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卷 清幽镇 第二十六章 陈二叔
作者:贱贱的二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4-02
    “看来只能用符箓了,这符箓可相当于一件上品灵器……。”赵义兴内心一阵肉痛,为了活命,他还是咬了咬牙掐碎了黑色符箓。

    随着符箓破碎,赵义兴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复杂的阵纹,阵纹通体发亮,周围的空间也开始发出了阵阵波动,虚空裂开了一道裂缝,转眼便把他给吸了进去。

    “血遁!”李行见几人都已使用符箓逃命,他也不得不施展自己的秘术。

    他连忙一掌击在了自己的胸前,一口精血随之喷出,数道复杂的咒语之后,他身瞬间涨红如同炭烧,整个身体居然在刹那之间爆裂开来,化作了一滩血水,沁入了泥土之中。

    这是血遁之术,一种古老的逃脱之术,这对自身的伤害也是极大,一般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使用。

    “传送符箓?血遁之术?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血衣陈天龙一脸的狂笑,长发肆意飞舞,仿佛一代魔神降临天地。

    随着血衣陈天龙的一声怒喝,他身都散发着一道奇异白光,周围瞬间凝结了一层淡淡的冰雾,冰雾犹如电光一般迅速朝着四周蔓延,转眼便覆盖了方圆十里。

    仅仅刹那间,四面八方都是布满了厚厚的冰层,连之一起被冻结的还有这方圆十里的空间。

    李行本以为开启禁忌之术,化为一摊血水远遁就能逃命,谁知他化身的这摊血水在地底之下直接被冰封成血晶,最终血水晶体爆裂化成了点点血晶碎片,死的不能再死。

    陈枫三人施展传送符箓逃脱,奈何空间瞬被冻结,根本无法再移动分毫,整个符箓的能量也是消耗殆尽。

    血衣陈天龙双手对着虚空一吸扯,三人硬生生被拖拽了出来,跌落在石殿之内。

    三人落地,都是感觉气血上涌,同时吐出了一口血,这是传送符箓反噬造成的。

    “为何传送符箓竟然失效了!”赵义兴看着自己又是回到了原地,脸色剧变。

    “道之领域!……他修成了自己领域!”白衣女子此刻脸色也是一变,她想不到这条黑蛟竟然和他师尊是同样层次的修炼者。

    “咳咳,道……咳咳……”陈枫此刻脸色已然苍白如霜,本就伤势极重的他再经由传送符箓的反噬,此刻已然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白衣女子见状从戒指中拿出了一颗通体红润的丹丸,递给了陈枫,“你先把这颗丹药吃了……”

    陈枫看了一眼白衣女子,二话不说接了过来,一口吞了下去,这红色的丹丸,散发着淡淡的血腥之气,入口既化。随着丹药的入口,他感觉身发烫,一股精纯的药力瞬间袭遍身。

    他背后那恐怖的伤势,竟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愈合,丹田的先天灵气瞬间充盈了许多,隐隐有突破之势。

    “啧啧……还真是舍得,连龙血丹都舍得随意送人……”一旁的赵义兴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出来了,刚才白衣女子手中那颗赤红色的丹药,乃是上品灵药龙血丹,价值也能抵得上品灵器。

    白衣女子面色不变,并没有理会赵义兴。

    陈枫吃下这枚丹药,气色也是好了许多,想不到这丹药竟然有如此能力,听这赵义兴所说,这丹药定然珍贵无比,陈枫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份恩情。

    “什么是道之领域?”陈枫问道。

    “道之领域!乃是心境修炼到了领域境的道境强者施展出来的一种范围性限制或者增幅神通,这黑蛟的领域竟然能封禁虚空,所以传送符箓才会失效……”在陈枫奋不顾身地为她挡了那一剑之后,白衣女子对陈枫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她看了一眼石殿中的血衣陈天龙,淡淡地说道。

    “封禁虚空……”陈枫喃喃自语。

    “哈哈哈,我这领域乃玄冰领域,能够把方圆十里空间瞬间冰封,能够死在我领域之内,也算是你们的荣幸了。”血衣陈天龙说着竟然抬手一挥,陈枫三人身体瞬间被冰层所覆盖,不能动弹。

    “杀戮的滋味还真是不错!弱者……就坦然地面对死亡吧!”血衣陈天龙冷笑一声,一道夹杂着苍龙之息的冰刃,朝着三人的急速射去。

    “不,上尊饶命……”赵义兴眼睛瞪得滚圆,当真正死亡来临之时,却很少有人能够坦然面对,那种内心对死亡的恐惧,在刹那间爆发了出来。“我不能死……我还有修仙证道的机会……我不能死……”

    白衣女子盯着袭来的冰刃,脸色没有太多的变化,死亡对她来说并不恐惧,有时候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在如此年纪就能看淡生死轮回,或许只是因为世间还没有值得她留念的东西吧。她看了一眼身旁这个天赋奇差,面容邋遢的少年,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奇怪的情绪。

    “陈二叔,是我啊!我是小辰……”刚才陈天龙击杀黄钟老将军那一刻,陈枫就感觉到陈天龙的灵魂还没有完被那头黑蛟所同化,他此刻也尝试着是否能唤醒陈天龙。

    “小辰……”血衣陈天龙的在听到小辰这两个字之时,目光明显怔了一下,他脸色露出痛苦之色,似乎在拼死挣扎,他口中一直默默念着:“小辰……小辰……”

    陈枫见有效果,连忙酝酿丹田的先天真气,把自己脸上的干泥震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陈小辰那略显稚嫩的面庞。

    “啊啊……你真的是小辰……”血衣陈天龙见到陈枫的面容那一刻,彻底得爆发了,那几道急速射去的冰刃竟然在空中被凝结,掉落在地。

    黑蛟一阵心惊,连忙抢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看了一眼陈枫道:“小子你到底是谁……为何会让他灵魂如此震荡,啊……你……你……竟然……”

    黑蛟此刻一脸的惊恐,因为陈天龙为了夺回自己的身体控制权,竟然开始燃烧自己的灵魂真灵,随着绿色魂光被燃烧,陈天龙也获得了身体的暂时控制权。

    “这小家伙就值得你为他这么付出吗?你这么做真灵都可能覆灭……”黑蛟内心一阵愤怒,要是陈天龙的灵魂溃散,那他也没法融合人魂,无法修炼太白剑法。原本他以为经过锁魂针的封禁陈天龙的灵魂气息已然十分薄弱,按理来说自己是很容易便能控制这具身体,他怎么也想不到,这陈天龙为了救面前这个少年甘愿燃烧自己的灵魂真灵。

    “你这个疯子……你……”黑蛟的声音只来得及说上一半便沉寂了下去,而陈天龙的目光也终于回归了正常,他重新掌控了这一具身体,不过也仅仅只有半刻时间。

    “小辰……你没死……”陈天龙闪到了陈枫的身旁,他此刻脸上却是带着一阵惊喜,连忙一掌击碎了陈枫和白衣女子身上的冰层。

    “二叔!”陈枫此刻心情是复杂无比,他能够体会到陈天龙对陈小辰的那种溺爱,更像是一种父亲般的爱,只是他不是陈小陈,又不知该如何面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陈天龙内心一阵激动。

    “我时间不多了……要赶紧送你离开!…”陈天龙说完,手中真气凝聚,他朝天击出了一掌,道境强者一击,已然可以排山倒海,石殿上方被轰击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他把一个青铜戒指交到了陈枫的手中,又是向他传音道:“这戒指里是那剑仙的传承,赶紧走!”

    “陈二叔,可是你……”陈枫接过戒指,内心很是悲痛,陈天龙为了救他,宁愿燃烧自己的灵魂真灵也要夺得身体半刻的控制权,他也不想就此抛下陈天龙。

    “你赶紧带他走……”陈天龙看了白衣女子一眼,虽然他身体被控制他还是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的,他知道白衣女子是不会伤害陈枫的。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知道陈天龙控制这具身体的时间不多,她连忙抓起了他的肩膀,朝着石殿上方的空洞凌空飞去。

    “不……二叔!……”陈枫一阵痛苦的呼喊,他此刻内心是真的很痛苦,那种感觉就像至亲之人突然离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