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合同工 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严重分歧
作者:勿亦行(书坊)的小说      更新:2018-02-01
    “停下!都停下!”正在准备撤离的安莫尔军之中又是一阵骚乱。几辆安莫尔军车飞速赶到,卡多姆将军亲自来了!

    “立即停止撤退,我命令你们回到各自位置,我们必须固守火车站!”一个安莫尔军官站在车上高喊道,“卡多姆将军来了。将军来了!”

    卡多姆将军从一辆车上走下来,愤怒地对着林锐喝道,“是谁让你们撤退的?!”

    “局势使然。”林锐平静地道,“火车站守不住了,我们如果不及时撤离,就会一败涂地。”

    “撤走难道就不会败么?你这么做,是要把整条铁路线都让给敌军!这是叛徒行径。”卡多姆将军暴怒道。

    “只有铁路被敌军控制的情况下才是。实际上我已经做好准备,把阿尔卡恩沿途的铁路分段爆破,彻底毁掉。”林锐看准卡多姆将军道,“让敌军无法得到铁路线,即便得到了也无法使用。这才是我们的目的。”

    “什么?你难道疯了么?”卡多姆将军骇然道,“阿尔卡恩到安莫尔的铁路,是我们最重要的补给线。你是想让我们在阿尔卡恩的人得不到来自安莫尔的补给和援助吗?你这是在自毁。不,我绝不会同意这样的计划。”

    “不管你是否同意,计划已经展开了。现在距离爆炸应该只有几分钟了。”林锐看了看手表。

    卡多姆将军大喝道,“把他们给我抓起来,缴了他们的枪!”

    一群安莫尔士兵冲上来围住了林锐等佣兵。这些雇佣兵也个个都不是好惹的,一个个梗着脖子吼道,“谁敢过来!”

    “妈的,我看谁敢缴老子的械!”疯马抬起枪口对着卡多姆将军喝道,“谁再敢走上来一步,我先把卡多姆这老狗毙了。”

    林锐摆摆手道,“疯马,对我们的雇主代表客气点。”然后他转向卡多姆将军,“相比于补给困难,我相信你和我一样,更不愿意看到敌军顺着铁路线直接南下,进攻安莫尔。所以你应该明白,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毁掉铁路。”

    “但我们不一定要这么做的,我们可以调整防御,放弃市区的大部分地区,把更多人调集到这边,力防御火车站,控制铁路沿线。”卡多姆将军怒喝道。

    “自欺欺人!我们之所以选择跟敌人巷战周旋,就是因为实力对比存在明显差距。不得已才跟敌军打巷战消耗。如果你把部队拉到这里来,空旷的铁路沿线,没有遮蔽物,敌军只要几天,就能把你手下那点人磨干净!这是最愚蠢的添油战术。”

    添油战术实际是一种试探型攻击的方法。泛指使用小股部队逐次攻击的方法,就象给油灯添油,一次不够、再加点还不够、再加。但是次次不够。只是无谓的损失兵力。

    卡多姆将军当然明白这一点,但他依然难以接受自毁铁路的决定。

    他拔出手枪指着林锐喝道,“我要你立刻下令,终止爆破行动!”

    林锐摇摇头,“你知道,我不可能下令终止。而且你最好也别再做这样的危险动作,万一我的人控制不住,擦枪走火的话。对你很不利。”

    “混蛋,你这是在拿整个阿尔卡恩的防御开玩笑。”卡多姆将军怒不可遏,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放缓语气道,“瑞克先生,我们再理性的谈一谈。也许不必采用炸毁铁路这样的极端做法,我们可以有其他的方案解决。”

    “将军,我选择不告诉你,而暗中进行这一切,就是因为知道你下不了这个决心。但罗根将军雇佣我们也是有原因的。我们必须在你下不了决心的时候,帮你下决心。阿尔卡恩到安莫尔的这段铁路线确实重要。但它的重要性不仅仅限于作为一条补给路线。而是能够从阿尔卡恩快速抵达安莫尔的捷径。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对秘社来说同样如此。除非采用果决手段炸毁掉,否则极有可能被敌人所利用。”林锐沉声道。

    他的话刚说完,远处隐隐有接连不断地爆炸发生。从地面的震感来看,这些爆炸距离不是太远,而且一直在向远处延伸。卡多姆将军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所有人都知道这些爆炸意味着什么。阿尔卡恩到安莫尔沿线的铁路,正在被有计划的逐段摧毁,爆破已经开始了。

    “但你想过没有!阿尔卡恩还有我们的数万士兵,没有了来自安莫尔的运输补给,我们能在这里撑多久?”卡多姆痛苦地道。

    “我在行动之前就做过了详细的计算,铁路线承担了安莫尔到阿尔卡恩运输补给的七成,剩下的三成是公路运输。就算是铁路被完摧毁,那么我们至少还有公路运输可用。如果我们部依靠公路运输的话,补给效率能够达到原本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加上阿尔卡恩原本的物资储备情况来看,情况也并不是很绝望。”将岸走上来道。

    “将军,现在已经这样了。再后悔也无济于事,敌军还在朝这里进军,我们该撤了。”一个安莫尔军官在卡多姆将军的耳边低声道。

    卡多姆将军沉默了很久,终于摇摇头,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撤吧,我们回阿尔卡恩市区。”

    现场的气氛这时才算是放松了一点,安莫尔士兵和雇佣兵们这才相互放下枪,结束了短暂的对峙。

    卡多姆将军转过头看着林锐,压低声音道,“瑞克先生,这件事我们没完!”

    “我劝你最好尽快忘掉。”林锐面无表情地道,“我只是在尽责而已。”

    卡多姆将军带着一群安莫尔军官气哼哼地走了。

    黑豹古雷在林锐身边道,“刚才,我可真为你捏了一把汗。这老家伙,刚才是真动了杀机。”

    “我看得出来。不过香肠的爆炸正是时候。现在木已成舟,卡多姆除了接受没有其他任何办法。”林锐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道,“不过这也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现在秘社和安莫尔军双方都没有了任何捷径。双方只能在阿尔卡恩打一场艰苦的巷战了。而这对于最终保护安莫尔来说,应该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