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8章 197南宫契又出现2
作者:豌豆荚8号的小说      更新:2018-05-14
    198南宫契又出现2

    可是柳青诗再又如何生气?这个人在柳青诗此时此刻看来,真的是很恐怖。

    她都害怕了!

    柳青诗瑟缩着躲到了冥熙玄的身后,冥鸿宇他们眼睛露出要把南宫契给剁了的眼神。

    “他什么时候跟着我们来到了铜陵山庄?什么时候跟着我去了空间?什么时候跟着我穿越了位面我都不知道!直到我在另外一个时空看到了他……”

    柳青诗简简单单的解释了一遍,但这所有的一些事,让所有人都感觉南宫契现在神乎其神了,近乎是有些妖孽,这种事情也只有妖孽才能够做到吧。

    “怎么会?怎么会跟着你到铜陵山庄来的?铜陵山庄是有禁制的,没有得到允许的人根本就进不来。”

    这话是冥鸿宇说的。

    柳青诗心说是呀,自己的空间,如果没有得到自己的允许的话,也是进不去的!

    可是这家伙就是进去了!

    而且问题严重,他还跟着自己去了,另外一个位面!

    这么一个重要的事情,现在修仙界谁都不知道他们铜陵山庄有这么一个空间的存在,而且还可以穿越到另外一个位面世界。

    现在好了,被这个南宫契部都知道了,部都掌握了去了。

    此时此刻你再看南宫契这眼神,哪里还有之前的那般的小心谨慎!

    之前南宫契失去所有的修为的时候,这南宫契心里面,那还是很紧张很小心的。

    此时此刻根本就再也看不到。

    柳青诗再想想之前自己对南宫契的所作所为,可能会引起这南宫契的报复。

    冥熙玄认为柳青诗想多了,不就是一个人跟着你去了另外一个位面,不就是知道了一个空间吗?

    虽然这空间冥熙玄同样也不想让了南宫契知道,可是既然知道了,就有知道的办法。

    冥熙玄把柳青诗拉到身后,让她站自己远一点,冥熙玄要做什么,柳青诗当然是不知道。

    但是冥熙玄此时此刻的眼神诉说着他要做些什么。

    冥熙玄的眼神非常的清晰明了。

    南宫契此时此刻,脸上带着笑意道:

    “我还真是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你们铜陵山庄娶了这样一个我之前曾赶出家门的女人。如果我说我后悔了呢,如果我说你们的婚姻根本就是一场笑话呢?”

    柳青诗怒了,这男人还真是有脸说,这男人还真是敢说要不要脸呢?

    难道还不知道?

    南宫契死的时候说这个话代表是什么意思?

    就是后悔了呗,后悔他把自己赶出家门,后悔吸食了自己的血液修为。

    可是那又如何?

    这世上哪里有后悔药可以买?

    对于你之前做过的任何的事情,怎么可能说后悔,我就原谅你!

    柳青诗异常坚定,对于之前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任何的一个人,柳青诗只要知道,就成了,然后她会报复。

    后果是什么?那还用说吗?没有一个人有好果子吃。

    “你们如此好奇,我为什么能够跟着柳青诗,随着柳青诗到任何地方而你们却没有发现吗?你们是好奇这个吗?”

    南宫契的话,一字一句清晰的烙在每个人的心中,当然大家非常的好奇这一点,但是你会老实交代吗?

    几乎是同时大家心里都冒出了这几个字,都表示非常的怀疑。

    这个南宫契会老实的交代吗?呵呵……

    既然如此,南宫契的话就是废话,屁话。

    所以此时此刻,大家的视线都又集中到了柳青诗身上。

    柳青诗此时此刻已经没有那么愤怒了,柳青诗抓着冥熙玄的手紧紧的抓着,就好像一个快要溺死的人抓着一块浮木一般。

    谁也没有柳青诗此时此刻来的内心感觉恐怖,自己做任何的事情,对与柳青诗来说,她都是非常的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而且肯定周围是安的,她会做。

    可是对于这个南宫契柳青诗现在能够说什么?

    南宫契到底想要干什么?

    南宫契是不是想要把自己逼疯?

    南宫契到底是为什么死不了?

    只是去了趟阎王殿后就死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个男人自己早就和他一刀两断。

    其实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当南宫契没有跟着自己来到铜陵山庄,进了自己的空间,又跟着自己去到位面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柳青诗非常的清楚一点,自己已经渐渐的把南宫契给抛到九霄云外了。

    她已经准备好和冥熙玄开始真正的属于他们两人的新生活。

    可是这男人又一次纠缠上自己,而且在自己如此不知情的情况之下。

    这种的被动让柳青诗已经无法言说内心此时此刻有多少愤怒,多少恐惧。

    为什么自己就摆脱不了这个男人?

    为什么自己到死都是不能够把这个男人杀死?

    即使自己当着儿子面,一刀又一刀的捅向这个男人,可是这男人就是死不了。

    他现在真的是有金刚不坏之身说不上,但是他就是死不了!

    哪怕身上流干了最后一滴血,这男人就是能够再一次活过来。

    柳青诗不想再和这男人有任何的牵扯,任何的纠缠,任何一次见面。

    可是这男人现在此时此刻,就是在自己的面前,要让自己再一次举起刀吗,当然她会的,她会毫不犹豫的再一次举起刀,然后刺向这个男人,把他的身躯一剑贯穿。

    柳青诗抓着冥熙玄的手紧紧的抓着。

    冥熙玄此时此刻,就是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儿子,儿子,你可不要在你媳妇面前把他杀死,这样的话,你媳妇看到了血腥,对于你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你会如了南宫契的愿的……”

    冥鸿宇非常的清楚,这一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南宫契现在想要设计害了自己的儿子。

    自己儿子一旦是遇到这南宫契啊,简直就是失去了理智。

    冥鸿宇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儿子见不得自己家儿媳妇身边有任何的一个异性出现。

    早在年前,冥鸿宇就知道儿子的醋劲有多大。

    现在此时此刻,儿子不要发疯就好。

    冥鸿宇只是乞求这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