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6章 246另一种报复2
作者:豌豆荚8号的小说      更新:2018-05-24
    246另一种报复2

    让了自己现在获得眼前快活,这才是柳青诗想要的。

    让了自己眼前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复,应有的责任付出,付出那些他并不愿意付出的那一切,柳青诗才感觉这种报复,也是不错。

    当一个男人失去了所有的所有的一切,他还能够拥有些什么?

    这种的抱负难难道不是痛彻心扉?柳青诗就不相信,当自己这样报复了以后,南宫契怀里的女人还会对他爱慕如初。

    柳青诗当然是不相信的,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圣人。

    何况柳青诗对南宫契再清楚不过。

    其实柳絮惜也是个傻女人,爱了南宫契这么多年,可是结果,其实在柳青诗看来,也没有得到什么。

    一会儿日子过的看上去真心是不错,一会儿又从天堂跌到了谷底,起起伏伏来来回回几次三翻,柳青诗认为这样的日子是这男人对自己不忠的最好的直接报复。

    柳青诗认为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给一个女人的安定的安稳的生活,这种生活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糟糕透顶。

    何况不要怪柳青诗看破一切,只是南宫契对柳絮惜,柳青诗怎么都看不出有多少的爱慕。

    虽然此时此刻南宫契还抱着柳絮惜,可是那又如何呢?

    抱着难道就代表爱,抱着难道就代表了会对她照顾一生一世?

    不要说这些,只有在诗歌里看到的事,还有话本里的事,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的。

    奇幻的世界永远不可能给真实的世界敞开大门,这是两个对立的,两个互相不可能融合在一起的世界。

    柳青诗说完这话,直接就看向了对面站着的南宫契。

    南宫契还是一如当初站在那里,嘴角微微扯动。

    肆意的嘴角,此时此刻带着一抹邪肆的笑。

    柳青诗怎么看都感觉这一抹的笑,带着那么的怪异,那么的僵硬,那么的不自然。

    这男人当然是不会愿意答应自己这样的要求的,不会答应自己开出了这么多无理的条件,这么无理的要求。

    这要求柳青诗听着自己都感觉是不可能实现的,可是自己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可柳青诗认为自己开出这样的条件,这样的要求,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

    南宫契鸠占鹊巢这么多年,把自己赶出了柳府,赶出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这么多年让我自己在外面漂泊,用了这么多年,可是结果自己还是饿死在街头。

    虽然这当中可能也参与了自己的一点点的没用,可是那又如何?南宫契毕竟是做了这样的事情。

    南宫契看了一眼柳青诗,在柳青诗挑衅的眼眸之下,南宫契点了点头,居然答应。

    柳青诗恍然间就没弄明白。

    这个男人可真是有点搞笑了,居然同意了,原本自己以为肯定是要闹上一闹,可是这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同意了。

    当然他只是点头,柳青诗要的可不只是点头,柳青诗要的可是实惠。

    “那现在东西是给,还是不给呢?点头代表的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柳青诗话里的意思很明白,现在就同意的话,现在就给吧。

    可是没有想到南宫契答应的非常爽快,南宫契就在柳青诗面前,把所有的身上储物戒指,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都通通的放到了柳青诗的面前。

    所有的一下子的金银财宝也好,还有那些从来没见过的魔族里面的法器也好。

    柳青诗没有想到这男人可真是够下血本。

    “好,既然你这么的痛快,那我也拿得痛快些好了。”

    柳青诗说完这话,就让了身旁的小灰和小董快点把东西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自己的钱财,一般来说都是交给这两个小家伙管理的,然后再由这两个小家伙交给自己儿子柳多多管理。

    也就是此时此刻,柳青诗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了儿子去管理。

    这些原本柳青诗也不在乎,只不过是自己根本就不想看着南宫契过得这么好,既然拿过来给自己,自己就要,为什么不要?

    南宫契也给出了这些年的柳青诗心心念念要的东西,然后南宫契看向了柳青诗,询问柳青诗可是够?

    柳青诗告诉南宫契,如果她还有的话当然自己还要,可是南宫契也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柳青诗也没有纠结于这一些了。柳青诗看了看南宫契,然后让南宫契离开这里。

    南宫契当然知道这个女人是说话不会算话的。

    只不过是当这男人同意给这女人所有的一切的时候,当自己愿意给的时候,代表的只是自己想要赎罪,代表的只是自己想要对过去的一切的事情赎罪而已。

    现在此时此刻的柳青诗,或许只是感觉到了一点点,但是南宫契知道这女人也只是过眼云烟,会忘了所有的自己对她的好,只不过是会记住对她的不好而已。

    南宫契难道还不了解眼前的这个女人吗?

    这个女人现实,这女人市侩,之前这个女人身上这些毛病都没有,不过是跟着那个冥熙玄以后,冥熙玄所谓的宠她爱她,就是把所有的一切给这个女人,然后让这女人养成了这个坏毛病。

    不过对于此时此刻的南宫契来说,这些自己也不会去纠结。

    因为对于南宫契来说,所有的付出都是自己愿意的,自己愿意给的。

    南宫契都不会去后悔,他愿意把这所有的一切给自己的儿子,哪怕这个儿子不会认自己永远也不会认自己。

    南宫契的视线看向了柳青诗身旁站立的儿子,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说过话,当然在自己面前,这个儿子一向都是少言寡语,不会多说一句话。

    这个儿子其实南宫契也知道,被柳青诗其实养得很好,懂事乖巧,听他娘亲的话,孝顺他娘亲,他娘亲要些什么,这个儿子就会给些什么。

    虽然可能有些事情做不到,但是南宫契也早就打听过这儿子,烧饭烧菜都会,只因这个儿子想给自己娘亲做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