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合同工 第一千六十四章 波卡上校
作者:勿亦行(书坊)的小说      更新:2016-05-12
    金沙萨,一个历史并不长的城市,但几乎总是充斥着火药味的地方。

    98年到4年的第二次刚果战争,是非洲现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前后涉及非洲9个国家,2支武装力量,导致总计有超过1万人被迫流亡,大量迁移至周边国家,有“非洲的世界大战”之称。

    尽管23年的停战标志着该战争的正式结束,但是整个国家仍然冲突不断,东部地区仍时有激烈的武装冲突。即便是在战争结束的4年,也每天由至少1人死于军事冲突、社会保障不足或食物的短缺。持续不断的局部冲突导致大量人口被迫流亡国外。

    从1996年到现在,两次刚果战争,加上之后的基辅湖危机,至少有五百五十万人口失去了生命,是二次大战之后死亡人数最多的战争。

    刚果东部至今还有很多地方的武装力量,根本就没有什么固定立场,今天和这家合起来打另外一家,过几天又改了立场,和前天的朋友打了起来。反正利益最重要,生意机会,比什么其他什么实惠多了。作为首都的金沙萨也是各种雇佣兵云集之地。

    整个金沙萨,在林锐看起来破败得如同老家的小县城,感觉到处都是土黄色的。林锐对这里并不熟悉,他作为佣兵的日子还并不算太长。但疯马和蛇眼这两根老油条。却是这个地方的常客。疯马甚至能用半生不熟的林加拉语和当地人说上几句话。

    在和一个当地人比划着手势说了几句话之后,疯马转过头道。“队长,我想我们需要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林锐皱眉道。

    “波卡,一个当地的小军阀。如果我们要想找回那些失窃的病毒,那么久需要更多的情报。这个波卡在当地虽然实力一般,但是为人很精明,找他了解信息肯定没错。”疯马转头道。

    “这个人可靠么?”林肯皱眉道。

    “凡是认为他可靠的人。现在都死了。”蛇眼嘲讽道。“再说,也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相信一个非洲军阀。波卡是个唯利是图的货色,不过,作为地头蛇,他确实有情报渠道。”

    “既然他靠不住,我们为什么还要找他?”叶莲娜皱眉道,“我们能够确定山下义隆的位置,也就能找到病毒。”

    “没错,但区别在于我们找到病毒之后。还能不能全身而退。”林锐缓缓地道,“任务是很重要,我们也能找到他们,但是我们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只有我们掌握了他们的人数和武装情况之后。我才会下令行动。我还是领队,就不能让你们跟着我送命。”

    “可是找这个波卡了解情况,会有意想不到的风险,我们不知道他和秘社的关系。也许我们找过他之后,前脚走,他后脚就向秘社的人告密了。这样的话,我们再想对付秘社。可就难上加难了。”王浩泽皱眉道。

    “但是总得试试。”将岸摇头道,“我们目前是可以确定这伙人的位置,但要想行动成功就必须有更多的情报支持。疯马的想法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主意。”

    “那我们就去找这个家伙,希望他能给我们爆点料。”林锐耸耸肩道。

    “嘿,你们!”一个黑人冲着林锐他们喊,看他的穿着像是当地军警。几个荷枪实弹的军人向着林锐他们走过来,“检查!”另一个人大声道。

    疯马转过身,冷冷地道,“检查?”

    这几个军警当时就蔫了。刚才他们离的比较远,只看到了林锐和王浩泽坐在车上。两个亚洲人,而且都没有带武器。这才喳喳呼呼地过来要检查,说是检查其实就是借机看看他们身上有什么油水可捞。借着检查之名搜行李,然后看到什么都往自己口袋里塞。是这些家伙们敲诈外国人的不二法门。

    不过他们走近了一看才暗呼倒霉,这伙人分明就雇佣兵。一个个凶神恶煞,乘坐的那辆皮卡后面也全是各种轻重武器,这让那几个当地的黑人军警顿时就软了。

    领头的那个黑人脸色有些尴尬地摆摆手,然后转过身,只当是没见过这几个人。

    “别理他们,不过是些混饭吃。在这个地方,他们什么都不是。”疯马转过身道,“包括当地的军阀头子都不能把外国雇佣兵怎么样,别说他们几个了。刚才估计是看到你们两个人了,华人一向是他们最喜欢敲诈的对象。”

    “他娘的。”王浩泽愣了愣,“中国人怎么了,他们还专挑中国人欺负?”

    蛇眼摇摇头道,“这些家伙都有点犯贱。你对他越是客气,他们越是喜欢敲诈你。他们有枪有炮,大部分中国遇到这种情况不太会反抗,所以他们喜欢欺负中国人。讽刺的是,这个地方很多建筑都是中国人援建的。”

    疯马转头对着那几个黑人喝道,“你们几个过来!”

    那几个黑人相互看了一眼,居然犹豫了一下慢慢走了过来。

    “给老子快点!”疯马虎着脸,手里抡着自动步枪。那几个黑人看着他,甚至有点畏惧地站在了一边。

    “带我去找波卡。”疯马比划着道,“波卡上校知道么?”一个黑人犹豫地点点头。疯马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钞票,在他眼前晃了晃,塞在了那个黑人的上衣口袋里。这个黑人立刻点头哈腰,主动带着他们走了。

    “娘的,人善被人欺,我算是知道了。”王浩泽摇头道。

    “别废话了,开车跟着他。”林锐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跟着这个黑人军警到了一个小型营地。黑人和守卫小声说了几句,然后守卫进去了。

    不久之后,一个黑人走了出来,他虽然穿着军服但却敞着胸,露出一身黝黑的皮肤。在看到疯马之后,立刻笑着走过来和他拥抱,“嘿,豪斯,我的朋友。我们可有些日子没见了,想不到你还活者。”

    疯马也从车上跳下来,“就算是要死,老子也永远不会死在非洲。最近怎么样上校?”

    “还是老样子。不过少了你们,这里似乎清闲了点。”波卡上校爽朗地一笑,露出两排白得瘆人的牙齿。不过在林锐看起来,他的笑容总有点狡黠的味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