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第90章 面包牌蜘蛛
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思虑再三,我还是否定了这种可能,毕竟异动不是吃饭睡觉,一旦出现,事无大小,必定会惊动艾瑞城的冒险家基地,满大街的冒险家也必定会煞有介事的口口相传。?.?l?i?e?w?e?n.

    既然没有听到一丝流传,想必不会是异动引起,那会是什么原因?

    正凝眉苦思间,忽听不远处传来沙沙沙的轻响,下意识的握住太刀,腰腿用力,从地上咕噜爬起,警示四周,然而观察了一周,却没有现任何怪物出现的痕迹。

    是我多虑了吗?

    纳闷间,不远处再次传来沙沙沙轻响,顺着声音望去,却是那只被我斩断了五条腿的大蜘蛛,正在用仅剩的一条腿不住的划着地面,朝着空地的另一边悄悄蠕动。

    “这时候还不忘记逃跑,你的求生意识真够强的。”

    我笑道,缓步上前,那只蜘蛛突然一动不动,放如死掉一般。

    但我知道它绝对没有死,因为地下城的怪物咽气后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化烟,爆东西。

    “装死?骗谁呢,拜托,这是地下城,你的演技再怎么好,只要没化成黑烟,就都知道你还活着。”

    晃着太刀,我走上近前,打算踹它一脚。

    刹那间,蜘蛛最长的那条后肢突然高高抬起,以迅猛而又极快的度朝着我的颈部插了下来。

    我虽然有了准备,可动作却因身体消耗过大而变得迟缓,向前一俯,避开了致命的攻击,却没有躲开被刺伤的命运。

    刺啦一声,我的背部衣服被它锋利的脚爪刺出个洞,与此同时,脚爪上坚硬的体毛在我的脊背上划出了一排细密的伤口,血珠迅冒了出来。

    嘶!我吸了口冷气,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不仅是吓得,也是疼的。

    愤怒之下,挥起太刀,用尽全身力气,猛力劈砍,连砍数次,将那只脚爪削了下来。

    伸手摸了下后颈,淅淅沥沥的血滴粘在手上,模糊了一片,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痛。

    惊怒之下,心头火气升腾,借着怒意,我再次挥动太刀,将它最后的两只前肢也砍了下来,终于,这面包车一样大小的蜘蛛变成了个椭圆形的摆设。

    盘膝坐到蜘蛛面前,拄着太刀,和八只复眼互相瞪着,感受着四双微红复眼中传来的恐惧与不甘,我嗤笑一声,道:“刚见面吼着叫着要把我当饲料,前一分钟还刷奸计偷袭我,想把我串成肉串,现在可好,跟块法式面包似的,老实了吧。”

    嘶!

    蜘蛛张开对鳌,朝我低吼一声,却对我产生不了半点威胁。

    “叫什么叫”我不爽道:“你以为你那是金毛狮王的狮吼功啊,除了难听之外没啥优点了。”

    说着说着,喉咙有些干渴,一模腰,瞬间无语了,腰上系着的水袋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划开了个大洞,里面的水早已流的干干净净。

    咽了口唾沫,叹了口气,站起身,握着太刀走到它的面前,道:“喂,蜘蛛兄,我准备送你归西了,有啥遗言没?”

    还未待蜘蛛张口,猛地一刀斩下,砍在它八只复眼的中间,将一颗篮球大小的脑袋劈成了两半,一股绿色的汁液瞬间迸溅出来,沾满了我的衣服。

    那对大鳌不停的颤动着,之后猛地张开,尚未合上,就挂掉了。

    我撇了撇嘴,道:“抱歉哈,临时想起一句话‘反派死于话多’,对你来说我也是反派,为了不挂掉,只好委屈你了,真有什么要说的,还是到了创世之神那里再吐苦水吧,估计他有的是时间听你唠叨。”

    黑烟散尽,露出了两枚银币和一张黄黑相间的硬壳。

    拾起后细细一看,这不正是蜘蛛怪物腹尾背部的那块甲壳吗!

    用手掰了掰,弹性十足,接着抽出斩马太刀,在上面轻轻划了一下,划上的瞬间还有印记出现,当把太刀抬起才现,甲壳上面原本的印记竟然消失不见了。

    好东西!

    我欣喜的将它收了起来。

    庆幸装钱币的袋子还完好无损,这一次钱币虽然不多,但也勉强能够支付欠息,不过明天可就不容易喽。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步履蹒跚的朝着回去的路走。

    回去的路上,几只魔化蜘蛛已经生出,嘶嘶怪叫着朝我这个疲累人士扑了过来。

    现在的我累得够呛,丝毫没有试刀或试招的心情,直太刀一挥,一刀一个,将它们全部砍成两片。

    终于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回了第十层。

    在这里,我不得不承认创世之神创造地下城的神奇之处。

    想要进入第十一层,就必须要通过第十层的boss房。

    但是从第十一层回到第十层,却会出现在boss房外的传送门那里,这一点是非常人道的,既省去了一段不必要的路途,又避免了精疲力尽的冒险家被boss一招秒的悲剧。

    十一层往前的怪物对我产生不了任何威胁,一路轻松的晃回第一层,踏出传送门。

    刚刚踏出传送门的一刹那,几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不远处。

    是凤凰他们!

    “喂”我有气无力的喊道。

    洛基耳尖,听到了我的呼唤,回过头,立马激动了起来:“是老大,老大出来啦!”

    我瞬间无语。

    老大出来了..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就好像我是刚被刑满释放,受到小弟热烈欢迎的某大哥一般。

    凤凰原本在队伍的前面,在听到洛基的叫声,看到我之后,竟然第一个跑了过来,拉着我的胳膊,奶声奶气道:“你今天出来的好早。”

    看着她那对上下轻颤的丰【胸部,我的眼神都差点飞了起来。

    当然,只是差点,却并没有表示出来,毕竟卡嘉莉皱着眉头,盯着凤凰亲昵的举动,有些不爽的走了过来。

    “你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卡嘉莉一把将凤凰从我身边拉开,不解道。

    凤凰被她夹在胳膊肘下面,脚不着地,身体悬空,一双奶白的手臂晃动着试图抓住我的胳膊,且她一对波涛也随之不断左右晃动。

    我感觉一股热血瞬间充斥了下体,喉咙也变得更加干渴起来,咳了一声,强行压抑着下体不自然地膨胀,干涩道:“说来话长,那个啥,我渴了,你俩还有水没?”

    卡嘉莉递过一个水袋给我,我张开口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接着又从头上倾倒了一遍。

    瞬间的清凉将熊熊的【火压制了下来,我长吁了口气。

    莉莉低声对洛基道:“你看到没,小毅哥哥肚子下面鼓起个包包,是不是生病受伤了?”

    听了这话,我险些吐血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