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72章 172跟上去
作者:豌豆荚8号的小说      更新:2018-05-14
    172跟上去

    在冥熙玄看来,这男人走了才好了,在这里多碍事啊,多碍自己的事。

    看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刹那间,冥熙玄刚才内心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沸点,可是自己还要苦苦的忍着,这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现在走了,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情。

    不过啊,冥熙玄也知道,这男人并不可能走远。是呀,如果自己还要在这里停留的话,带着自己家的小娇妻在这里停留的话,寻找释月的话,那早晚他们还会见面。

    可是如果走的话,那寻找释月的机会就部送给了这个男人。

    对于冥熙玄来说,这当然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事情,释月必须找到然后让柳青诗来种植。

    冥熙玄可咽不下这口气,或者说冥熙玄根本就不想咽下这一口气,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柳青诗想首先把释月找到,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高,即使来到了这里,但是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要有这种希望。

    第二件事情,冥熙玄希望把南宫契身边的那个女人,彻底再一次解决。

    在这里吧,很安静,是做这件事最好的地方。

    你是谁?刚才看清楚了,柳青诗并没有询问这女人的下落,为什么没有询问?

    “如果你说,你想问我为什么没有询问南宫契那个贱女人的下落,其实我可以很轻松的告诉你,南宫契身上有一颗珠子,这颗珠子是南宫契的空间储物珠,所以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女人刚才就在这颗珠子里面……”

    柳青诗说这话,看了一眼一旁的冥熙玄,冥熙玄的内心活动,其实根本就不用柳青诗去猜,因为这男人太好让了自己一眼就看明白他脸上到底在想些什么?

    南宫契和冥熙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南宫契会把内心所有的一切的喜怒哀乐,真实的情绪的表现隐藏下来。

    只要南宫契不告诉你,你根本就很难从他身上发现出任何的一丝丝的端倪。

    就比如之前的自己,直到最后南宫契要残害自己,自己才认清了南宫契。

    可是冥熙玄却不一样,在这一点上冥熙玄让柳青诗更放心。

    因为柳青诗此时此刻她根本就不想再浪费任何一丝一毫的精力去猜测一个男人内心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因为这首先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根本就是一件对于自己来说会冒很大风险的事情。

    柳青诗自认为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去猜测一个男人的内心,到底是爱你还是不爱你,这些都太过于虚幻。

    柳青诗现在更喜欢直接的。

    冥熙玄也没有和柳青诗啰嗦,直接就询问柳青诗。

    可是愿意除去这女人?

    柳青诗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柳青诗让了冥熙玄不要想太多。

    自己刚才没有询问,那是因为自己根本已经完清楚这女人在哪里。

    至于为什么不动手,因为这个女人只要在这颗珠子里面,你即使修为再高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冥熙玄听到柳青诗这样的回答,倒是很满意。

    这也解了冥熙玄的心中疑惑,让了冥熙玄对于柳青诗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再一次把这女人给除去的疑惑。

    因为南宫契他们即使想要杀都杀不死,可这女人不一样啊,这女人的修为现在早就被柳青诗给废掉,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女人已经受伤。

    在当时这种情况之下,这女人伤的可不是一般的重。

    柳青诗知道南宫契不可能随意的把这颗珠子露出来,甚至不可能让你知道这颗珠子在哪里。

    如果硬来的话,南宫契不死不休,你拿他有什么办法?

    柳青诗把这个道理和一旁的冥熙玄说了,冥熙玄听到以后只是嘿嘿的笑。

    显然现在南宫契的事情已经让了冥熙玄已经放下心来。

    “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我做事,是有我自己的做事风格。”柳青诗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

    “对呀,你做事有你做事的风格,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来这个地方,原本我就想带着你一起过来,一边是找释月,一边也想和你独处。

    毕竟在铜陵山庄有你的儿子,还有两个小家伙。

    可是现在呢,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原本一边想找释月,一边和你独处,谈谈风月,谈谈人生,可是居然在这里看到了这么碍眼的一个人,我能不生气吗?”

    柳青诗知道,这个冥熙玄只要他想说,他就能说出各种的理由来,不过这些理由也是站得住脚的,柳青诗又怎么可能去反驳了去?

    “我们现在的机会就是等着南宫契找到释月,或者我们找到释月的时候……”

    柳青诗和冥熙玄都想到了一处,到时候南宫契肯定是会投鼠忌器。任由他们开条件。

    这对于任何人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让自己高兴的事情。

    刚才柳青诗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颗珠子藏在哪里,按照南宫契的习惯这颗珠子他会贴身藏,不可能就会让你轻易的找到。

    但是,总归是会有时间的,有机会的。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南宫契难道一直会把这一颗珠子贴身藏匿在身上,然后不管珠子里面的人死活吗?

    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道理,此时此刻,柳青诗告诉了冥熙玄,如果明显冥熙玄想要做点什么的话,他们只要跟着南宫契就行。

    南宫契刚才走的那样的快速,难道他真的只是想走走而已?不!南宫契是想逃。

    虽然刚才南宫契做的并不显眼,但是柳青诗却是已经分辨出来了。

    “跟上去,我们现在就跟上去,我们现在其他的事情都不用做,在跟着他一路上,我们倒是可以轻轻松松的寻找事业,如果找得到当然是好,找不到也无所谓,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柳青诗把这说完,看向了冥熙玄。

    冥熙玄这一回终于是笑了笑,这个女人太过于狡诈多端。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可以轻轻松松的把事情给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