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189章 来 打一拳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看他如痴如醉的模样,真心不想打搅他,于是乎,我打算悄悄地退出去。?? ?? ? .?l?i?e?wen.

    众所周知,人在后退着走路的时候,步伐并不稳健,最重要的是,后脑勺没长眼睛,看不清后面的路。

    虽然频频回头,可由于心急,双眼所见,都是宏观大面,至于脚底下有什么东西,谁会去注意!

    然后,一个滑溜溜的圆形球体,就那样安静的呆在距离我脚后跟不足两寸的位置。

    而为了行走无声,我始终保持着高抬腿,迈小步的节奏。

    悲剧,就这样诞生了......

    高高抬起的脚腿,以匀倾斜方向落下,并结结实实的踩在了那个滑溜溜,圆滚滚的东西上面。

    由于我整个人的重心都放在了双脚上,故而,当一条腿失去了平稳之后,另一条腿,也紧跟着失去了平稳的节奏。

    大骇之下,我忙平举双臂,以求这样能维持住身体的最后一丝平衡,但恰巧这个时候,我的鼻子开始痒,而且,不是一般的痒,简直就是奇痒无比。

    虽然我不知道鼻子是由于什么原因才会突然这样奇痒无比的,但我知道它接下来所带来的后果,却是无法挽回的一秒过后,我怀着沉痛而又惊悚的心情,打出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喷嚏!

    紧接着,我整个人就如同倒塌的珠峰一般,重重的坠毁在地上。

    再睁眼时,杰克逊一脸惊悚的看着我,眼睛瞪的溜圆,平躺在身边的那面大盾,如同一小面城墙般,伫立在他的身前,盾面上,甚至还凝出了一层他独有的战技光芒这是专门针对强大敌人所用的防御性战技。

    此时的他,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抱,抱歉哈......”我挠着头,歉意的朝他笑了笑。

    “搞什么鬼?”杰克逊嘟囔道。

    “啊,没啥,我正在练习式打喷嚏”我呲牙,嘿然。

    “对了,正好你来了,过来帮个忙”杰克逊放下手中大盾,朝着我招了招手。

    “来嘞!”

    刚凑上前,杰克逊神秘兮兮的从怀中取出一沓纸片,一张一张的向我展开,随着纸片的展开,他的脸上也泛起了一片片红晕,如同暖春的桃。

    试想一下,一个大男人脸上,竟然能泛起桃一般的粉红色红晕,这是有多惊悚!

    反正在他身边的我,始终处于一种身在虎口的感觉。

    感觉他已经将全部纸片统统展开,我转过头,一看,双目直,然后是,大惊失色,接着是惊惧交加,最后是不敢置信。

    眼前,展开的这一沓纸片,竟然都是老板娘的照片!

    而且还是从不同距离,不同视角,多方位,多姿态拍摄出来的!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没有一张照片上,老板娘是看向这里的!

    也就是说,这些照片,都是偷拍的!

    这个的杰克逊,真没想到,竟然还有做狗仔的潜质!

    “这些都是,从哪里来的?”我试探着问。

    他一边陶醉的欣赏着这一张张相片,一边道:“当然是我拍的。”

    “你拍的?”我骇然:“这些都是你自己拍的,你又没有......”

    说到这儿,我突然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买了魔法相机?”

    “嘘!”杰克逊大惊失色,一把捂住我的嘴,示意我噤声。

    我点了点头。

    他松开手,继续满脸陶醉的欣赏照片上,魁梧,爽朗的老板娘:“怎么样,拍的不错吧。”

    “好,非常好,简直好到爆!”

    我竖起大拇指,满头黑线,违心道。

    说实在的,这些照片有不少地方都是模模糊糊的,勉强能打十分,当然,是百分制。

    然而,他那死了都要爱的小强精神,却彻彻底底的震惊了我,就冲这一点,我再给他加八十九分!

    余下的一分,等他被老板娘殴打致死,我再给他刻到墓碑上去。

    “快帮我挑挑,哪张最好看?”杰克逊头也不回,紧盯着照片道。

    “我感觉......都不错”我道:“你要喜欢,可以都放起来珍藏啊。”

    “说啥呢!”杰克逊一抬眉,道:“我是让你帮我选出一张最好看的,我要放到贴身的口袋里,当做护身符!”

    “呵呵”我面无表情:“我觉得把它贴在脑门上更防身。”

    “哦?你这样认为?”杰克逊皱眉思索一会儿,喃喃道:“也不是不行,就是怕会被人当成是。”

    话说你现在就不了吗?

    我在心里质疑道。

    “其实吧,我感觉这张比较好,你帮我看看。”杰克逊说着,将一张照片送到了我的眼前。

    照片上,老板娘平举一盘子菜,面带爽朗笑容,朝着附近的一桌客人走去,另一只手,还高高抬起,做了个举哑铃的强壮姿态,向另一桌客人起了玩笑模式的挑衅,至于那桌客人......由于没有进入照片范围,天晓得他们在干毛。

    “你看,照片上的她,多么的开朗,多么的热情,这正是我所梦寐以求的另一半!哦,看着她,我的心都快要融化了!”杰克逊的表情,像一只正在的猫。

    “呵呵”我面目僵硬,嘴角抽搐:“你喜欢就好。”

    待杰克逊将那张照片,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后,我道:“对了,杰克逊,我问你个事儿。”

    由于找到了最心仪的照片,杰克逊的心情貌似非常好,很破例的,他一改之前的闷葫芦形象,满面红光的坐到我旁边:“什么事儿,小毅,只要我知道的,知无不言。”

    “你那个战技是从哪儿弄到的?”我问。

    “你说这个?”杰克逊拿起盾牌,再次动战技,一瞬间,一层淡淡的白光笼罩在盾牌的表面,仿佛镀了一层银制的薄膜。

    “这个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他说着将盾牌举到我的身前,道:“你用拳头打打看。”

    “呵呵”我道:“我又不二,用拳头打盾牌的事儿,我可干不出来。”

    “又没叫你用力打”杰克逊鄙夷的看着我:“我只是说让你打一拳试试,你打上一拳,也就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