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最终毁灭 第7章 围观
作者:爬行的小说      更新:2015-09-06
    ?休息好后,林渊离开原地。〔女神炼成史

    因为思想成熟的缘故,他特意将自己停下来的痕迹一一清除。然后又欺负人般的跟踪着其他小孩行走间留下的痕迹进行追踪。

    能偷袭得手的,林渊就上去搞定。搞不定的他就转身逃走。

    一来二去,竟是在这个区域混的风生水起。哪怕没有遇见过林渊的人,也都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这个对手擅于偷袭。

    和林渊有过一次交手的日向雪晴,也仿佛有着和林渊相同的默契。两人都在刻意的将进入木桩区域的人赶向外面。算计着等外面的人打的精疲力尽之后,在出去摘取胜利果实。

    在这之间,两人又再次相遇过一次。林渊的偷袭没有得手,便转身逃开。惹的女孩咬牙切齿,因为那个人与其说是偷袭,还不如说是过来占便宜!

    虽说打斗之中身体碰撞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她怎么都觉得,那个家伙是故意用手碰她的敏感部位,然后就装作很遗憾的逃开。

    不管怎么说,两人在这场测试中都接下了梁子。只等最后的时刻,在进行一场生死相搏。

    站在一根稍矮的木桩上面,林渊衣服被风吹的鼓起,呼呼作响。

    他遥遥向女孩的背影看去,心里想到:进入忍者学校的名额只有三个,这场测试却有着二十三人。虽说已经过了十几分钟,有大部分人淘汰出场。但留下来的人,肯定都会更强。

    这个强,指的不是佩恩那类对手。

    而是现阶段,他们这个年龄来说。留下的人都会很强。

    林渊从小就接受家族训练,那些人同样如此。或许因为个人擅长的方向不同,实力有所高低偏差。但是决定胜负关键的,可不是学到了多少东西。〔特工姐妹闹古代

    领悟能力,战斗才情。

    即时发挥,即时创造,即时改变。

    种种因素,决定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除这些以外,还有体能,敏捷,都将决定谁能坚持最后,谁能利用自己的智慧扬长避短,谁就有可能获得最终胜利。

    林渊觉醒前世的记忆时间太短,还来不及专门训练某项技能。他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拿到三分的成绩,大多依靠的还是成熟的思维能力,以及审时度势的大局观。

    不看轻对手,哪怕是一个小孩子也同样被林渊记在心上。必要时刻,还会无视自己前世的经历,只把自己当做小孩子来耍无赖。

    打开白眼,林渊的视力瞬间扩散至小半块训练场,将这个范围的所有物体,人类,都记在心上。然后关掉白眼,沉默不语。

    木桩区域的人,已经只剩下他和那个日向雪晴。

    他们都没有在进行任何行动,而是留下来养精蓄锐。只等外面的混战出现结果,才出去摘取胜利果实。

    日向宁次艰难的避开对手的攻击,他反掌之间以刁钻手法将对方击飞在地。以特殊视角,他看到在训练场另一边,同样有一个毫发无损人,正在与另外三个人相互混战。

    但明显的是,那个人正处于被人围攻的状态。

    心下骇然之间,宁次不禁想到:这就是家族的底蕴了吗?

    在外面,在别人的夸耀中。他以为自己是和父亲一样的体术天才。但如今,走进家族内部训练所,他这才知道。以前的他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

    比起这些从出生开始就在此修炼的人。

    他一直生活在相当舒适的环境。虽然同样是分家之人,但因为父亲的关系,他的地位相当之高,几乎只在宗家之下。

    想到此,宁次不禁感到耻辱,对曾经的自己感到羞愧。掌法舞动间,因为情绪变化,显得杂乱无章。

    一个人瞎舞了一段时间。

    宁次停下了后,他看见周围同龄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小脸不禁一红。

    然后转而猛然惊醒:他钢铁一般的意志竟然如此动摇起来,莫非是因为接触了那个人的缘故?果然,他已经被传染了某种不知名的病了吗!难道今后他也会变的很笨?

    不要啊!

    宁次咬牙,扭头恶狠狠的看向木桩区域,心想:去他妹的僚机吧,等那家伙出来后,他第一个大义灭亲!为日向家族的今后,铲除这个病祸源头!

    时间一秒秒前进,快的让人招架不住,就已经到了快要收尾的阶段。落日余晖仿佛燃烧起来,绚烂如火。训练场中又好像结束后的战场般,显得凄凉。

    时至当下,二十三名竞争者中,终于出现了最后的选手!

    日向宁次,日向神风,日向雪晴,日向明亮!这几位都是家族的未来啊!

    日向青田内心激动不已的感慨道。

    甚至在看到日向神风那个脑袋有病的小屁孩时,心情也好了不少。但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小鬼到底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作为教官,却很清楚这个孩子的实力。

    想不明白,青田向旁边的老者说道“他们都是日向一族的新生天才,各个方面而言都很优秀。不知您看中了哪一位?”

    团藏擦亮着眼睛,嘴里却说道“不急,这不是还没分出个胜负吗?他们当中有四人,进入忍者学校的名额却有三个。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自己的战斗还未结束。”

    日向青田微微直起上身,默默的祈祷道:但愿团藏老头眼睛瞎了,能选上日向神风。否则这几个少年人,失去那一个都是家族莫大的损失。

    正在他们观望着,旁边却走来一队白衣人。

    日向家族,都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就好像他们很宝贵自己的眼睛一样。

    日向青田回头望去,发现是家族族长,于是连忙行礼。正打算多说两句的时候,忽然发现族长身边站着一个年幼的女孩。

    女孩黑色齐耳短发,性格腼腆柔弱,正用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族长的衣袖。

    日向青田想到:这就是几个月前被云忍绑架的雏田小姐了吧?用日向一族的超级天才,去换取一个性格柔弱毫无用处的人,恐怕此时此刻,族长的内心在伤痛的同时,也对自己的决定后悔不已。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宗家的命,就是比分家的值钱!

    哪怕那个分家,很有可能是振兴这个家族的超级天才!

    失去了自己的哥哥,却得到了自己的女儿。日向日足此刻,对雏田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为了避免今后会越发厌恶,他这次决定将这个女儿送到忍者学校当中。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省的徒增烦恼。

    日向日足来后,首先和团藏客套了两句,并解释咒印解除仪式已经准备就绪。问团藏是否看中了那位族人。

    团藏并没答话,而是把目光投到训练场中。

    小雏田也好奇的踮着脚尖,睁大眼睛看着。

    几个与她同龄的少年少女。其中有一个人最吸引她的注意力,黑色及腰长发,白色宽大武服,然后……雏田就睁大了眼睛,他们到底谁是哥哥,谁是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