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326章 翻垃圾的小女孩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恍若的手刀,也仅仅只坚持了一秒不到,便终止了它的继续。.

    只是一刹那间,翠西的双目中便多了一分狐疑与九分恐慌。

    她战战兢兢的张开嘴,结结巴巴道:“刚,刚刚,那,那是什么?”

    我一脸淡然笑容:“所以我说过,即便有两个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翠西的手,松弛了下来,再度恢复到柔美,而我架在她脖子上的直太刀,也收了回来,只是,落下了几丝细。

    只一瞬间,翠西就又恢复了平淡与调笑:“你刚刚为什么没有砍下去?”

    收刀入鞘,我淡笑:“我不杀没有缘由的人。”

    “哦?”翠西般笑了一声,道:“可刚刚我是真的想杀了你呦”

    “可惜最后,你还是收了手”我道。

    她突然叹了口气,满脸的失落:“真无趣,还以为你能更有意思一些呢。”

    “你认为,怎样才算是有趣呢?”我轻哼一声:“杀了你吗?”

    “所以我才说你无趣呢”她好像生闷气一般,靠在沙上,歪着头,瞪着我,好像一只怒目而视的猴子......呃,不,恕我修辞不当,应该是一只怒目而视却又美丽动人的猴子。

    我不明所以,却仍能感觉到气氛的紧张,于是尴尬的咳了一声,道:“我想,你应该不会唐突的在路上随便抓一个人进来这么做,说吧,为什么叫我进来,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翠西媚眼一闪,道:“我说了,我是来杀你的,你不相信吗?”

    气氛再度凝固数秒,我叹了口气,站起身:“算了,我还是走吧,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忙呢。”

    “喂,你这就要走啊!”翠西好大不乐意的语气在我身后传来:“还没聊到正事儿呢!”

    我回过头,不爽道:“你又不好好唠嗑,我还和你说个毛线啊。”

    “真不像个绅士”她嘀咕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我的耳中。

    我摊了摊手:“抱歉,我还真就不是什么绅士。”

    “喂,真的不再聊聊了吗?”翠西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时,我已经走到了门口。

    “拜了”我抬起手,朝着她摆了两下,正要开门。

    “你就不想知道奥萝拉公主为什么会受到攻击吗?”

    我身子一僵,止住了开门的动作,数秒过后,我转过身,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别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嘛,来,再陪我坐一会儿啦”翠西如同妖精一般调笑着,那笑容,既,又危险。

    我没有如她所愿,就这么静静的伫立在门口数秒,自言自语道:“奥萝拉......公主啊,那个女人和我并没有任何关系,她自己惹下的麻烦,让她自己去圆好了,这种事情,我没有半点兴趣。”

    说着,扭动门把,将门打开,直接离去。

    关上门的刹那,我听到翠西如同妖精一般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会来找我的,我等着你”

    我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听到两旁店员再次低声窃窃私语。

    估摸着用不了多久,我和这间铺子的女店长的绯闻,就会传遍了与这间铺子相关的所有店铺。

    到时候,我或许会被凤凰她们吊起来打吧......

    突然有些后悔进这个铺子了。

    出了铺子,我深深的吸了口门外的新鲜空气,想调节一下不爽的心情,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突然飘进了我的鼻孔,侧头一看,几米外,有一个垃圾箱。

    垃圾箱旁,站着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儿,正不断探头翻弄着垃圾箱里的东西,看她专注的神情,和她面黄肌瘦的模样,一定是很久没有吃饭了才对。

    过路的旁人,要么以鄙夷嫌弃的目光,白着小女孩儿,将她和正在翻找的垃圾桶看做一物,要么彻底无视小女孩儿,把她当做根本就不存在的事物。

    我不能斥责这些人的冷漠与无情,因为,这就是现实。

    残酷的现实呵。

    我翻遍了全身上下,最终也没有找到一枚铜板,手指狠狠敲打了几下脑袋,我摇着头叹了口气。

    现在的我,和她一样的惨,同样是身无分文,只不过,我的背包里还有干粮和清水,而且我还有家,我的钱,也是被我的未婚妻搜走的......

    我比她幸运得多。

    摸了摸装着干粮的袋子,我思量着:反正今天我也没打算继续刷怪了,这些,就送给她吧。

    想着,我朝着小女孩儿走了过去。

    我的这个举动,似乎惊扰了正在翻垃圾箱的女孩儿,下意识的,她像小猫般,突然僵住了身体,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好像一只全神戒备着的流浪猫。

    我努力露出和善的笑容,将手中的食物袋子和水袋放到地上,接着,朝后退了几步。

    然而,她仍旧死死的盯着我,没有丝毫动静,好像一尊小小的雕塑,只有那双大眼睛中,闪烁着紧张的光芒。

    “是因为有我的存在吗?”我狐疑的想着,于是,缓步向后退去。

    退出十几步,再看女孩儿,先是狐疑的看了眼地上的两个袋子,接着,竟然彻底将它们无视了,转而,继续翻弄起垃圾箱来。

    我:?

    难道说,她不知道袋子里的东西装的是什么,本能的产生了警惕,所以连触碰都不会触碰吗?

    想如此,我又走了回去。

    女孩儿再次恢复了紧张戒备的神态。

    我将干粮袋子和水袋一同打开,先从干粮袋子中取出一块面包,咬了一口,接着将水袋放到嘴边,咕嘟喝了一小口,将饼干咽下,这才又重新将水袋的塞子塞上,不过干粮袋子,却没有合口,我觉得,让她看到了干粮袋子里面的样子,会比让她看到一个封口的干粮袋子,要好得多。

    果不其然,在我再一次退出十几步的时候,女孩儿蹑手蹑脚的凑了上去,先是嗅了嗅干粮袋子里面包的味道,接着又小心翼翼的打开水袋,用手指伸进去,沾了点水,放到自己的嘴巴里舔了舔,猛地,她一把将干粮袋子和水袋同时抱入怀中,身形一动,以极快的度窜入巷子,消失在巷子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