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法师 第二百七十七章 狂欢
作者:禾早的小说      更新:2015-12-17
    兰顿认输了?

    这样就算挑战成功了?

    该不会是幻听了吧!

    ……

    胜利来得太突然,与预想中的情况对比出了强烈的反差,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偌大的广场上鸦雀无声,直到夜色缓缓的从空中飞落至地面,热烈的欢呼声才陡然爆发出来。

    “成功了!挑战成功了啊!”

    “逆袭逆袭!npc被推倒了!”

    “颤抖吧boss们!我们玩家才是游戏的最终主宰!”

    ……

    激情绝对是能够传染的,在场的大多数玩家原本只是单纯的喜悦兴奋,但是听见个别玩家那一声高过一声的疯狂呐喊后,他们的激情也被瞬间点燃,只觉得热血在浑身上下滔滔奔涌,急着想要寻找宣泄的出口,于是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狂喊了起来。

    广场上的气氛一波比一波热烈,仿佛是觉得欢呼呐喊还不够过瘾一般,有些玩家甚至从背包里取出了各式各样的美酒佳肴,直接在现场开起了狂欢的宴会。宴会自然需要有音乐助兴,随身携带了乐器的玩家们,也纷纷取出了自己收藏的竖琴短笛,挑了节奏明快的曲子演奏起来。

    游戏里的乐器通常都有比较特殊的附加效果,演奏起来时,有的会飘飞出七彩的音符,有的能引来百鸟应和,蜂蝶低旋,还有的能让附近的玩家随着音乐摇摆身体,翩翩起舞。

    沁水血色等人本想在战斗结束后,迎上去与夜色和寒光汇合的,结果被广场上这些陷入了狂欢情绪的玩家们挤挤推推,立刻就与同伴分散了。

    一名身着铠甲的圣骑士拖住了九重醉雁,要拿牛皮酒袋给他灌酒,沁水血色则被一名女法师给绊住了脚,幽魅樱捧了满怀的鲜花,都不知道是谁塞给她的,浅墨不巧就站在一个吹奏笛子的玩家旁边。身上直接就多了一个“跳舞”的buff,不由自主的随着音乐开始手舞足蹈。

    最悲催的是铿锵玫瑰,一只黄莺飞到她的肩头,嘀嘀呖呖的随着竖琴声鸣唱。她见那黄莺歪着头的模样娇巧可爱,身上又恰好带了宠物零食,就取出一包来逗那黄莺啄食,结果她这举动引发了意想不到的可怕后果,一大群飞鸟铺天盖地般的向她飞去。瞬间就把她给彻底淹没了,等到争抢完那包宠物零食,飞鸟们又轰然四散了,她顶着一身的鸟屎和羽毛呆站在狂欢的人群之中,脸上写满了崩溃。

    仅仅只是这样的话,铿锵玫瑰自认倒霉也就算了,偏偏好死不死的,有一小群玩家恰好在这个时候认出了她,很兴奋的抱着鲜花和美酒跑过来找她合影,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咔嚓咔嚓”不知道被多少人拍了这个场面去。

    这情形,就像有一回朋友替她过生日,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往她脸上拍了一大块蛋糕,随后一群人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跳出来对她说surprise,还有人在旁一边笑一边举着相机抓拍这精彩的一瞬间,却没人知道这一瞬间,她内心里其实无比的凌乱,无比的崩溃。

    当然会凌乱崩溃啊!

    相片里所有人都笑得貌美如花,只有她一身狼狈像个傻叉,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铿锵玫瑰忍不住冲着那一小群玩家爆发道:“都特么给老娘滚远点。上别处玩去!”

    “哇,玫瑰大神好霸气啊!”

    “我就喜欢这种酷酷的女生,太有御姐范了。”

    “玫瑰大神求签名。”

    ……

    这一小群玩家的反应,完全出乎铿锵玫瑰的意料。她看着那一张张兴高采烈的脸,实在没办法再继续冲他们咆哮了,只好把没发泄完的怒火憋回去,一脸内伤的迅速败退出场,找机会溜了。

    当他们五人好不容易从狂欢的人群里挤出来,重新聚集在一起。准备找夜色和寒光去交任务时,才发现他俩竟然已经下了线,没地方找去了。

    “肯定是寒光拐了夜色去二人世界了,竟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这么跑了。”沁水血色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既然他俩不在,那么任务回头再交吧。”九重醉雁被灌多了酒,此刻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干脆决定跟着下线。

    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意见,于是练级的练级,下线的下线,各自散了。

    夜色和寒光呢,他俩倒不是像沁水血色猜测的那样,有意的避开他们二人世界去了,而是在挑战胜利后,被那一大群热情的涌向他俩的玩家们给吓到了,果断的直接遁下线了。

    下线之后一时间也没什么事情可干,夜色想想临近期末,快要考试了,便干脆拿出课本笔记提前复习起来,宁寒陪着她在旁边画画,两人各干各的事,互不相扰,压根没什么二人世界的浪漫可言,却也有一种淡淡的宁静温馨在室内萦绕。

    时间静悄悄的流逝过去。

    夜色念书念得有些倦了,不经意的抬起眼来,便瞧见了宁寒那神情专注的侧脸。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会觉得他脸庞的轮廓格外的明晰,线条简洁流畅里带着一种刚朗的力度,强烈的吸引着人的目光。

    夜色的视线不由自主的便顺着他那斜挑的长眉描摹而下,心里也一点一点,涨出一种莫名而来的喜悦和满足感来。

    这种感觉,最近她时常在与宁寒的相处中感受到,大概就是书里写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仅仅只是这样看着他,就觉得眼前的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也许,是夜色的视线在宁寒的身上停留了太久,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忽然转过脸来望向了她。两人目光对视的那一瞬,宁寒明显一怔,随即便勾起了唇角,微微笑道:“好看么?”

    夜色如今与他相处已经随意自在了许多,所以尽管盯着他发呆时被抓了包,她也没觉得该窘迫尴尬,反而单手托了下巴,顺着他的话又自自然然的将他从头打量了一遍。这才回了他浅浅一笑道:“不好看的话能退货么?”

    这到底是谁在逗谁啊!

    宁寒觉得夜色越来越有腹黑的属性了,被她这话噎得呛咳了两声,缓过一口气才苦着脸道:“不好看你也只能将就了,反正打死不退。打不死更不退。”

    这话虽是玩笑,他的语气里却带着认真。

    夜色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赖,让她好气好笑又总是无可奈何的家伙,扯了扯嘴角,待要再说什么。就听见敲门声响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愣,心里有些疑惑。

    夜色在这个世界没什么朋友,基本不会有人来找她,而宁寒也没跟别人提起他目前住在这里,那么来敲门的会是谁呢?

    疑惑归疑惑,两人却也没多想,彼此对望了一眼,宁寒便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的是一名长相秀丽,带着点书卷气息的中年女性,约摸四十来岁的年纪。她手里大包小包提了许多东西,累得有些微喘,但嘴角却扬着一抹温柔的笑,只是这笑容,在她看清了宁寒之后迅速僵住,眼里也流露出了迷惑的神色。

    与此同时,夜色和宁寒看清了门外这人后,心里微微一窘,脸上的神色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不过他俩一个淡然惯了。另一个心理素质超强,立刻就恢复了正常,十分自然的将来人让进了门。

    来人自然是夜色的母亲王心宁,她见夜色这两周没有回去。担心她独自在外照顾不好自己,正好闲着没事,就过来看看,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宁寒。

    她其实是见过宁寒一次的,只是那时没怎么留意,隔的时间又长了。便想不起来了,只觉得宁寒看上去有些眼熟,就饶有兴味的与他闲谈了两句。

    宁寒长得好,气质好,口才更好,压根都不需要特别表现,就很容易给人留下较好的印象,更何况面对王心宁时,他怎么可能不尽力表现呢?于是无论是他那自信的微笑,还是得体的谈吐,都令人如沐春风,完全挑不出一点差错来,给他心目中这未来的岳母大人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当然,王心宁看人也不是只看外表的,她其实一进门就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房内的情形——

    窗帘没有拉上,流泄了一室明媚的阳光。

    床上铺得平平整整,没有半点凌乱的模样。

    书桌上摊着课本和笔记。

    冰箱里塞满了各种食物和水果。

    ……

    所有的一切,都让王心宁十分满意,对宁寒的好感自然又提升了一大截,待得知他就住在夜色隔壁时,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宁寒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经历了那么些事情后,王心宁早就想通了,自家的女儿已经是成年人了,她不能再以关心女儿的名义来干涉约束她的交友自由了,何况这些日子观察下来,夜色的性格的确比以前沉稳了许多,她觉得自己应该给予夜色更多的信任,让夜色学会独立生活了。

    一场突如意外的相见,以和谐的结局完美收场。

    王心宁没待多久就走了,临走的时候,除了一个劲的叮嘱夜色记得吃那些她前阵子去医院复查后沐听澜给开的药外,就是拜托了宁寒替她多照顾夜色。

    宁寒自然连声答应,一脸的正直可信,不过送走王心宁后,他好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他心里也不是完全不紧张的,只是转眼他又死皮赖脸的顺手搂住了夜色,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问她道:“我这算是过了明路么?”

    夜色微微一挑眉,从善如流道:“是啊,宁寒学长。”

    宁寒:……

    可不就是学长么!

    刚才夜色向王心宁介绍他的身份时,就只说他是自己的学长,可没说他是自己的男友。

    .(未完待续。)

    ps:  感谢与你擦肩而过1016赠送的和氏璧和香囊。

    感谢奔跑中的猫须赠送的和氏璧。

    感谢jinghao81、沁水血色赠送的桃花扇。

    感谢陌上莫言花开遍赠送的香囊,平安符和起点币。

    感谢奔腾的阳小一赠送的香囊。

    感谢梦蘐、晓敏的点滴、浅叶樱、拓荒者碧海蓝天、黑翼天使猫赠送的两枚平安符。

    感谢飞絮落樱、烤奶酪土豆、花儿妖妖、怪女可啦、樱庭步赠送的平安符。

    感谢神兽瓜、洛薇薇、立雪凉浓、邪陌羽、晓敏的点滴、浅墨淡筱、墨雨蝶晨、天堂鸟85 、wilesve、茧中灵蝶 赠送的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