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合同工 第764章 南美枭雄
作者:勿亦行(书坊)的小说      更新:2016-01-30
    其中一个穿着迷彩服带着墨镜的人走过来,看了看林锐又看了看将岸,皱眉道,“你们是什么人?”

    “送信的。首发哦亲”林锐缓缓地道。

    “送信给谁,信呢?”这个人神色一动道。

    “因为保密的关系,我们带来的是口信。为此我们要求直接面见集团级别的长官。”林锐缓缓地道。

    戴墨镜的人冷笑了一声道,“好大的口气,直接面见集团级别的长官。你们也配?”

    “我们不配,但是我们带来的情报配。”将岸缓缓地道。

    “西班牙语说得不错,可惜我知道你也不是本地人。”戴墨镜的人冷笑道,“你们以为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可以随便见到集团长官么?谁能证明你们不是政府军的间谍?”

    “恕我直言,如果我们是政府军间谍的话,就更应该被带到集团长官那里问话了。不是么?”将岸微微一笑。

    戴墨镜的人沉吟片刻,问那个武装分子道,“搜过他们的身没有?”

    “搜过了。”那个武装分子点点头。

    戴墨镜的军官显然不相信,指着身边另一个游击队员道,“你过去,再仔细搜一遍,确保他们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放心,我们什么都没有。”林锐举起手道。

    几个哥伦比亚游击队员一起上来,把他们搜了一个遍。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才对戴墨镜的军官低声耳语了几句。

    “带上他们两个跟我走。”戴墨镜的军官挥手道。

    “你要把我们带去哪里?”林锐皱眉道。

    “看见那边的笼子了么?我们抓到奸细之后都会关在那里面,然后把笼子推到那边的河里。你们会在污水里泡着,被这里的蚂蟥活活吸血。你知道亚马孙丛林的蚂蟥么?不知道也没有关系,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那个戴墨镜的军官耸耸肩道,“我想知道你们能够坚持多久。”

    “你似乎对我们的坚持程度,没有多少信心。”林锐缓缓地道。

    “难道你自认为能够坚持很久?”军官冷笑道。

    “在1964年,你们打响反抗政府军的第一枪时,很多人也认为你们坚持不了多久。但是你们这一坚持,却是六十多年。环境艰苦,缺乏弹药补给,没有后援。真正让你们坚持下来的,只是信念。所以你也更应该明白,用这样的手段威胁一个有信念的人,是不可能令他屈服的。”林锐缓缓地道,“除非我们见到集团首领,否则我们不会对其他人吐露任何一个字。”

    戴墨镜的军官似乎愣了一愣,他没有想到林锐和将岸居然这么硬气。面对他这样的威胁居然丝毫不肯妥协,着让他更感觉有些奇怪。他转过身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是谁,谁让你们来的?”

    “见了该见的人,我们自然会说出一切。”林锐耸耸肩道。

    “拿手铐把他们两个全铐起来。”军官皱眉道,“然后带他们去见集团首领。”

    “真的要让这两个人见集团首领?”身边的几个游击队员皱眉道,“这两个人来历不明。”

    “我们已经搜过了他的身,而且用手铐把他们铐上,还能有什么问题?”戴墨镜的军官冷笑道。“我倒是很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机密情报,要亲自告诉集团首领。”

    林锐对将岸使了一个眼色,他们都很顺从地伸出了手,让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游击队员用手铐把他们给铐上了。举起了被铐起来的双手,林锐缓缓地道,“现在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带上他们走。如果他们稍有异动,无需报告,立刻枪决。”戴墨镜的军官沉声喝道。

    林锐等人被他们押着送到了营地内部的一个坑道工事内,这里的工事是一人多高的壕沟,排着木桩。全是原木结构,然后覆土掩埋,形成了半地下室一样的工事。而且各处都有隐蔽的机枪射击点。看得出来这些工事都修筑了有些年头了。

    林锐和将岸被带到了一个人的面前,这个人一身的旧迷彩服,剃着光头,眼神犀利。

    “我听说,你们要见我?说是有带给我的口信,或者是情报。谁派你们来的?”那个光头站起身来,他的身材并不是很高大,但是很壮实,年纪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第六集团的领导者,光头上校,冈萨雷斯。失敬。”将岸微微一笑。

    “你认识我?”光头的军人皱眉道。

    “不认识,不过我看过关于你的资料。”将岸缓缓地道。

    “你们是什么人?”冈萨雷斯沉声喝道。

    “我们是来跟你讨论一件事的,关于某个人质事件。”林锐平静地道,“不知道上校先生,有兴趣听么?”

    “那得看你们想说什么?”冈萨雷斯的眼神闪烁道。

    “我就不故弄玄虚了,想必上校已经知道了昨天发生的绑架事件了。”林锐缓缓道。

    “知道,又怎么样?”冈萨雷斯不屑地道。

    林锐紧接着道,“既然知道。想必也清楚这件事将会带来的影响有多大?这件事关乎整个哥伦比亚武装力量的未来,关系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停!”冈萨雷斯突然开口,然后他看了看左右的人道,“你们先出去。”

    “这……”那几个军官有些犹豫。

    “走!”冈萨雷斯喝道。

    “是!”那几个军官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冈萨雷斯转向林锐和将岸,“你们想怎么样?”

    “联合国观察团的官员被绑架的消息,一旦被公开,将会直接影响贵方和政府军的和谈。我们是来告诉上校先生,其实这件事还有挽回的余地。”林锐缓缓地道。

    “怎么挽回?”冈萨雷斯厉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

    “首先此事尚未公开,各方也未就此表态。所以一切还来得及。即便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可以使得事情没有发生过。只要我们能够及时救出那位联合国官员。”林锐缓缓地道。

    “这样就能消除这件事的影响?未免太简单了吧?”冈萨雷斯冷冷地道。

    “有很多人希望战争继续,也有很多人希望走向和平。而那位联合国官员,是最希望这一点的。而且所有的官员都是最懂得权衡利弊的人。只要他顺利脱险,那么这件事的真相将会永远被掩埋。没有人会知道这段不愉快。”林锐一笑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