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法师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卷轴的正确用法
作者:禾早的小说      更新:2015-10-29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报无赦!

    说夜色心狠手辣也好,睚眦必报也好,反正她是不愿意被人白白欺负的,敢对她下手的人,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那两名盗贼刚进入强制潜行状态,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冰响,旋即感觉到迈不动步子了,垂眼一瞧,自己的下半身被冰块牢牢的冻结住了,本来已经隐匿在空气里的身影,也再次显露了出来,他俩不禁暗暗的叫起苦来。

    这……这是法师的冰环术……

    他俩转眼再瞧,跑在旁边的那两名战士也被冰环术冻结住了,偏偏还维持着奔跑的姿势,看上去十分可笑,不过他们现在都没有笑的心情,而是生生的急出了一头的汗,满脸惊恐的看着那潮水一般的蜥蜴游窜上来,将他们彻底淹没。

    搞定!

    夜色使用法术后,隐身药水的效果也消失了,但她毫不在意,法杖微动间,身上已亮起了淡青色的光芒,再也不看被她陷害的那四人一眼,飞快的往前奔跑而去。

    她当然要跑,不单是为了甩掉身后那一大群蜥蜴,还为了躲避天空中那两名对手气极败坏的攻击!先前他们捏碎的那三张卷轴,她还是中了一张的,就是那圣骑士团长使用的空间束缚卷轴,所以眼下没法再动用飞翔卷轴了,只好辛苦她的两条腿。

    那圣骑士团长和猎人眼睁睁的看着同伴陷入了蜥蜴群中却束手无策,满腔的怒火和羞恼顿时都发泄向了夜色,然而夜色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极难锁定,还边跑边使用了镜像术,分出了两道幻身。一时之间他们根本无法分辨,于是十次攻击总有七八次会落空,对夜色造成的伤害极小。

    “用卷轴砸她!”那圣骑士团长也急了,飞翔卷轴的效果时间有限,如果占据了领空优势还无法将夜色杀掉的话,等他们落地后,就可能要反被夜色杀掉了。

    不过话说回来,砸卷轴也是一种高难度的技术活,还要求有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那猎人明显不是常用卷轴的人,此刻手里紧攥着一张石化卷轴,却迟疑了很久也没有捏碎。

    “你还在等什么?”那圣骑士团长已经噼里啪啦的捏爆了三四张卷轴了,但是看上去一张都没中的样子,于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扭过脸来不满的瞪着那猎人。

    “我……我想等她的镜像术消失,不然这样打中她的几率不高……”更重要的是一张石化卷轴价值300枚金币啊!要是没打中,岂不是钱就打了水漂?那猎人一想到这个,就心疼得哆嗦,这么奢侈的事情他做不来啊!

    “把卷轴给我!”那圣骑士团长飞到猎人身边一把夺去了卷轴,正要竭力的去锁定下方逃遁的夜色呢,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卷轴要像我这样用才对哦——”

    两人惊骇回首。瞧见一名牧师姿态优雅的悬飞在空中,张扬在风里的洁白衣袍衬着他身上的淡淡圣光,看上去简直有如天使临世,但他唇角勾起的那一抹邪恶微笑和明显不怀好意的目光。又让他看上去恍若撒旦。

    寒光……

    两人的脑海中刚跳出这个名字,就看见那牧师微笑着捏碎了满把的卷轴,于是无数枚绚烂的火球轰至那猎人身上,直接将他当场秒杀!

    卷轴竟然是一把一把用的……

    看着猎人的尸体直坠地面。那圣骑士眼皮一跳,嘴角一抽。差点背过气去。

    有没有搞错啊!

    就算这只是初级的火球术卷轴,不是太贵,也不能这么土豪啊!

    无耻!无耻!太无耻了!

    那圣骑士震撼愤怒过后,醒起对手还在眼前,连忙要锁定寒光,捏碎手里的石化卷轴,然而他用卷轴的经验远远没有寒光那么老道,才抬起眼来,就看见寒光刚才捏卷轴的那只手的指间还夹着一张卷轴,望着他捏了下去——

    中级的冰冻卷轴……

    那圣骑士顿时就被冻成了一块大冰坨,连飞翔之翼也张不开了,直往地面坠去。

    竟然是要被摔死么……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体验这种死法,眼睁睁的看着地面上的一块岩石随着他的坠落愈显清晰,最后有如扑面而来,他却连闭眼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完成不了。

    碰——

    一声闷响传来之前,那圣骑士身上有一道灰色的光芒闪过,随后他就重重的撞击在岩石上,经历了死亡的疼痛,心里瞬间漾起一种很不甘心的情绪,但奇怪的是伴随着这种情绪而来的竟然是如释重负!

    他竟然感觉到轻松哎!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他真的松了一口气,任务失败了没错,可是他不用再面对夜色那样变态的法师和寒光那样变态的卷轴师了!

    没错,他们两个就是变态!

    一个明明是短腿的脆弱法师,却跑得比兔子还快,像小强一样怎么都杀不死,另一个明明是以操作出色而闻名游戏的大神级玩家,却不要脸的用烧卷轴的方式来秒人。

    那圣骑士郁闷的长出了一口气,等待着系统的复活提示意,然而等啊等啊,好几秒钟过去了,提示音却诡异的一直都没响起来。

    难道没被摔死?

    不对啊!刚才都听见系统提示“你已经死亡”了。

    那圣骑士有点懵了,随后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正要从地上爬起来呢,就被人用脚随意的踢了踢。

    “喂,你还要装多久的尸体,是不是脸摔扁了见不了人了?”

    这是寒光的声音……

    那圣骑士立刻翻身爬了起来,果然又再次看见了寒光那张笑得很邪恶的脸。

    “你……”他彻底懵了,搞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寒光此刻正悬飞在离地三尺的高度,缓缓的扇动着肩后尚未消失的光翼,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调侃道:“怎么。摔傻了?”

    话音刚落,寒光就对着他捏碎了夹在指间的一张卷轴。

    石化卷轴……

    那圣骑士只觉得浑身一僵,就石化成了一座人形雕像,瞬间不能动弹了,随后寒光从容的微扬着法杖,丢了一堆诸如暗言术、圣击术、精神震爆之类的攻击法术到他身上,把他当死靶子一样随便乱打。

    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圣骑士满心的惶惑,连自己刚才到底死了没死都搞不清楚了。

    要是死了,为什么他又满血复活了?要是没死。他的石化卷轴为什么爆出去被寒光捡了,他还听见了系统的死亡提示?

    “你已经死亡。”

    满脑子浆糊的圣骑士倒在了寒光的攻击之下,爆出了一只钱袋和两件物品,但是三秒过后,他那丁点没剩的生命值竟然又自动恢复到了满值的状态。也就是说他又再一次的满血复活在了原地。

    “强制复活药剂?”他看见寒光弯腰捡起一瓶他爆出来的金黄色药剂时,眼瞳一缩,终于惊恐了!

    难道寒光用来对付他的也是这种药剂?但是……但是不太可能啊!这是一种很古老的药剂配方,古老到快要失传了,他所在的公会费了很大的劲,才做完一系列困难任务弄到手的,即便不是游戏里唯一的配方。也差不多等于唯一了,寒光怎么可能也弄到了?而且配制这种药剂的材料很稀有,公会把拍卖行里有卖的材料都搜刮光了,还组织团队下副本打了很久。也攒了一周才攒够配制出十瓶药剂的材料,七七八八的计算下来,这一瓶强制复活药剂的成本价就在2000金币以上,寒光不至于奢侈到这种程度。用这药剂来对付他吧……

    他惊慌的胡思乱想着,连自己正处于危险的pk状态中都忘了。直到发现寒光鉴定了那瓶强制复活药剂后,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才惊觉起来,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准备迎战。

    出乎意料的是寒光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扫了他一眼,冷冷的问道:“这药剂是你们用来对付夜色的?”

    那圣骑士对上寒光那陡然凌厉起来的目光,心里一颤,不由自主的就点了头,但是点头以后他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为什么要寒光问什么,他就老实答什么?他反正也跑不掉,应该二话不说上去pk才对!

    想到这里,他立刻对着寒光发动了攻击,然而迟了一步,寒光已经使用了心灵尖啸,随后身上又亮起了圣光盾的光芒,紧接着各种牧师的攻击法术就有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被施放了出来,即便这次没有再遭遇卷轴攻击了,他最后还是连寒光身上的圣光盾都没有砍破,就再一次的倒在了地上。

    “你已经死亡。”

    系统提示音响起后三秒,他又诡异的复活了,刚刚爬起来,就看见夜色不知什么时候返回到了这里,站在寒光身旁淡漠的望着他。

    一对一都打不过了,何况是一对二!

    他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斗志都彻底崩溃了,根本不想跟他们动手,给自己挂了一个圣盾术后转身就跑,但是奇怪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他才刚要跑出寒光的视线范围,就被系统强制性的倒传了十来米远,又处在了寒光的攻击范围之内,与此同时,他听见了系统提示——

    “你被战争枷锁束缚着,暂时无法脱离战斗。”

    ps:

    呸呸呸,昨天说要早点更,结果更晚了,我再也不说了,一说就错。

    感谢縱使相逢應不識、安雀mm赠送的两枚平安符。

    感谢風華櫻櫻、妖小宇、呵呵哩啦赠送的平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