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184章 艾瑞城的脓包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关于你的诚挚邀请,我表示十分感谢,公主”我礼貌地道,接着话锋一转:“然而,我并不是身居高位的脑,我的朋友也不是食人俸禄的部下,我们的地位是相等的,遇到事情,可以商讨,可以妥协,却不能够强求。? ? ? .”

    “也许我提出离开艾瑞城,迁移维奇堡的时候,他们都会附和说好,并踊跃行动,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的语气很温和,完全不像是一位拒绝者,反倒更像是一位给孙女儿讲故事的老爷爷:“我想要的,是在朋友们的意志,都决定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我才会带领他们,寻找新的城市。”

    “所以,很抱歉”微微躬身,向奥萝拉公主行了个歉礼。

    呼

    奥萝拉公主长吁口气,突然笑了,笑声很好听,像银铃,深吸口气,她的脸上浮现出轻松的神情,好像卸掉了一块压在心头上的巨石。

    “谢谢你,能和我说这些”她的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沉重:“虽然很希望你能与我同行,只是看起来......不过也好,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向维奇堡方面说明,我们会竭力帮助你的,而且,随时欢迎你来维奇堡作客。”

    看着伸出的小手,我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和她握了握,挤出了一个笑容:“好的。”

    由于话题的进展并不是十分愉快顺利的原因,这顿午餐也没有尽兴,我匆匆告别了奥萝拉公主,离开了这座奢华的酒店。

    或许是从挖出另一只魔化蝙蝠bss的尸体开始,我对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奥萝拉公主就始终抱着戒心,她说的任何一句话,我都要用自己的思维去辨别一下真假,去清理一下思路,去假象一下是否存在着阴谋。

    即便是刚刚的餐桌轻话,我同样能感觉到,她仍有秘密对我隐瞒,只要一天没有做到开诚布公,我就绝对不会答应她的任何委托。

    说真的,这种相处,令我感觉到十分疲惫。

    我都如此,真不知道那个身板娇弱的奥萝拉公主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样的日子又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不过这就不是我该想的问题了。

    战技最后还是没买到啊......

    我像一只毫无目的的幽魂,无精打采的徘徊在大街上。

    虽然不止一次安慰自己:有一个战技就可以啦,不要总想着弄到什么逆天绝技,类似张无忌那样掉个坑里就有秘籍捡的例子一共才有多少!

    但是每次这么一想......就更不甘心了。

    头疼啊......

    双臂似面条,在身前不停晃荡,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愁字,步伐沉重,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游荡...

    “这不是小毅嘛!”身前,一个年轻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我找你好半天了!”

    我如冤魂般阴沉的表情,缓缓地回过头,一双死鱼眼形容摄像头般扫来扫去,接着,定格在一个被我表情吓呆了的金青年脸上。

    “哦,是罗德尼啊,罗德尼你好,罗德尼再见。”

    死气沉沉的说完,继续向前游荡。

    “喂,不要这么没精打采的对我”罗德尼快步赶上,一脸兴奋道:“听说今天中午的时候,你跟哈罗德叔叔干了一架,是真的假的?”

    “哈罗德?”我歪了歪头,想了一下:“哦,就是那个什么总队长吧,没错,我是跟他干了一架,不过输了。”

    “输了有什么的”罗德尼啪啪啪拍着我的肩膀,豪迈道:“哈罗德叔叔可是被称为艾瑞城最强战力之一啊,那可是自小就顶着天才的名号成长起来的明星啊,你才当冒险家多久,要是连他都能赢了的话,那才是没有天理呢!”

    “你这夸奖人的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别扭吗?”罗德尼完全的口无遮拦:“我可不觉得别扭,谁要是肯这么夸我一次,我能乐上三天三夜不睡觉!”

    摊开手,我无奈的摇着头:“这孩子,没救了。”

    罗德尼一把揽住我的肩膀,兴奋道:“这样一来,我的妹妹说不定就有救了呢,终于可以放心的把妹妹交给你了。”

    “我已经有三个未婚妻了......”

    “你在说什么,我妹妹又不是给你当恋人,只是暂时要你保护她而已,就算你真想娶她......”罗德尼亮出一口白牙,笑道:“那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你是真没救了......”

    将罗德尼揽住我肩膀的手臂丢开,我问道:“你找我就为了跟我说这事儿?”

    “不是啊”罗德尼道:“还有其他的事情,不过不太方便在这里说。”

    “好吧,还去那家茶馆,你请客。”

    “好嘞。”

    于是乎,我俩风风火火的朝着茶馆的方向进。

    说真的,我对罗德尼的印象比对奥萝拉公主的印象要好得多,罗德尼在我看来就是一个乐天,心机不深,想一出是一出的纨绔少爷,基本一打眼儿,就能看出他心里是否装着秘密。

    而奥萝拉则不然,她就像是久经政坛的老鸟,表面上开起来温柔可亲,贴心暖人,实际上,肚子里究竟隐藏了多少肠子都无人可知。

    进了茶馆,还是那个房间,我和罗德尼各自倒了杯茶,自斟自酌起来。

    连干数杯,我俩同时出了老头子一般的:“好茶!”

    罗德尼放下茶杯,对我道:“你今天是不是把查尔斯和克拉克两个人给揍了?”

    我拧着眉头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啊,查尔斯是被别人揍的,至于克拉克,那是他自己体力不支累瘫了,都跟我没啥关系啊。”

    “哎,我想也是这样,如果你真想揍他们,那他们还有命活?”罗德尼叹了口气,愁意满满道:“可是查尔斯一定会歪曲这个事实的,如此一来,我二哥可能要对你产生误会了。”

    “查尔斯是你二哥的人?”

    罗德尼点了点头:“他是我二哥最中意的狗腿子,虚伪,阴险,贪婪,而且,这些统统都在他身上体现,简直就是艾瑞城的一个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