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合同工 第272章雨夜袭杀
作者:勿亦行(书坊)的小说      更新:2015-10-18
    天色近黄昏,开始下起了雨。︾樂︾文︾小︾说|非洲的雨季开始了。

    非洲的雨季属于下起来没完没了的那种。

    非洲雨季的天气着实古怪诡异,变化之快让人不可臆想和琢磨,结局永远出乎你的意料。明明是晚霞满,一眨眼间,浓重的乌云便像一顶帽子一样很快压在了头顶,瓢泼大雨便接着不期而至,令人防不胜防,时间不长又是晴空万里,不一会儿又大雨瓢泼,一天如此反复几次。

    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无法解释和不知其踪影。在这里是无法准确看云识天气的,即使当地土著也免不了时常浇个落汤鸡。

    即便是这样,路上也很少有人带伞出行,一是非洲年平均气温接近30度,整年平日里都是单衣薄衫,二是一般民众都是一双拖鞋走南闯北打天下,三是雨虽然大但时间短,能躲就躲了,不能躲的时候,在雨中行走有没有伞也是一个效果。

    就和非洲人再热不扇扇子一样:持续的接近30度高温,你总不能整天价摇扇不止吧?再说即使淋雨也无所损失,太阳一晒完好如初,不留痕迹,这样伞也就剩下在庭院里短距离应急的作用了。

    大雨刚来临时农庄里、街道上、公路两旁的小摊等一样慌乱不堪、人仰马翻的,该收起来的要收起来,该遮盖的要遮盖上。

    不一样的是,路上的一群人,他们在面对大雨时更为沉静,照旧安闲的行走。林锐和他的队员们就在这雨中行走。

    林锐抬头看看天空,不时用手抹抹脸上的雨珠,水淋在他的身上反而有一种炎热中暂时得到清凉的惬意。还没有到动手的时候,他就这样安静地漫步走着,绝不显现出因怕误事而着急的心态。

    曼特贝拉水电站就在两个路口之外,他们身上宽大的雨衣下,是武器和**。大雨给了他们很好的机会,守卫们有些也在避雨,缩在房檐下相互交谈,并没有注意到,走在路边的这几个人。大雨给了他们很好的掩护,稍微离得远些就有些视界不清了。

    “别走大门,那里人多眼杂。跟我走,在靠近东面的地方有一道围墙,很容易翻越。”维塔克低着头,小声地道。

    林锐点点头,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身后的人跟上自己。他们随着维塔克拐进两栋破旧的民房之间的狭小通道,绕到了后方。两三米高的墙对他们而言,几乎构不成什么障碍。

    即便是身上的武器装备和,几个人分别背负的十公斤**,加起来来的重量,也远远低于他们受训时负重行军的重量。林锐和伊万依然是打头阵,他和伊万无声无息地翻过墙,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周围。然后轻轻用手在通讯耳机上敲了一下。

    这是一个安全信号。其他人得到信号之后纷纷从墙后翻越了过来。

    “我开道。伊万,秦奋和维塔克,你们三个带着**的跟着我。其余人掩护断后。”林锐沉声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开火。过早暴露,对我们而言就意味着失败。”

    “明白。”将岸点点头。

    “最好等等,现在是七点四十分。再等五分钟,前面的岗哨正好换班。我们躲在这里,等换班的人经过之后再行动,可以避免换班的人发现。”维塔克低声道。

    林锐点点头,他的脸色一变,俯身将自己隐藏在墙角的废旧油桶后面,“他们已经来了。”远处几个黑人守卫人员在雨中一路小跑过来。

    其余队员也都警觉地避在了林锐的身后,大雨之中,这几个换岗的黑人守卫根本没有朝这里多看一眼,而是直接走了过去。不以一会儿,另一批黑人走出来,看来是已经完成了岗哨的交接。

    根据维塔克的计算,这些守卫是一个半小时换一次哨。这批人回去之后,就意味着一个半小时之内不会再有人经过这里,尤其是在这样的大雨之中。

    林锐站了起来,头上的鸭舌帽将他的容貌几乎完全遮住了,就算走在他身边所看见的,也只是他那冷酷的侧脸而已。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身后的那些队员们招了招手,队员们早已是做好了准备,第一时间跟上了他的脚步。

    那刚才换岗的几个黑人大汉,看到有人走近。有些迟疑地走上了前来,其中有一名黑人大汉更是直接走至了林锐的面前,然后直接向他下令道:“什么人,如果不想死的话,给我站住。”

    在说话的同时,黑人大汉将手中的ak47步枪举了起来,,正对准了林锐。这黑人大汉在这方面显然是极有经验,而且手段也是十分的老道。他的动作十分的隐蔽,而且快捷,瞬间就完成了据枪的动作。

    看着对方手中的枪,林锐并没有任何一丝意外之色,而是很坦然地抬起了头。

    他的坦然态度反而倒让那几个守卫有些意外,摸不清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只是皱眉道,“你们是谁,要去哪里?”

    见着林锐没有动静,黑人大汉再一次向林锐怒斥了一声。

    而他的手指已经是紧锁于板机处,可以看的出来,只要林锐不报上名号或者反抗的话,他绝对会开枪的。对于开枪他们这些亡命徒可从来不需要顾忌什么。

    林锐,在对方说话的同时,他的的左脚忽然向后拉了一些。很微弱的一个动作,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知道林锐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几乎就是刹那之间,一股冰冷的杀意已然是在林锐的眼神之间的闪现。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林锐忽然动了。他刚才的微微后撤,是为了快速突进而积蓄力量。一个箭步,林锐的身形就像是闪电一般,朝着那个黑人的左侧横移而去。

    那个持枪的黑人守卫反应毕竟还是慢了半拍,他只能第一时间将枪口朝着林锐转过去。

    而在下一刻,他便感觉眼前一黑,一个黑色的人影仿佛就像是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视线只是在短短不到零点一秒的聚焦之后,他已然是看清了林锐鸭舌帽下的脸庞。他想开枪,却已经晚了一步,因为林锐的手掌就如同铁锤一般重重砸在了他的颈部。

    那个守卫的整个脸瞬间发紫,所有的反抗几乎瞬间被击溃。颈椎是人体的神经中枢,再加上林锐那恐怖的力量,和准确的击打位置。足以在一瞬间摧毁他的所有行动力,在林锐的面前,这个黑人守卫根本就没有半分的反抗之力。

    另外两个守卫还未反应过来。林锐已经进步贴近了他们,顺势抽出匕首划开了他们的咽喉。林锐的速度太快了,特别是刚才一个箭步的瞬间爆发力加速,更是快的惊人。徒手一击之后,立刻用军刺搏杀。三个守卫几乎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