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47章 147解决了
作者:豌豆荚8号的小说      更新:2018-05-14
    147解决了

    南宫契不得不佩服柳青诗她的意志力可真够坚强的。自己都已经和这女人分道扬镳了呀,这女人应该再清楚不过呀,可是她为什么……

    南宫契也不是一个会胡思乱想的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他知道自己对柳青诗做的那些事情足以让了柳青诗恨自己一辈子。

    哪怕把自己千刀万剐,柳青诗对自己做着一切都应该。自己是应该承受这些痛苦的。

    “为什么这样的不死不休的缠着我,之前我们之间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南宫契站在那里,看着柳青诗,他眼里只有柳青诗。他这样死死的看着柳青诗,询问着柳青诗为什么又一次找到了自己找到了又如何?

    柳青诗应该再清楚不过,举起刀在自己身上再如何砍下去也是没有用的,因为自己根本就死不了。

    柳青诗呵呵地笑着,柳青诗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

    “南宫契,你说这话可真是好笑,我说不对付你了,我亲口说了?”

    柳青诗此时此刻眼神并没有在南宫契的脸上多停留而逝,和上次不一样,他的目光直接越过了南宫契,锁定了南宫契身后的女人柳絮惜。

    这个女人应该今天死了才对,柳青诗握紧了拳头,挥起了刀。

    能够一刀毙命,当然是好,可惜南宫契又来阻挡。

    南宫契能阻挡多长时间?

    南宫契能做到吗?

    孙晓在这时候立即冲到了柳青诗的前面,帮着柳青诗。

    “你想杀我,可别以为我是这么好杀的,你以为我是谁?”

    刚才一直沉默的柳絮惜突然的狂笑,站在那里感觉今天这一幕真是好笑,好笑透。

    “还用说吗?你不就是个魔女,魔族大战中听说你就是那个逃兵,所以……”

    柳青诗对于这个事情到倒是还不知道,孙晓此时此刻说出来的时候,柳青诗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就是这个时候,柳青诗毫不犹豫的手中的剑狠狠的向前刺去,可惜听到了剑刺入肉躯的声音看到了鲜红的血液,从剑口处猛猛的流出来。

    但是……

    “南宫契,又是你……”

    “不要杀她,我求你了。”

    这个男人为了求自己不要杀这女人,求了第二次,可惜这一回柳青诗不会同意。

    冥鸿宇一直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所有的一切在冥鸿宇挥起长剑的时候结束了,就像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就像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来过一样,时间似乎一下子都静止了。

    柳青诗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消失了,不应该说是变得血肉模糊的,在空气中蒸发掉,怎么可能一下子把一个人给蒸发掉。

    这得要多强悍的修为才能够办等柳青诗突然的转过身去看冥熙玄

    这男人的修为真的可怕到这样的地步吗?柳青诗一直不知道,此时此刻终于知道,可是你有这样强悍的修为,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不帮我把这事情给做了呢。

    柳青诗接着就听到了一声狂嚎,带着丝声裂肺的痛哭,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悲伤。

    柳青诗似乎感觉,这样一来似乎虽然动作快了一点,但结局是自己满意的。

    其实这样也是不错的,柳青诗感觉冥熙玄做起事情来,真是够意思。

    帮自己解决,如此一个心头大患。

    当即冥熙玄也没有像第一次那一般想要让这女人看看留在原地的南宫契有多么的悲伤,失去了那个女人的南宫契有多么的愤恨。

    这些其实都说明了南宫契有多爱这个女人吧,这可以让柳青诗更加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

    可是这一次冥熙玄不想让柳青诗看到,因为没有必要。

    很快的,他们一些人就消失在了原地,完不顾南宫契留在原地那悲伤的……

    “事情解决了,柳青诗你可答应给我好处。”

    孙晓立即揪着柳青诗的衣角不放。

    柳青诗回过头看到了孙晓,见到了孙晓,揪着自己的衣服。

    然后柳青诗看向了冥熙玄,似乎冥熙玄这一回并没有太过于介意孙晓揪着自己衣服不放的这个小手啊,柳青诗并不知道冥熙玄到底意欲何为?

    因为柳青诗知道,冥熙玄可不是这样一个非常“大方”的人。

    冥熙玄大方往往都伴随着谁要倒霉啊,如果柳青诗对于这一些并不想去过度等揣测。眼前的事情还是比较重要的。

    孙晓的确帮了自己一些忙,但是最终的结果是冥熙玄帮自己大忙。这一点很清楚。

    当然,孙晓唯一帮自己的就是带着自己找到了南宫契,显然这个应该也算是帮了忙。

    柳青诗斟酌了一下,告诉了孙晓,自己答应给他两斤红魂橘种子。

    孙晓听到这个话,起先还是挺高兴的,因为柳青诗当然要给他好处了,可是没想到结果才给了两斤的红魂橘种子,孙晓告诉柳青诗,非常不客气的告诉柳青诗,这不够。

    柳青诗只是对孙晓笑笑,并没有再多做停留,跟着冥熙玄一直回到铜陵山庄。

    柳青诗刚到铜陵山庄,冥熙玄别的没有问,直接就问了柳青诗昨天用了什么样的办法离开的铜陵山庄?

    这一点冥熙玄非常的在意,在冥熙玄的脸上,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柳青诗耸耸肩,今天她心情好,柳青诗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我南宫契,可是一旁的柳多多立即告诉了柳青诗:

    “娘亲不能说,说出来了,我们可就没有最后的砝码了。”

    柳青诗想想这个也对,柳青诗立即告诉冥熙玄:

    “我听我儿子的,我儿子说不让说,我就不让说。”

    这完就是耍赖的话语。

    冥鸿宇刚到自己儿子的院落,却是听到了柳青诗这个话,冥鸿宇立即着急呀。

    之前这儿媳妇说要把铜陵山庄的掌权位置交给这个小不点的小家伙,这怎么可以?

    现在又听到了柳青诗这儿媳妇说自己什么话都听儿子的。

    这对铜陵山庄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呀。

    冥鸿宇着急的不得了,立即告诉了一旁的冥熙玄,让了冥熙玄当机立断的把这事情给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