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合同工 第1377章 阿拉丁的灯神
作者:勿亦行(书坊)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我想要的东西,我想你一定有,不过你未必肯给我。”林锐看着这个自称阿拉丁的老人微微一笑。

    “哦?”老人皱眉道,“这我倒有些好奇了,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有你要的东西呢?”

    “也许是我来之前多少做了一点功课。”林锐笑了笑道,“不过我们能不能私下谈谈。”

    老人摇摇头,“相信我,年轻人,我们这里道安保措施很严密,而我身边的这些人也很可靠。在这条船上,你完全不需要担心任何安全的问题。”

    “好吧,这我就放心了。”林锐点点头,“我要的东西是……”他还是走上前了一步。

    “退后!”旁边另一个高大的黑人保镖立刻挡在老者身前,骂了一声,猛然一脚踢过去——这是跆拳或是空手道的“前踢”招式——他脚上还穿着厚重的战靴,林锐似乎猝不及防,痛苦得弯下了腰,五官都挤在一起。

    旁观的人反应各有不同,将岸起身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教他懂规矩,说话就说话,别走得太近。”黑人冷笑道,“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我会直接一枪直接打爆他的头,不管他是什么人。没有人可以走进阿拉丁先生五米以内,好好站在那里,如果你还站得起来的话。”

    不过他的双目立刻露出了很奇怪的神色,像钉子一般地站住了,因为刚才弯着腰表情痛苦的林锐,已经像一只灵猫一般已窜入了他的怀里,至少在一秒种内打中了他七八拳,这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几乎立刻就下身去,像一只煮熟了的龙虾。

    这时候站在后面看热闹的保镖还没反应过来,因为黑人的块头实在太大,挡在那里就像是一座肉山,很难看清前面的状况。黑人受到重击之后,立刻像是摸出了一样什么东西,要向林锐刺去。林锐忽然冲了过去,双拳措紧,而且都往内收,看样子是要出拳。

    黑人大汉手中已经扣住了一把匕首想招架,不料林锐突然飞起一脚,就踢在他左膝上,黑人大汉立刻蹲下身去,林锐的手臂立刻抡圆了像棍子一般向他盖了下去。位置是这个黑人大汉的颈部!!!

    这一击之后,黑人大汉的身子曲得像只蜗牛,再也起不来了。战斗不是比赛,这是没有规则和道义的地方,下手要辣,尤其是以寡敌众的时候,能解决一个便是一个。

    黑人大汉被一击而倒,使其他三个保镖猛然醒悟们,惊惶起来,有两人又举起枪,分左右包抄而上,中间那个开始不敢动手,因为看他的样子,仿佛一时不能决定举枪射击,还是保护那个坐轮椅的阿拉丁,而且他还要预防林锐身后的那几个人,虽然他们并无一场动作。

    然而林锐不待他有任何动作之前,已欺近了他,一个弓拳把他打弯了腰,再回身一个“霸王肘”,撞在他俯低的太阳穴上——这人也倒了下去,连声音都叫不出来。

    其他两人更为吃惊,心已虚了,因为顾忌那个老人的存在不敢开枪,只是虚晃了一下就想逃跑去喊人,林锐向左边那人冲过去,右边那人立即向林锐背后出刀,不料了林锐骤然停住,身子向前一俯就是一个虎尾脚的后蹬踢,“砰”地顶在这这个保镖的肚子上,这保镖抚着肚子,一直在说话,可是说的是没有人听懂的语言。

    林锐忽然反过身去,仿佛他一直就是在这右边冲,而不是往左边冲的那么自然,一下子就接近这这个保镖,膝往上顶,双手十指交加,用掌沿部分,直敲了下去,这一招是泰拳里的一个变招,膝和双手都是合力轰击,而这保镖的头正是共计的力点。

    这保镖倒下去的时候,另一名保镖并没有过来救他,反而回身逃了,他要逃的时候,将岸和桑德罗已经围住了他,他的心一寒,他立刻往将岸这边冲。

    却给桑德罗一个扫腿绊了一交,他再起来时,便看将岸已经像山一般站在他面前,而且拳头像石头一般,“篷”地击在他的鼻梁上!

    整个过程只用了不足一分钟,这些人已经把所有的保镖都废掉了。坐在轮椅上的阿拉丁却没有动,或许是因为他全身瘫痪根本就动不了。林锐已经接过了他的轮椅,然后从地上保镖的枪套里捡起手枪。

    阿拉丁苦笑着,叹了一口气道,“最近的保镖素质太差。年轻人,你用的是谭腿?”

    “你懂的不少。”林锐看着他道。

    “至于谭腿,至少有四种不同的说法。一是原为谭腿,是山东龙潭寺某僧所传,另一种说法是河南谭家所创,故名谭腿,其始祖石龙墟谭安不但腿法犀利,而且精通三辗手,与人对打时,任由对方攻击,也打不进去。我还能动的时候,去过中国。”那个阿拉丁平静地道,“我对中国功夫一向很感兴趣。年纪轻轻就有这种功夫,一定是从小就练了,佩服。”

    “我也很佩服你,现在居然还能这么冷静。”林锐看着他道。

    “年纪大了,自然就会经历过很多事。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被挟持,有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阿拉丁平静地道,“而且你不会杀我。”

    “你倒是很聪明。说说我们不会杀你的理由。”林锐冷笑道。

    “你们费尽心思混上船,而且引我出来,一定有特殊的目的。以你们娴熟的手法来看,应该是专业人员。你们和军方有关,但应该不是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军方。你们是雇佣兵。”阿拉丁低声道。“如果你们是雇佣兵,那么雇佣你的人一定不会想杀我。因为我活着的价值远大于一个死人。”

    “很精彩的分析,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你都成这样了,还能是博览会的负责人。”林锐看着他道。

    “博览会负责人最重要的一点是要会跟人打交道,性急的卖方,挑剔的买方。甚至有时还要像现在这样,应付一些不请自到的袭击者。”阿拉丁笑了笑。“想要什么,直说吧。”

    “撤掉外围警戒。另外下令,所有安保人员解除武装。”林锐看着手里的手枪道。

    “这不可能。”阿拉丁直接摇头。

    “别逼我对你动手。从情感上我很排斥对一个瘫痪的老人动武,但我们身处战场,讲情感太奢侈。”林锐举起了手里的枪。

    “确实是太奢侈。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这样决然的想法。”阿拉丁看着他道,“年轻人,你们的行为让我们都陷入困境了。秘社不会妥协。即便你挟持了我,他们也不会为一个垂死的老头费什么心思。事实上,我手下之中有好几个人,一直在找机会让我这个占着位置的老家伙滚开,好给他们让路。现在他们倒是找到机会了。”

    “什么意思?”将岸皱眉道。

    “我如果照你们的话下令,这艘船立刻就会陷入混乱。我的手下会立刻动武,他们确实很在乎我,不过他们更希望我死了。为了保证这一点,他们会制造一场混乱。然后让我死于这场混乱之中。

    到了向上面交待的时候,就说我在一场混战之中毙命。当然你们也一个都别想活,因为他们不会愚蠢到留下任何活口。”阿拉丁叹了一口气道。

    “你无法掌控你的人?你以为我会相信么?”林锐皱眉道。

    “我如果还是自由的,那么掌控他们并不成问题。因为即便是老虎死了,威势还在。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还算他们的老大。关键是,一旦我被你们挟持,那么我所有的弱点都会暴露在他们的眼前。

    他们会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服从的,只是一个瘫痪的老人,他甚至离不开自己的轮椅。而且这个老人现在还被劫持了,在这种情况下,你以为还会有忠诚可言么?”萨拉丁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上,任何忠诚都是有条件道。人们服从强者,一旦他们发现所谓的强者简直狗屁不是的时候,就没有忠诚。”

    林锐看了看将岸,将岸点点头。

    这个老人说得没错,真的要他这样下令,就等于是大家同归于尽。

    阿拉丁看着林锐道,“我这么说,你不相信?”

    “相信。”林锐点点头道。

    “但是你却不担心,为什么?”阿拉丁看着他道。

    林锐平静地道,“因为你还在我手里,而且你还不想死。你会想办法帮我们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就像是神话里的灯神,满足我的任何愿望。”

    “哈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人。”阿拉丁忍住笑,缓缓地道。

    “我并没有说错。你说过,你最大的能力是协调各方面的利益,现在是时候表现你的能力了。你必须满足我的要求,让自己活着,而且让你的手下们还乖乖听话。”林锐低声道。

    “这要求可真够多的。”阿拉丁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我可以试试。但是你记住,不能让船上任何人知道我被你挟持了,一旦这样,我们就全完了。我的手下很能干,但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是会有野心和抱负。他们都在等着我死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