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法师 第二百二十九章 禁咒
作者:禾早的小说      更新:2015-10-29
    唰唰唰,十来道耀眼的白光闪过!

    挡在夜色身前的那些索兰玩家们,在密集的火力轰击下瞬间死亡,就连沁水血色也没能顶住这波攻击,只是临死前拉了一个决战的盗贼垫背而已,以至于他倒下的时候,脸上还凝固着愤怒不甘的神色。

    与此同时,索兰大陆的防务信息里,又迅速的刷出一行行鲜红色的文字——

    伊瑟丹城主正在遭受攻击!

    危险!伊瑟丹城主已经濒临死亡!

    注意!人类主城即将沦陷!

    ……

    “这一回,你死定了吧……”

    眼见保护夜色的玩家们都被尽数秒杀,一箭无回的兴奋达到了,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呢,意外情况再次发生。

    那已经停止了拼命疯长的参天大树,开出了一树泛着银白色微光的花朵,花开的同时,时光突然凝固了一样,所有运动中的事物,都在刹那间静止了下来。

    风悄息了,微雨悬停,声音消失。

    希尔的玩家们,保持着战斗的姿势,眼皮都不能眨的僵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们刚刚施放出去的法术和箭矢,也被无形的力量给冻结在了半空中,散发着绚丽的光芒。

    一箭无回当然也没有例外,他的脸上还维持着扭曲的兴奋狂喜,心里却早就咯噔一紧,仿佛在攀高时终于到达了巅峰,但还没欣赏到那绝顶处的风光呢,就被人伸手一推。高空直坠,无限惶恐。

    这诡异的一幕,就好似有人拿着相机。轻轻的摁下了快门,将一切都摄成了静止的画面,唯一不受影响的是那一树银白色的花朵,花瓣无风自落,漫天飞舞的都是星月般的银色光辉。

    如此唯美梦幻的景象里,夜色的魔法吟唱声听起来似远犹近格外飘渺,先前这声音被战斗的喊杀声覆盖湮没。根本听不见,此刻四周死寂,倒是渐渐的依稀可闻。

    时光之树。原来真有影响时光的效用……

    夜色这会倒是有些庆幸自己跑了一趟时光之心,因寒光和己方玩家死亡而暴虐起来的情绪略略的平静了下来,将注意力转回了她正在施放的禁咒上。

    随着魔法的吟唱接近尾声,原本就已经覆盖了整片天空的火焰燃烧得愈发热烈。那情形就像是有人往火里泼了滚油。霎时间,火浪就汹涌沸腾了起来,挟着风暴的气势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幽魂镇通往伊瑟丹的林荫小道上,一群刚复活没多久的希尔玩家正在赶路,领头的那名兽人狂战忽然抬起头来,惊诧的看着远处夜空中的一点火光,以风驰云走般的速度往他们这边蔓烧过来。

    曙光城内,月夜猫目送着最后一队索兰玩家进入了个人房屋后。她自己也跟了上去,将要踏入光幕的那一刻。她忽觉头顶天光大亮,匆忙间抬眼一瞥,看见了漫天的火焰。

    风暴海的海底,正在利用时光晶石布置魔法阵,试图凝固这片海域时光的npc们,也像是有所预感一般,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手头正在做的事,望向了主城伊瑟丹的方向。

    “这是——”魔法师协会的会长兰顿脸色大变,没有人比他更亲近魔法了,哪怕隔着深渊般的汪洋大海,此时此刻,他仍然能感觉到索兰大陆上的魔法元素异常的狂暴和紊乱,也在刹那间明白了造成这种异常的原因,心里顿时一片冰凉,十分艰难的才憋出两个字来:“禁咒!”

    禁咒的威力毁天灭地!

    这是游戏里每个npc都知道的事情,尽管目前已被掌握的禁咒多半失传,他们没有见识过,也没有能力施展,但是看看眼前的虚空裂隙,再看看彻底碎裂的整个大陆板块,他们用不着拥有丰富的想象力,也能够明白禁咒的力量有多可怕!

    天哪!到底是谁?是谁又把可怕的禁咒施展了出来,而且还是在主城伊瑟丹施展?他想把伊瑟丹,把整个索兰大陆摧毁么?

    就在兰顿这些npc个个都苍白了脸色,争先恐后的赶往伊瑟丹,想要阻止禁咒施展的同时,风暴海海底深处的城市废墟里,仍有一名黑袍的法师一动不动的静立在那里,朝着伊瑟丹的方向无声眺望,他的脚边匍匐着一条冰霜幼龙,这幼龙不知道是被他的威压震慑,还是感觉到了禁咒那恐怖的毁灭气息,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覆盖着天空的火焰燃烧到了极至后,颜色就从热烈的红,转成了死寂的黑,整个伊瑟丹再次被黑暗笼罩,只有时光之树上旋飞而落的花瓣,给这个压抑的世界添上了一抹银亮的色彩,然而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树叶间最后一片花瓣凋落下来后,时光之树就开始飞快的枯萎,速度比先前的疯狂生长还要快,只是呼吸的瞬间,一棵顶天立地的繁茂巨树就已经湮灭成灰。

    风起,雨落,时光重新流转。

    身处伊瑟丹的玩家们发现自己终于能够动了,悬停在半空中的法术和箭矢也依照着原先的运行轨迹继续射向夜色,可是被偷走的那一段静止的时光追不回来了,时光之树化成灰烬的那一刻,夜色完成了她的禁咒。

    随着吟唱的最后一个音节响起,无数神秘的魔法符文从夜色手里的禁咒卷轴上飘起,密集的汇聚在她的身前,远远望去,那一团煌煌的光亮好似冉冉而起的旭日,灼得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闭上双眼。

    也就是这闭眼睁眼的刹那,那些魔法符文凝幻成千万只火鸦,迅疾的窜飞出去——

    这大概是游戏运营以来,玩家们看到过的最华丽,最壮观的法术了,就连boss的绝杀也不能与其媲美。

    无法计数的金红色火鸦只能用铺天盖地这个词来形容,声势浩大轰轰烈烈,鸦群所过之处,地火焚起,生灵灭绝,那些即将射到夜色身上的法术和箭矢,都被尽数消融,希尔的玩家们更是毫无抵抗能力,像杂草被镰刀收割一样,成片成片的被鸦群秒杀。

    火鸦肆虐的同时,天空中翻滚的黑色火焰也像岩浆一般流淌了下来,伊瑟丹彻底的变成了火狱,黑色与金红色的火焰交融在一起,无情的吞噬着一切,在这天威般的禁咒面前,任何挣扎反抗都是徒劳。

    这情景简直有如末世降临,手握法杖挺立在火焰中的夜色更是有如杀戮的神祗,以天地为炉,焚尽万物!希尔的玩家们甚至都忘了这是虚拟的游戏世界,情不自禁的心生恐惧,转身溃逃,然而到处都是火焰,他们逃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火鸦,快不过那从天而降的火雨。

    灭杀!灭杀!灭杀!

    这是摧毁的节奏!火焰覆没之处,死亡的白光密集频现,远远望去就好似飞窜在火海上的电闪雷光,让眼前的景象更显可怖,简直将要天崩地裂。

    然而游戏是相对平衡的,任何力量都不可能轻易获得,夜色使用了威力逆天的禁咒,就要付出必须的代价。早在火鸦群飞出去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法力被抽之一空,紧接着就听见了系统提示:“你的法力不够维持禁咒魔法,请在三秒钟之内作出选择,是否用燃烧等级的方式来弥补法力的不足?”

    燃烧等级……

    对于夜色这种在末世里挣扎求生过的人来说,实力至关重要,绝对不能舍弃,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有得选么?她不能辜负那么多替她争取时间的索兰玩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希尔玩家攻占伊瑟丹,更不能让寒光白白的牺牲两次,绝不!如果想要获得胜利就必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必须不折手段的话,一箭无回能够做到,她同样也能!

    系统提示一结束,夜色就坚决果断的选择了燃烧等级。

    天空中已经迅速黯淡下去的黑色火焰,又轰然一下,肆意的燃烧了起来,落火如雨。密集的火鸦群四散飞窜,死神一般的收割着生命。

    与此同时,夜色的等级也在不停的损耗,刚开始还是两三秒才掉一级,随着禁咒法术的持续,她的等级越掉越快,战场上希尔玩家死亡过半的时候,她的等级就在以每秒钟四五级的速度,飞一样的狂掉了。

    “这,这是什么法术……好恐怖……”

    “那个法师是谁?太帅了!”

    “夜色!我靠,我激动得说不出话了!”

    ……

    月夜猫带着增援团队,从城西的住宅区冲杀过来时,就看见了夜色大开杀戒的这一幕,个个都被禁咒法术的威力和浑身杀气弥漫的夜色给惊得目瞪口呆,更让他们感觉震撼和激动的是夜色竟然以一己之力,肆意的强杀那么多希尔玩家的凛然威势。

    “夜色——”

    这个时候,寒光也带着一大群复活起来的索兰玩家赶回了战场,但是与月夜猫他们的感受截然不同,他更关注夜色的角色状态,所以在队伍信息里看见了她那不断狂掉的等级,此时此刻心急如焚,赶不及上前阻止就在指挥频道里嘶声喊道:“停下来!我命令你立刻停止禁咒!”

    ps:  感谢飘飘龙儿赠送的两枚香囊。

    感谢匿水而行赠送的香囊。

    感谢緋玲、呵呵丿我明白、木高高、深海月明、尓_棁、飞天小白龙呀赠送的平安符。

    感谢枫炽焰焕赠送的两枚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