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最终毁灭 第24章 关节脱位法
作者:爬行的小说      更新:2015-09-09
    实验了一整天,林渊赶忙给宁次屋子里收拾了一下,怕这位主一回来就打自己。〔医妃来袭:冰山帝王的宠妻〕虽说他已经研究出怎么让皮肤硬化的办法,但是也耐不住宁次的拳头不是?

    没办法,他正面打斗的经验实在太弱。根本就不是宁次的对手。

    收拾好屋子后,林渊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他用手托着下巴,决定给自己的招数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但仔细的想了想,他又放弃了。

    这是日向宁次的父亲,日向日差的研究成果。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已经研究出大半,如果不是死的太过仓促,可能这招都会被宗家归于柔拳奥义。

    现在他摘了果子,还占了名字,是不是太掉分了?

    林渊想了想,决定就把这招叫做“日差·关节脱位法”以此来纪念那个死的瞑目,但死的憋屈的长辈。

    日差·关节脱位法,包括使用查克拉让全身关节脱位,以及用查克拉硬化皮肤。

    这两个部分,组成了这套战法。

    林渊也想过把这个体术写进宁次笔记里面,但是他考虑了再三,还是选择放弃。

    他怕宁次知道自己偷看了他的东西,又怕宁次脑袋一抽把这方法上交给宗家。

    只能等将来,他找到解除笼中鸟咒印方法之后,在教给宁次。

    到时候他解除了笼中鸟咒印,势必会被宗家视为日向一族的叛徒,以及灾祸的根源。

    而那个时候,如果木叶没有选择保护他,那么日向一族就会以全族之力追杀他一人,直至死去。

    如果真做到那个地步,他就没有回头路走了。〔草根混江湖

    闲着没事,林渊回房拿了几本书看。他一直认为,作为一个坏人,他必须要提高自己的修养。

    这句话不知道是从哪看的,但林渊觉得很有道理。

    不知不觉,窗外的天空已经呈现昏黄。

    林渊合上书,他翘着腿看向外边。如果他猜的不错,宁次应该就快要回来了。既然回来了,那就让宁次吃泡面吧?

    他现在要吃烧烤了。

    林渊站起身,去厨房里取出昨天腌制好的鸟。

    他去院子里点好火,然后优哉游哉的烤着吃。等宁次回来。看他不馋死宁次。

    十几分钟过后,宁次总算在林渊期盼的目光中回到家里。林渊得意的仰起头,用自己最潇洒的姿势,吃着烧烤。

    并且一边吧唧吧唧嘴说道“哎呀,真是美味啊。”

    宁次奇怪的看着林渊,问道“你脸不疼了吗?”

    林渊被烤肉呛着了“不疼,烤肉这么好吃,我还疼什么?”

    “既然不疼,那明天就去上学。”宁次丢下一句,就背着书包回屋了。

    林渊冲宁次的背影龇牙咧嘴,不爽到了极点。但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他总不能上去和宁次打起来是吧?

    上学?

    好吧,他明天去上学。

    林渊贱兮兮的笑了起来,他想起班级里那个邪恶卑鄙无耻欺骗自己感情的宇智波,决定明天上课要好好的报复回来。

    第二天,林渊早早的就起了床。

    他感觉两边肩膀隐隐作痛,脱下睡衣一看,发现肩膀上红肿起来。这是昨天练习关节脱臼法留下的后遗症。

    不过以忍者的恢复能力,很快他就能让身体适应。

    但是这也让林渊警觉起来,在他身体没有发育成熟的时候,不能在使用这个脱臼法了。否则他的身体会严重畸形。

    来到客厅,林渊选择了宁次最喜欢的海鲜味桶面,又给自己来了袋牛肉面。他泡好之后,宁次就踩着点下来了。

    忍着想要吐的冲动,林渊皱眉吃掉泡面。

    宁次一边吃着,一边说道“我一会儿做个便当给你带着吧?”

    “鬼才要吃!”林渊小声说道,他见宁次疑惑的看着自己,连忙挥手解释道“好,好呀!如果中午饭是宁次做的话,我下午上课一定会精神百倍的!”

    很不情愿的把宁次做好的便当塞进书包里面。林渊感觉自己走路都是在摇晃,他很快赶到学校。

    一开门,林渊就比划了一个剪刀手的姿势,卖萌道“大家早上好呀!我又回来了。”

    小佐助叹了口气,他无力的用手上的书挡住自己的脸,努力不去看外面门口的人。昨天他还庆幸这家伙请假来着,没想到才不过一天,这个人又回来了。

    怎么就不多玩两天呢?

    林渊来到座位前,佐助很不情愿的给林渊让开路。

    林渊一个闪身挤了进去,把书包放进课桌,对旁边的人说道“我刚才看见外面的课程表了,今天下午会有一场实战对练。到时候我们作为同桌,不如就一块玩玩吧?”

    佐助道“好吧,不过你得轻点。”

    林渊嘿嘿一笑,没有说话。看他到时候不打死他的?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就到了中午。

    林渊拿起盒饭看了半天,隔着盒子他都能闻见里面的味道,一定是和海水一样咸。要不然就和蜂蜜一样腻。

    不管怎么样,他是不打算吃下去的。因为世界上用毒药当中调味料的,只有日向宁次一人。

    林渊扭头看了半天,发现教室里的人都出去吃饭了。

    他仔细的瞅了瞅,见佐助出去买东西,就手疾眼快的把自己盒饭里的菜,和对方盒饭里的菜换了几样。

    心想:老子走的就是暗杀之路,不折手段就是取胜方法。鬼才会和你光明正大的决斗。趁比试还未开始,毒死你就是王道!

    佐助回来之后,看见盒饭里多了几样没有见过,但好像确实是菜的菜。犹豫着,用筷子夹起一样放进嘴里。

    林渊在旁边幸灾乐祸,小样,就算你不晕过去,下午比试也一定会影响水平发挥。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胆敢背叛他纯洁的友谊,就要付出比那还要高昂的代价!

    而且,因为佐助吃的是食物,就算去医院里检查,最多也就是个食物中毒。根本不会有下药的痕迹。

    林渊从未这么感谢过宁次糟糕的厨艺。

    “1。2。3。倒了!”林渊打了个响指,佐助应声而倒,摔在了旁边的走道里。

    他左看右看,见四周没人,连忙把佐助扶正,让这死卖萌的家伙摆了个睡觉的姿势趴在课桌上面。

    然后他就拿起佐助的盒饭,把那几样放进去的菜挑到一边,胡吃海塞起来。

    在然后,林渊就瞪着两眼睛趴在桌子上了。

    这心机婊,竟然在盒饭里下**!

    世界上有那个小孩上学的时候会带**!纳,就是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