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卷 清幽镇 第十四章 丫丫
作者:贱贱的二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3-16
    王家村的后方有一块大空地,空地被一片石山所包围,溪水从岩石缝里涌出,从村中穿流而过。

    村里人会把石山的岩石打磨成一些日常用品,石山由于常年被挖掘开采,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一片空地,后来被用作锻炼场地,训练王家村的后辈子弟。

    此时,锻炼场里挤满了人,旭日正由东方缓缓升起,柔和的阳光倾洒在人们的身上,给每人都披上了金灿的外衣。

    今日,村中大部分人都赶来了,狩猎队也没有去丛林狩猎,他们每个人面上都带有一丝期待和兴奋。

    陈枫见此地围了很多人,也好奇地凑了过来。

    此刻村长正拿着一本泛黄的羊皮卷,宣读着一些事项,这羊皮卷是用来记录历代王家村后辈的体质测试成绩。

    炼体境界需要的就是不断打破自己身体承受的极限,改善身体的机能,提高身体的承受能力。这炼体分炼体初阶-中阶-高阶-大成-圆满,达到炼体圆满即有机会感悟先天之灵气,只有身体体质足够强大才能承受先天之气的淬炼,从而一鼓作气突破到先天境。

    由于先天体质的不同,在八岁的时候大多数人的骨骼和经脉已经有了一个初步成型,此刻最是能够检测一个人的修炼天赋。一般八岁初试的时候能够举起一百斤的石头算是达到炼体初阶的水平了,单臂举起两百斤的时候就算是达到中阶水平,举起三百斤的时候算是炼体高阶,能单臂举起五百斤的算是炼体大成,至于炼体圆满,则需要单臂能够八百斤的重物。而先天境以上的境界,就不是以力量来衡量。

    “快要开始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奇迹出现…如果我们王家村能出一个修炼天才那该多好啊!”人群之中有人感叹着。

    “哪有那么容易,我觉得吧,能够有几个能够修炼到炼体大成的好苗子就不错了。”

    “唉,上一年初试,最高的也才单臂八十斤吧?”

    “好了,开始了,看看吧!”

    此刻,一个外表稚嫩青涩的小男孩,走向了锻炼场的中间,那儿有一堆已经摆放整齐的磨石。他此刻面色还有点畏惧,时不时回头看看自己的家人。

    不远处,有一个年轻的妇人使劲地为小男孩打气:“加油,小贝……你一定行的。”

    周围的村人都在为小男孩打气,他们脸上都是布满了期待和渴望。

    叫做小贝的小男孩走到一块五十斤的磨石旁,深吸了一口气,摆好了姿势,双手成环抱状抱着石头,他咬了咬牙,一使劲,石头被微微提起,等到腰部的时候,男孩的脚都在打颤,手也在微微晃动。

    “嘭”的一声,石头重重掉了下来。

    众人见状都是一脸的失望,还是失败了。

    村长王富摇了摇头,在本子上写上,“王小贝,初试双臂四十斤左右……”

    接着又是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上前都做了初试,结果成绩最好的也只刚好把五十斤石头举起来,然后单手撑起。

    “今天的测试成绩比去年还要差一些,村里的孩子资质都是如此平庸。”其中有人叹气道。

    正当众人都是有点失望地准备回去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丫丫也要试试……”

    原来是村长的孙女王丫丫,今年好像正好满八岁,众人看了看一眼都笑了。

    “丫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磨石掉下来砸到脚可就不好了……”

    “对啊,丫丫,你还是一个小女孩,还是不要参加初试了,现在身体还吃不消……”

    身旁有不少人都在一旁劝说着,在他们的眼里女娃都是在家里洗衣做饭的,而男娃才需要锻炼。

    村长此刻也是收好了本子,语气严肃道:“丫丫听话点,村子里的人都要忙呢,不要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啊?”丫丫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四周望了望,此刻已经有人开始散场了。

    “可是,爷爷!我已经满了八岁,为什么不让我去参加初试?而且我感觉那些东西都好轻的啊”。

    说完丫丫不顾众人的劝说,跑到了一堆磨石的旁边,单手轻松地举起了五十斤的磨石。

    “这个太轻了!”她说着又走到一百斤的磨石旁,这磨石比丫丫自身还要大了一些,单手抓住石磨一方,照样很轻松地举了起来。

    这场面相当的诡异,一个不满八岁的小女孩居然可以举起相当炼体初阶的才能举起的重石。

    “一百斤的?炼体初阶?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眼花了?……”

    “一百斤的?单手就抬起来了?这……”

    正当众人吃惊不已的时候,谁知道丫丫却是撇了撇嘴,道:“咦,这个好像也有点轻啊!”

    众人:“……”

    此刻所有人都围了上来,村长激动地看着丫丫,“丫头,你居然真举起来了,我们王家村终于是看到了希望了啊。”

    在听到丫丫那句还是有点轻的时候,村长并没有让丫丫继续去测试,激动的满脸通红,对着周围骚动的王家村人说道:“今天的测试就到此结束,至于丫丫的事,所有人都不得外传……”

    众人深知这事的重要性,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先天灵气?怎么会?”陈枫目光微变,他此刻是先天之境,当他看丫丫搬磨石的时候,隐约从她身旁看到了一些先天灵气在波动,只是操控还不是很娴熟。

    “村子家这女娃有点特别啊!等从蛮荒古林回来,一定要去了解一下。”陈枫也没有多想,独自一人朝着蛮荒古林的方向走去,他此行有两个目的,一是要为了妖兽兽丹,二就是猎杀先天境的妖兽,增加自己的命魂。

    正午时分,村长王富家中。

    王富、丫丫、以及狩猎队的王亮此刻正围站在一张石床旁,王富指了指家中的已经被清理出来的石床。

    “丫丫,来试试这石床能抬得动吗?”

    王富虽然已经尽量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但是他那焦急的语气和那双微微颤抖的双手已经无法掩饰他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们已经回到家里又是进行了一轮新的测试。

    一旁的王亮也是站在一旁焦急的地看着丫丫,急忙说道:“丫头,刚才你已经可以单臂撑起八百斤的石磨了,那已经是炼体圆满的实力,如果能够举起这石床,这石床可接近一千五百斤,那么……”

    “那么你的能力就超出我们的意料了……整个西南域都没有听过如此逆天的潜力。”王富已经激动的无法言表。

    丫丫奇怪地道:“爷爷,你怎么哭了……”,丫丫用绢布轻轻地给王富擦着眼泪。

    王亮憨笑一声,赶忙说道:“丫丫,那是你爷爷激动的泪水,他看到了王家村未来的希望……你一定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啊!”

    “来来来!丫丫你快来试试,看能不能抬得动这石床……先试下,不要硬来,别伤到自己……”王富对丫丫笑道。

    说完丫丫点了点头,鼓着大眼睛,深吸一口气,一脸认真地走到了石床旁,两只如玉雕琢的小手紧紧地扣着石床边缘,如果是先天境的强者在此,一定可以看到此刻丫丫的玉臂上已经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光点,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般闪耀,这就是传说的先天灵气,只不过还有点稀薄。

    由此而看,丫丫已经是可以感应到先天之气了,并且还能调动少许,说明她最少已经是初步达到了先天。不过还在炼体阶段的王富和王亮是感受不到丫丫手臂的变化的。

    但见石床微微颤动,竟然慢慢的被抬了起来,在离地十公分的时候,‘咚’的一声,石床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王富和王亮同时惊呼一声,立马惊慌地冲了过去,“丫丫……你没受伤吧?”

    “爷爷,我没事,这石床不好抬啊,我感觉我是能抬的起的,不知道为啥就是举不起来……”丫丫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说道。

    “难道丫丫失败了?让爷爷失望了?”丫丫说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已经是雾水萦绕,快要滴下泪来。

    王亮在一旁安抚着丫丫,而村长王富在一旁思索了一阵,道:“没有,丫丫没有失败,有可能是用力点的问题,在床的边缘是很难抬起整个床的……其实看到石床上升的十公分后,我就知道你就成功了……。”王富笑道。

    “真的吗?那丫丫以后能不能保护爷爷,还有村中里的叔叔婶婶啊……”丫丫听着闪亮的眼睛充满兴奋,尽然是蹦了起来,充满中一股孩子的淘气。

    王富和王亮两人都是笑着点了点头,脸上的激动之情难以掩盖。在短暂的激动后,王富便慎重地对王亮说道:“这件事不能外传,我觉得要把要找个机会把丫丫送到修炼门派里去,我王家村没有修炼功法,不能荒废了丫丫的修炼天赋。”

    王亮点了点头,也是大为赞同,“村长说的是,以丫丫的天资,即使在中州,那些修炼门派可能也会抢着要,可是夏国离中州路途甚是遥远,近一点可以考虑西南域与中州交界处的百花谷,传闻也是十大修炼门派之一。”

    王富:“恩,百花谷离蜀国较近,得找一个可靠之人送丫丫去才行。”

    这时,丫丫在听到两人正在考虑把自己送出去修行的时候,她紧紧抓着爷爷的衣襟,眼泪直接往外飚。“啊?丫丫不要离开爷爷?不要离开王家村……”

    王富看了看丫丫,这个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小女孩,眼中也是有着深深的不舍,不知不觉已经是老泪众横,王富擦了擦眼泪,道:“丫丫,你听着,如果你要保护爷爷……还有所有的族人,你就要变得强大……就必须要去修炼。”

    “修炼?”丫丫眼神一楞。

    “如果丫丫不尽快提升实力,说不定哪天爷爷就被坏人杀死了……”王富看着丫丫一脸认真的说着。

    “不要!我不要!丫丫不要爷爷死!”她一双如同水晶般晶莹的眼睛看着自己面前这位慈祥的老者,在她眼中爷爷就是一切。

    “丫丫要修炼……丫丫要保护爷……嗯?”

    突然,丫丫眼睛闪亮了下,由明亮的黑色瞬间变灰,接着便嚎啕大哭了起来。

    “爷爷!”

    “死光了,都死光了……”

    “爷爷,好多的血!好多的尸体……”

    “我突然看到好多人冲进村子,他们还杀人,爷爷还有村子里的人都被这些人杀死了,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尸体!”

    “爷爷,丫丫好害怕!”

    丫丫说着,竟然蹲在那儿不敢说话,身体都是在微微颤抖,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她那明亮的眼珠下也不在晶莹,竟然是一片死灰,身体一个冷颤,晕了过去。

    王富和王亮都是大惊,立马冲了过去把丫丫扶了起来,王富趁着王亮不注意,用手挡住了丫丫的眼睛,接着把眼皮抚了下来,遮住了那双灰白的眼睛。

    王亮担心道:“村长,刚才丫丫说的……似乎看到了一些很恐怖的东西……”

    王富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小时候丫丫就有时会乱说话,说看到什么奇怪的人啊,事啊!这次好像特别严重……”

    王富检查了一下丫丫,发现她只是惊吓过度,身体并没有大碍。“阿亮,你先回去吧!对了,丫丫说的话,你也不要和村中里的人说,就是小孩子胡说八道……”

    “村长,这个你放心,小孩子的话我到不至于当真的……”王亮绕了绕后脑勺,接着笑道:“既然丫丫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王富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待王亮走后片刻,王富的脸色一下就沉重了下来。

    “丫丫,这次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上次你和我说什么看到了三具尸体,流了好多血,两天之后村子狩猎队回来,抬了三具族人的尸体回来,那一天有三个族人被妖兽咬死了……”,王富抱着丫丫,竟然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了起来:“丫丫,你快起来,告诉我你刚才看到的都不是真的……”

    怀中的丫丫依然是昏迷不醒,如同一个沉睡了精灵躺在王富的怀抱中,在感受到怀抱的温暖后,她面上紧绷的恐惧神情也是舒缓了好多。

    而王富却抱着丫丫,脸色惨白,久久不语。

    ………………………………………………………………………………………………

    ps:还有人在看嘛?说个话,冒个泡,投个票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