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合同工 第二千八百四十五章 拼死反击
作者:勿亦行(书坊)的小说      更新:2018-02-24
    听着枪声,林锐的心降到了冰点。他知道秘社为什么这么做了,秘社所控制的奥鲁米联邦,名义上已经加入了非洲的反恐联盟。披上了道貌岸然的外衣,所以这类行动,秘社不会再留下任何足以被追查的证据。这个病院里任何知情者都会被彻底清除。他们这一次不会留活口。

    脚步越来越近,两个赤潮队员不断走近。他们用脚踹着地上的尸体,随意开枪击中尸体,直到确定死亡,才转向下一个检查目标。甚至俯卧躺在地上的尸体,都会被翻过身来仔细检查。

    赤潮小队成员的一只军靴踩过了林锐的手指,剧痛让他几乎忍不住抽回手,但他还是忍住了,一动不动。直到身边的尸体被翻动的时候,林锐知道自己再也藏不住了。他的枪为了避免被发现,所以藏在了尸体的身下。赤潮队员翻开尸体之后,他就再也无所遁形。

    趁着赤潮队员低头翻动尸体的时候,林锐忍着腰部的剧痛,一个倒翻,双腿猛然悬起,绞住了赤潮队员的持枪手臂。然后骤然发力,拧转身体,顺势将那个赤潮队员,拖倒在地上。这是一个巴西柔术的地面控制技巧,他从唐坤那里学到之后,就没有怎么使用过。但现在情急之下使用出来,依然是干脆迅捷。

    人类双腿的力量比手臂要强大很多,林锐自幼习武双腿的力量远比常人更强,猛烈一拧之下那个赤潮队员的手臂顿时脱臼。林锐一击得手,立刻反手一肘砸在了那个赤潮队员的颈部神经中枢。赤潮队员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头一歪就晕倒了。

    疯马趁机抽出武器,来不及起身,躺在地上就是一个点射,另一个赤潮队员被一枪爆头,重重栽倒在地。

    “走!”林锐暴喝一声,按着腰部的伤口,和疯马一起冲向了走廊另一头。所有的出口都被赤潮的人堵住,他们已经别无选择。疯马冲进了一个病房,砸开了窗户,让林锐先逃。这是在三楼,从这个高度跳下去,非死即伤。不过如果能够顺着窗台往下攀,落在二楼再往下跳的话,他们的负伤几率就会小很多。

    局势凶险,他们已经没有更多选择。林锐翻身攀上了窗台,往下一跃,一双臂攀住了二楼的窗沿。腰部伤口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差点手上失去控制直坠下去。但他还是凭着惊人的臂力,勉强攀住了窗沿。借助手上的力量,他勉强稳住了身形之后再往下跃,总算是安落地了。

    如果是身体健康的话,二楼这点高度也并不是太危险,但现在他身体极为虚弱。落地之后,林锐虽然借着翻滚卸掉了腿部的部分冲击力,但也并不好受,他腰部的伤口可能再度撕裂了,血水又从腰腹部渗透了衣物。

    林锐闷哼了一声,捡起地上的武器,对着楼上掩护疯马。疯马也在跟在林锐后面翻窗逃生,他没有受伤,动作远比林锐要利索。只是在他攀上二楼窗沿的时候,秘涉的追兵已经冲了上来。林锐立刻持枪对着接近三楼窗口的赤潮小队成员射击,掩护疯马。一阵激烈的枪火击中了一个窗口的赤潮队员,也让疯马能够从容地落到了地上。

    “走走走!!!”林锐一边高喊,一边对着楼上继续倾泻弹药。

    疯马追身上来,拉着林锐一起冲进了附近的低矮建筑群,在满是黑人的穷街陋巷穿行奔跑。后面的赤潮队员冲到窗口,再想对着下面射击,却已经失去了目标……

    两天之后,在秘社的大本营,奥鲁米联邦军部,红男爵看着工藤正冈送来的行动报告,一脸怒容。“你出动了一整支赤潮小队,让两个人雇佣兵再次从眼皮底下溜了。对方还有伤员,这可真是了不起的战绩。”

    工藤正冈低着头,“对不起,是我无能。”

    “真它妈的谦虚!你们这些人除了谦虚,还能干点什么?”红男爵一把将行动报告砸在了他的脸上。

    工藤正冈低下了头,双拳握得指关节发白。

    “怎么,你不服气么?”红男爵冷冷地道。

    “不敢。”工藤正冈鞠躬道。

    “这话倒是不错,你只是不敢。但你心里还是不服气,你认为被他们逃掉只是偶然。而且你认为我只是在乱发脾气。”红男爵冷冷地道,“工藤,你给我记住,赤潮是什么?赤潮是秘社组织花了几年时间,才组建成功的特殊作战小队。但你们却还不如一些雇佣兵,仅仅前天的一战之下,就高下立判。组织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就在前天被你们败得干干净净了。”

    工藤正冈低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组织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可不是为了你这一句道歉。”红男爵冷冷地道。“马克洛夫斯基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设了这么大一个局,非但没有剪除掉黑岛公司的这几支行动小队,反而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你作为后续行动组,执行对o2小队核心成员的追杀命令,却依然无功而返。你还好意思说对不起?”

    工藤正冈再次鞠躬,只是这次他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红男爵冷冷地道,“滚吧。”工藤正冈低着头走了出去。

    一直坐在旁边不做声的白手套怀特,这时才低声道,“这次计划是马克洛夫斯基定的,可惜失败了。不过你把追击不利的责任都推给他,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红男爵转过头看着白手套冷笑道,“怎么?你觉得他没有责任?”

    “我只是觉得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应该把主要精力集中在我们的事业上,而不是跟一个私人军事公司争一时之长短。”白手套看着他道。“这一次,行动是失败了。可就算是成功了,我们剪除了黑岛公司的最强小队,又能怎么样?没有了黑岛军事公司,照样还会有其他佣兵组织取而代之。佣兵问题是非洲的一个长久问题,不是靠挫败一家公司就能解决的。”

    “怀特,我知道你不服我,而且一直以来都是。但你得明白,时至今日,我才是这里的主事人。是我,不是你。”红男爵看着白手套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