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的勇士 第四章 阴兵借道
作者:六划先生的小说      更新:2018-12-26
    “阴兵借道?琉侍卫长,阴兵借道是什么玩意儿?”屠虎皱眉询问。

    我当年跟随宁儿公主去“秀丽仙谷”学艺时,曾经听师门长辈提起过有关阴兵借道的秘辛,相传每逢阳间大乱,就会引发世间生灵涂炭,

    因为阳间死去的冤魂太多,为了避免那些冤魂变成厉鬼,掌管阴间的幽冥阎君便会派遣“鬼差军”去阳间拘拿魂魄,阴兵只在夜间行军,且阴气极重,凡人根本不能沾染丝毫。

    大路迢迢,行军之际难免会遇到阳间凡人,为了避免自身阴气伤及无辜,当阴兵行军遇到阳间之人通路时,带队的鬼君便下令先头鬼兵显现身形,示意借道先行,阳人避让。

    阴兵借道时,阳间之人须得止步避让,低头闭目,万不可偷窥阴兵,一旦偷窥,阴兵便会收其性命,使其尸骨全无,魂魄被拘,将其纳入阴兵之列,永生永世为冥界鬼卒。

    大多人看到阴兵借道便会退开避让,可有些人自持倨傲,不予理会阴兵,喜欢挡住道路不肯让行。由于阴兵只在夜里行军,为了不耽误时间,所以每逢遇到不肯避让之人时,鬼君便让阴兵收了对方。”

    “有这种事情?”屠虎皱起眉头。

    “将军,此事颇为诡异,末将也曾听过阴兵借道,生人避让的传闻,我觉得咱们应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不?咱们下马避让一番?”柳寻安抱拳请示。

    “阴兵借道,生人避让!”

    低语了一句,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威风凛凛的军队,屠虎转过头,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丝不屑,冷哼了一声,他取出自己的兵刃,高呼道:“传令下去,击鼓备战,若对面军队继续前行,格杀勿论!”

    ……

    “咚咚咚咚……”战鼓轰鸣。

    “冲锋……”杀伐呼啸。

    “杀……”喊声震天。

    凌侠正在庙里睡觉,忽然听到山下传来一阵阵喧杂声,当他起身走出破庙向下观察时,却又什么都没有了,山坳下面变得清静无声,之前见过的那些火把也都没有了。

    “奇怪了?哪来的声音呢?难道是我睡毛愣了?”嘀咕了一句,去墙角解了个小手,接着,他回庙里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凌侠练完拳脚便提着水桶去山下打水,当他走到山脚下的溪水边时,看到那里蹲着一个女孩,女孩蓬头垢面,穿的破破烂烂,一身浅白色长衫,衣服上有许多血渍,此时,她正盯着溪水观看什么?

    “瞅什么呢?”虽然晕血,但凌侠依旧好奇的凑了上去。

    “瞅小鱼鱼,这里有好多小鱼鱼。”女孩也不认生,听到凌侠的话,她抬头看着凌侠,用手指着水里的鱼傻笑。

    女孩抬起头后,凌侠这才看清她的容貌,女孩约十七八岁,虽然发丝凌乱,衣着邋遢,但却生的国色天香、柳眉杏眼、肌肤如玉、鼻梁挺拔、明眸皓齿、清纯娇艳、尤其是她微笑时露着两个酒窝,既可爱又俏皮,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女孩左脸有块巴掌大的胎记,稍稍有些影响美观。

    “你是哪家的姑娘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凌侠看得出来,女孩的脑子好像有点问题?所以他打听女孩的来历,想把她送回家去。

    可不论凌侠如何询问,女孩却始终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除了看水里的小鱼,就是冲着凌侠傻笑。见自己问不出个所以然,凌侠也爱莫能助,他把两个木桶打满水,便往山上的破庙走。

    没想到女孩竟然赖上凌侠了,他去上面,女孩也去上面。他转弯绕远,女孩也跟着转弯,就连凌侠跑到树林里上厕所,女孩也紧紧跟着。

    回到山上破庙,凌侠喘了几口粗气,用布擦了擦汗,转头看向女孩,他惊讶的发现女孩气息均匀,呼吸丝毫不乱,望着正朝着自己嘿嘿傻笑的女孩,凌侠想了想,他拿出一块干粮,指着那尊装满水的石缸,哄骗女孩举起来。

    女孩或许是饿了,看到有干粮吃,她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水缸旁,单手轻轻一提,朝空中一抛,接着便用手举起了石缸,左手举了一会儿,女孩又抛到右手,抛掷时,缸里的水仿佛被某种力量封住一般,丝毫不往外泄,就这样,数百斤重的石缸仿佛皮球一般被女孩抛着玩。

    “行了,行了,快放下吧,别伤着自己。”让女孩把水缸放下,给了女孩一块干粮,看着正狼吞虎咽的女孩,凌侠心中啧啧好奇,思量女孩是何来历?

    凌侠身为现代人,根本没有古人的那种思想,更不避讳男女有别,见女孩疯疯癫癫的,他担心女孩一个人出去会遇到危险,就打算把她留在庙里。

    若是女孩的家人来找,便将女孩还给对方,如若无人问津,他就暂时照顾着女孩,顺便跟女孩学点功夫,他看出来了,女孩虽然精神有问题,但武功却比他高明许多。

    问了几遍女孩的姓名,可是女孩只知道傻笑,根本不懂得回答,凌侠找了找女孩的随身物件,没有发现能够证明她身份的物品。

    见女孩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凌侠便帮她起了一个名字,他见女孩肌肤如雪,光泽似玉,便叫女孩凌白玉。对外声称是自己的妹子。

    凌侠抓了两只野兔,去山下猎户家里换了几件女人的衣服,准备返回时,他听到几个猎户窃窃私语,上前一问,对方告诉他,昨天夜里,山下发生了阴兵借道事件,因为不敬鬼神,朝廷的一千名禁军骑兵,全被阴兵拘走了,阴兵过后,片甲未留。

    此事震动了整个琳琅疆,疆域总督正朝飞凤岭赶来,省巡抚衙门发出布告,十日内查清此事。河道府衙门征调十县捕快,齐赴飞凤岭查案,崇鞍县令易世荣派出了县衙的全部捕快、衙役、差役,目前已经封锁了整个飞凤岭。

    巡抚大人已经下令,责令河道府衙门十日内侦破案件,如果逾期未破案,知府免职查办。

    河道府知府不敢怠慢,随即签发令状,命崇鞍县令易世荣七日内查清内情,如若七日之内无法结案,县令革职问罪。

    接到命令后,命崇鞍县令易世荣唏嘘了一句“若不破案,此案最后看来要由本县令顶雷背锅了。”随后,易世荣带领县衙的所有人手去现场查案。

    回到庙里,凌侠烧了些热水,打发凌白玉去里面洗澡,而他则拿着那些沾满血渍的衣服走到庙口,触手一摸,凌侠这才发现,凌白玉这身衣服竟然是用锦缎丝绸材料做的。

    料面上绣着云纹,绣工十分精巧,袖口处还绣着一朵牡丹花,图案绣的惟妙惟肖,巧夺天工。凌侠从小就怕血,他原本打算把手中的血衣埋掉,但想了想,又将血衣叠好藏了起来。

    凌白玉洗完澡,凌侠让她换上衣服,看着傻兮兮的丫头,他叹了口气,耐心的帮她扎了一条马尾辫,这么一收拾,凌白玉看上去利索多了,望着白玉脸颊上那块巴掌大的红色胎记,凌侠眼中露出一丝怜惜,不过他丝毫不以为意,根本没有嫌弃的意思。

    凌侠二人刚刚收拾好,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杂声,一伙衙役捕快进入院子搜寻什么,看到二人后,对方围过来盘问,被那些人一围,白玉吓得直缩头,紧紧抓住凌侠的手臂,怯生生的看着那些个捕快。

    轻轻拍了拍白玉的手臂,凌侠站到前面应对捕快们的盘问,把他和白玉的关系?自己的来历?为何在山顶居住?昨晚有没有发现可疑现象?通通回答了一遍。

    凌侠是警察出身,对于讯问和询问的套路,他上警校时就研究透了,因此捕快们虽然问的细致,但凌侠答的滴水不漏,盘问了一会儿,又搜查了一遍,捕快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之后,他们便示意凌侠二人下山,说县令大人要亲自审讯附近的山民和猎户。

    当凌侠二人来到山下空地时,此处已经聚集了数百名村民,村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这些人都是飞凤岭周围的山民和猎户,他们此刻全都被集中在了一起。

    村民对面站着数十名差役和近千名捕快,那些捕快都是被知府衙门从附近十个县衙征调而来的,在那些捕快前面,站着一名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大汉,这是崇鞍县衙的捕头李明理,李明理正恶狠狠的盯着那些山民和猎户打量。

    正在这时,一名身穿红色官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这人约么四十岁许,身形消瘦,吊三角眼、塌扁鼻梁、倒八字胡、薄唇歪嘴,一脸的昏庸无能之相。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崇鞍县衙的县令易世荣,正七品官职。

    易世荣身旁跟着一名中年书生,那人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走路之时摇头晃脑,一副饱学之士的派头,这是易世荣的师爷李善后。除了这二人之外,县衙的县丞和典簿等官吏也都来到了飞凤岭,看样子,整个崇鞍县衙的人全都出动了。

    来到人群前面,易世荣没有啰嗦,直接切入主题,简单讲了讲案情,讲完,他问大家有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如果有人能够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他会重赏对方,从九品仓吏、五十亩良田,一千枚银币,线索提供者可以任选其一。

    听到这么重的奖赏,人群中顿时引起一起骚动,过了片刻,不断的有人站出来检举线索,看到这幅局面,凌侠心中顿时一沉,暗道“糟糕。”

    果然,不一会儿,一名猎户走到易世荣面前,用手指着凌侠,对易世荣说:“县令大人,我检举此人,他有问题。”“懦弱的勇士”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