着的,是淡蓝色的光芒,再看羽箭的度,看来是度方面的加持。

    我手腕一转,将直太刀轻松抡起,好像轮转风车般,将疾射来的羽箭弹了出去,噗的一声,箭头插入了地面一寸。

    原来如此,不仅是度加持,还有破甲加持吗?

    刚刚分析到这里,又是连续的两枝羽箭射来。

    这阵势我曾经见过很多,除非是等级爆高,实力冠绝的,否则,在连珠箭射出的同时,是没有办法附上魔法的,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根本就顾不及。

    连珠箭讲求的是连射性,对度,力量与准头很有讲究,仅是这三个方面就足以一个弓箭手研究好久了,何况还要附加上魔法属性。

    这次我没有用刀挡开,而是伸手,借着护手的韧度做支撑,左右分别一抓,将两枝羽箭同时抓入手中。

    恰在这时,第三枝箭流星赶月般追了过来。

    箭头闪动着淡蓝色的光芒,划破阻挡在前端的空气,出阵阵疾鸣。

    箭尖越来越近,擦着左手的护手,朝着我肩胛骨的位置刺了过来。

    我眉头微皱,调转手臂,往回一收,将右手中的刀柄划出一道弧线,不偏不倚的挡在箭头之前。

    当的一声脆响,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烈的撞击力,爆在刀柄与胸前。

    我禁不住的向后退了半步,方才将箭头的力道全部吃掉。

    就在我想要丢掉羽箭的时候,现手指间竟然多了不少冰碴,微微握拳,冰碴纷纷落下,化作点点水渍。

    这一次又是冰冻魔法吗?

    看来这个弓箭手比想象中要强力很多啊。

    只是,还没必要用出战技,权当做熟悉一下我自创的刀法吧。

    大踏步摆开架势,我直接奔着那人缓缓走去,刀尖冲下,与地面只有一寸左右,这是刀客典型的蓄力方式,虽然看起来门户大开,但能保证在受到攻击的同时,调转刀刃,予以最为精准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