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6章 96儿媳更腹黑
作者:豌豆荚8号的小说      更新:2018-05-14
    96儿媳更腹黑

    可是,这个丫头这样的定论,这样与自己说,又代表了什么。

    冥熙玄心里有点紧张了。他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心思腹黑了一些被这丫头知道后有什么不好。而是,自己现在如今冥熙玄并不想让了自己的刚过门的小娇妻知道自己这个做法其实是不好的。

    在冥熙玄看来,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自己本性就是如此。

    柳青诗眨眨眼,一脸的俏皮可爱的往冥熙玄脸上凑。

    “你想多了,我当然不介意你腹黑一些,当然,你的腹黑如果是针对我,我可不大乐意。”

    “是……这样吗?”冥熙玄倒是一下子感觉轻松不少,眼眸之中看向柳青诗的光芒闪闪发亮。

    而柳多多感觉不舒服了,干嘛,这是他的娘亲。

    柳多多站在他们两人旁边,脑袋仰起,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好不闹心。

    这样子下去娘亲就会被冥熙玄给带坏的。

    “娘亲……”柳多多弱弱地喊。

    “乖,娘亲并不认为你这新爹的做法有什么不好的。”柳青诗低头对儿子也是眨眨眼。

    “为什么。”柳多多皱眉。

    “因为,这样就能让了旁人都认为咱们是好人,而他是恶人。”经历过一次生死,尤其是已经看破了这世间很多事情了。

    所以,对于柳青诗来说,她一点都不想要什么儿女情长,她要的只是一个能够真正保护自己的。

    他们这些人,刚才的那一番话,在得知冥熙玄给自己做主,以后对外所有事情都听冥熙玄的后,旋即就翻脸,速度那是一个快速。

    柳青诗感觉好笑的同时,就发现这些人自己何必和他们去较真。他们又不是自己的什么人,却是打着自己的旗号,做着这样的事情。

    他们还为自己叫屈,这样真的好吗?

    柳青诗笑了。

    当初自己落魄街头,没有一口吃的时候,可见他们有这样关心自己?

    所以,柳青诗深吸一口气,这个世间雪中送炭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相反见到好处,往往很多人都喜欢往前冲。不管这样做是不是对。

    反正,柳青诗心里明白,她是一个商人,以后,这做买卖的事情,只要是赚钱的都好。但是,任何的规则都由她说了算。

    “这红魂橘我看翻倍似乎是太少了,干脆翻三倍如何?”

    柳青诗一挑眉,伸出一只手耷拉在冥熙玄的胸口,轻轻拍了拍。似是询问,又死调情。

    冥熙玄感觉口干舌燥的厉害。当然他可不能当着人家儿子的面现在就吃了她。

    “嗯,三倍也成,不过我始终是感觉,红魂橘太过于珍贵,干脆翻五倍得了。嗯,就这样定了。”

    这一对无良的夫妻,这,这样做生意真的是好吗?简直一个比一个腹黑。

    还担心自己儿子的腹黑把这未来儿媳妇给吓坏了,可是没想到自己家儿媳也是这一类人。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们啊……

    冷月魄心里有些叹息连连,却有欢喜无比。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下了。

    “等着我们儿子收拾他们吧。这往后,看他们还嚣张。这儿媳妇我看比了我家这腹黑的儿子还精明,你瞅着啊,这坏事都让了我儿子在外人面前做了,好事都让了她来。所有人都还认为她是娇娇弱弱的,需要保护的那一种。”

    “对呀,如果之前的柳青诗没有这个红魂橘在手的话,谁会搭理。可现在不同,很多人都渴望这个红魂橘,在这种情况,自己家儿媳就受到了很多人关注,为了利益也好,大家都是会认为我家儿媳这是受欺负了,想要为她做主呢。”

    这世上,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很多人都自我感觉太过于良好。或者说,太过于自以为是才是。

    柳青诗又道:“夫君英明。往后小女子就靠夫君在外打拼了。不过,对于赚到的钱,咱们可要分清楚一些才好,省得到时候影响了我们夫妻的感情,你说是不是?”

    柳青诗的小手,继续有意无意的这样撩拨着冥熙玄胸前。

    “呃,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冥熙玄艰难的说道。眼神有点火热。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主动。难得的是,自己还很喜欢。要命的是,她的儿子还在场,而且眼神似乎对自己越来越不善。这包子此刻有点碍眼了呀。

    冥熙玄极力克制自己内心的渴望,却也一脸难耐的想入非非。

    柳青诗见状很满意:“要不,以后夫君在外面赚钱,赚到的钱都交给妻子我来管理?”

    “随你,随你高兴……”此时的冥熙玄哪里还能用脑子思考。

    柳青诗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收回手。

    “夫君主外,我主内,这样安排最好了。不过,我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以后铜陵山庄里的下人,还有弟子什么的,都每月多给点钱吧。省得他们认为我小气。”

    这,这意思就是说之前的给这些下人,还有弟子们钱的人小气吗?或许是自己多想了一些。

    冥熙玄还是很高兴的,也很满意。事实上他不差钱。对于修士来说,最最重要的是提高修为而已,仅此而已。谈这些俗事,就显得自己也俗了。

    冥熙玄的原先精明腹黑,此时完就没有让了躲在一旁的冷月魄和冥鸿宇看出来。

    气得两个人简直就想骂娘了。

    “你,你不是说咱们的儿子精明腹黑,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吗?”冷月魄没好气。

    冥鸿宇也傻眼了,不过,这话也不是自己说的呀,刚才说这话的人,不是你吗?怎么和我气上了。

    冥鸿宇也感觉奇怪,这难道是真的遇到真爱了。他们的儿子这是沦陷了?

    不至于吧?

    冥鸿宇始终是没有感觉到这儿子怎么就沦陷的这样快。

    这个儿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一直喜欢躺在床榻上生病时算计。

    铜陵山庄上上下下所有人,他虽然是不能够见到,但是,他却是可以从丫鬟的口中知道一些事情,然后去精于算计一番。

    这个事,是在儿子五岁那年渐渐培养起来的好习惯呢。

    可是这个好习惯怎么了,今天没看到发扬光大,甚至是感觉已经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