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章 48这男人想干嘛?
作者:豌豆荚8号的小说      更新:2018-05-14
    48这男人想干嘛?

    “儿子我听说今天你发了老大的一通脾气,这是为什么呀?”

    铜陵山庄的庄主夫人冷月魄和庄主坐在了饭厅里面吃着饭,虽然对于他们修仙之人来说,吃不吃饭其实也无所谓,不过习惯使然吧,他们一向并没有刻意的去辟谷。

    又因为最近柳青诗那丫头时不时的给他们一些灵果灵蔬。也不知道这丫头的空间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是这些东西都是从空间里面种出来的。

    这话对于一向见惯世面的冷月魄和铜陵山庄庄主冥鸿宇来说,他们相信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冥熙玄可没有把今天自己为什么生气说出来,说出来干嘛,惹的旁人误以为自己真吃醋。

    在这种情况之下,冥熙玄就和自己爹娘在这吃起饭来了。

    “儿子我听说你快成婚了?”冥鸿宇一脸好笑地看着冥熙玄,见到冥熙玄这臭脸,冥鸿宇就知道儿子肯定是算记上人家什么了。

    自己儿子自己知道,这个儿子身体不好的时候,卧榻在病床上也是一脸的非常的会算计的模样。

    这儿子聪明啊,冥鸿宇一脸的自得。

    “成婚的事,我想尽快……”

    冷月魄见了自己儿子这般模样,有点的感觉,自己的儿子似乎是……

    “你和这丫头真的能合适吗……”不是冷月魄看不起自己家的儿子,只不过是自己家的儿子主意大。

    冷月魄就认为自己的儿子和这丫头,没有多少心机的丫头,好像是真的不合适。

    “爹娘这是我的事儿……这丫头,我势必是要娶的……”冥熙玄一人坚定的告诉眼前自己的爹娘。

    ……

    尤其是第二天一大早,老习惯了,柳青诗和儿子柳多多准备妥当,就打算要出门了,昨天铜陵山庄的守着灵泉的王阳山臭小子说是要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的。

    柳青诗于是让了儿子去问问,看看这小子的爹是不是同意了?

    可是儿子柳多多跑了过去,询问了王阳山,王阳山臭小子一脸苦瓜相的告诉柳多多他去不成了。

    “为什么去不成?这臭小子不是说自己爹在铜陵山庄多少是能说得上话的嘛,安排自己儿子稍微休息一两天,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为什么……”

    柳青诗感觉真是的,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就少了一个帮手,少了一个帮手,自己和儿子今天又有的忙了。

    “娘亲,我听说这臭小子,似乎是做错事了,也不知道昨天晚上灵泉守的怎么一回事,好像今天有人跑到咱们铜陵山庄,偷偷地偷了好多的灵泉走掉……”

    “啊偷灵泉跑到铜陵山庄来偷灵泉,这谁呀,胆儿怎么这么肥呀……”

    柳青诗听到这话,立即就感觉这是一件大事情,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铜陵山庄的灵泉那是有数目的,少的话似乎就能知道少了多少……

    柳青诗乍舌,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和儿子以后给空间浇灌灵泉的事儿,需要再谨慎一些,昨天似乎是打的量太多了一些。

    不过这个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柳青诗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自己也帮了这臭小子在少庄主面前说了要带着他出门办事,可是在少庄主昨天发了老大一通脾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王阳山,真是倒霉催的。

    人家少庄主不同意,自己也没有办法,你说是不是?

    柳青诗既然已经是知道王阳山不会今天跟着自己出门了,那也就不必再等王阳山了,柳青诗转头就和儿子柳多多道:

    “好了儿子,咱们就出发吧,今天的目的就是看看这城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咱们晚一点回来,能放空间就放空间。”

    柳青诗现在也从冥熙玄那赚了一笔钱,可以说算也算是个暴发户,对于自己这暴发户来说,柳青诗现在非常在意的就是如何的享受一番。

    儿子柳多多听到了这个话,立即非常的赞同,昨天他们主要是出去赚钱,几乎是没怎么花钱,今天看着娘亲这意思,那是要打算出去花一大笔钱的,这感情好。

    母子两人刚想要和着往常一样,打算随手丢出几张传送符录,没想到一个家伙突然出现在他们母子两人面前,定睛一看,柳青诗膛目结舌,这少庄主昨天还和自己吵架了,今天又要打算送他们出门了。

    有这必要吗?柳青诗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睛看着天上,一脸的嫌弃。

    说实话,柳青诗现在讨厌假惺惺的冥熙玄了。

    “走吧……”冥熙玄淡淡地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柳青诗。

    “走到哪里去啊,少庄主,你不是来送我的,怎么你还要去哪做什么事儿?”

    柳青诗的话,让冥熙玄心情有点变好了。

    “今天我和你一起出门,就这么回事儿,快点,再耽误下去,我可不陪你出门……”

    柳青诗瞪大眼睛,这么幼稚的事情,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少庄主居然愿意做,真是的。

    一个时辰后,柳青诗和柳多多一脸的哀呼叹呼。

    他们两人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冥熙玄少庄主居然是说要陪他们一起出门,说是要帮他们做个跑腿的,这话说出来,鬼才相信。

    “这个要买吗?”果然来到了街上,没过多久,冥熙玄臭脾气又开始爆发了。

    冥熙玄见到了柳青诗多看了一眼的东西,就没好气的询问了过去。

    柳青诗不知道这个二货少庄主病秧子到底是想什么。

    干嘛总是这么和自己过意不去?

    自己明明现在看他一眼就感觉来气,可是这病秧子少庄主就似乎是没有你当一回事儿。

    今天还特意跟着自己出来,可是你跟自己出来就出来好了,脾气还这么臭干嘛呀?

    如果这个少庄主的脾气稍微好一点的话,柳青诗倒是会感觉这少庄主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

    或许之前自己的猜测,那是正确的。

    还有他对王阳山的无端的怒火,那是因为他吃醋,以及对那个孙晓的无端的怒火,也是因为他的吃醋。

    可是现在也说不过去啊,冥熙玄一脸的嫌弃的模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柳青诗一个头两个大,真是摸不清,这个男人到底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