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205章 半路昏迷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虽然知道烧感冒纯属日常,但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出现了烧,就不再正常。 ? ?. l?

    恐怕,我是中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毒素了吧。

    不过,冒险家手册上说,腐肉傀儡的毒素,是只会从伤口处渗入,我又哪里来的伤?

    脑中念头一闪,我想起了之前在第十一层的战斗,当时,各式的法术飞弹轰击到我的胸膛上,虽然略有烧灼,可我浑然不当回事儿。

    现在想来,恐怕当时是受了皮外伤的。

    对于我这种经常以生死来战斗的人而言,皮外伤根本就不算是伤的一种。

    这种说法对我而言,算是真理,对于毒素而言,却是大大的疏忽。

    刚刚的战斗,肯定有腐肉傀儡的汁液迸溅到我胸口的表皮伤上面,并从我破损的皮肤渗入,在我的体内开始作祟。

    分析个大概,我决定暂时回去,找一家差不多点的医院,来一次彻彻底底的治疗,裁之后,再去想刷怪升级的事情吧。

    打定了主意,我朝着回去的方向折返。

    一路上,总觉得头脑中一片混乱,步伐不稳,摇椅晃,甚至有几次,险些平地摔倒。

    好在第十四层探索的路途不远,第十三层的魔化蝙蝠,大多恰又在休眠,于是,我这个几乎失去了什么攻击能力的病秧子冒险家,畅通无阻的晃到了第十二层。

    刚刚踏出传送门,刺目的亮光就射入了我的双眼,我痛呼一声,将双眼紧闭起来,扶着传送门旁边的石壁,缓缓靠了下来。

    歇息了少许,感觉双眼大约能够睁开,我试探着眯开了一条缝,果然,光线照比之前似乎柔和了很多,看来已经适应了。

    低头看了下胸口,乌色的圆晕正缓缓变大,已经达到了掌心的大小,看来我得趁早行动,尽快找到能够治疗毒素的医生。

    哦......对了,在和风大6,医生并不称之为医生,而叫做牧师。

    我得尽快找到牧师进行治疗!

    扶着岩壁艰难的站起,我觉自己的脑袋变得更加沉重了,并且,胸闷的感觉也是愈的强烈,虽然还不至于威胁到我的呼吸,但还是让我感觉到非常的气躁。

    晃晃悠悠前行几十米,我只觉得喉咙干渴,气息不匀,脚步如踏堆中,虚浮不稳,脑袋里,好像搅进了一缸子浆糊,又浑又浊。

    不,不行了吗?

    我在心中喃喃道:真没想到,毒素竟然这么强烈,我堂堂安小毅,难道就这样悲催的挂掉了吗?咦,我不是穿越过来的吗?不应该是传说中的男主角吗?一般男主角中毒之后不都是靠着主角光环,将毒素自然吸收,接着功力大增的吗?怎么我中了这么一丁点毒素就要挂了呢?话说回来,那两个长着翅膀的鸟人从哪里来的?干嘛朝我微笑啊?喂喂,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胡思乱想中,我失去了最后的一丁点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似乎传来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抽泣声。

    “难道我已经来到了地狱?”

    “这是女鬼的哭声吗?”

    我露出了一抹安详的笑容,淡淡道:“呵呵,这哭声真好听,会不会是一只漂亮的女鬼呢?话说回来,还没来得及和凤凰她们生一些身体上的亲密接触,就这么挂了,真是有点可惜了呢。”

    突然,周围似乎一瞬间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啊咧?怎么突然就静了呢?难道刚刚是我的错觉吗?

    心中怀着一丝疑惑,我试着睁开了双眼。

    边,站着一群人。

    左边,是三个容貌身材一级棒的妹子,右边,男女都有,甚至还有一只小萝莉,以及一只很像小吱的虫子。

    等下,三女......小萝莉......小吱?!!!

    这......这难道不是地狱吗?

    噼啪,骨节声响起,我机械的转动脑袋,望向了左边......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竟然是凤凰、卡嘉莉和芭芭拉!

    眼角抽动,我露出了一个相当生硬的微笑:“嗨。”

    “嗨”三女异口同声,额头上平均起了三个以上的爆筋。

    “这个,能听我解释一下吗?”

    “好啊”三女的笑容,已经远远越了恶魔!

    “啊!,救命啊!”

    “要死要死要死,救命啊!!”

    “谁来救救我啊”

    右边的众人,已经很自觉地退了出去,在门口分列两排。

    莉莉被洛基捂住了双眼,她好奇地道:“小毅哥哥又怎么啦?”

    洛基嘿然道:“老大他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什么话不该说啊?”

    洛基嘘了一声,小声道:“不该说的话就是不该说的话,一旦说出来就会遭受不幸的。”

    “哦......”莉莉一副担惊害怕的样子:“小毅哥哥会不会死啊?”

    “这个......”洛基探头,从门缝里看了一眼屋内的惨状,思索了好久,道:“或许,大概,可能......不会吧。”

    门的另一边,罗德尼和妹妹以及一众表亲俱是战战兢兢。

    罗德尼犹豫好久,还是对他妹妹道:“伊娃,你一定要记住,倘若将来你有一天想把安小毅推到,就一定先要和这仨正宫打好关系,懂了吗?”

    伊娃一脸惊愕:“哥哥,你胡说什么呢,我对他并没有......”

    “我说的是将来”罗德尼小声道:“你敢说将来就一定不会对他动心吗?”

    “不会啦”伊娃低声闷语,一副受气的样子。

    这时,房间里再次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并伴随着咔嚓的轻响。

    门两旁的人,齐齐打了个寒颤,不约而同的噤声了。

    待牧师推门查房的时候,众人这才尾随其后,66续续跟了进来。

    我一动不动的趴在病上,仿若已经嗝屁了。

    三女一脸微笑的站起身,冲着牧师点头。

    牧师也点头回应,之后拿出一根魔法杖,朝着我的身体点了一下,柔和的光芒自魔法杖的顶端缓缓散出,释放到我的全身,将我的身体笼罩成白茫茫的一片。

    接着,那团淡色的光芒缓缓的渗透进我的皮肤,就如同滴入海绵中的水一般,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