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章 残破铜镜
作者:贱贱的二师兄的小说      更新:2018-03-14
    陈枫带着胖子从黄泉路一路向深处逃窜,两人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周围已经看不见任何恶魂了才敢停下来。

    他们回想刚才经历的事情,都是一阵后怕。

    “妈……妈的!太……他妈吓人了!差点就嗝屁了!”胖子一阵气喘吁吁地说道。

    “胖子!你没事吧?“陈枫看着胖子身上各种触目惊心的伤口关心问道。

    “还好胖爷我肉多,要换个瘦点的,估计早被啃干净了。”

    胖子说完,就一脸幽怨地盯着陈枫:“疯子,你这冥币哪里来的?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你要早点拿出来,我哪里用得到造这罪!”

    陈枫一阵轻咳,尴尬道:“这冥币是我准备在日出之后祭奠‘欧阳晨曦’的,跌下崖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上其他所有东西都没有了,唯有这些冥币留了下来。”

    “而且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它有这个效果啊,在危急关头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古人不曾欺我,有钱果然能使鬼推磨。”

    “算了算了!能活命已经是不错了……”胖子还是很看得开的。

    “胖子,先休息一下吧!”陈枫见眼下暂时是安的,提议先原地休息一下。他们也不敢贸然往前走,谁也不知道前方是否还有恶魂,而陈枫手中的冥币已经没有多少了。

    胖子点了点了头,二话不说便一屁股朝着路边的青石板坐了下去。

    陈枫此刻内心却是一阵担忧,黄泉路如此险恶,也不知道现在欧阳晨曦究竟怎么样了,一般的灵魂都会有鬼卒押送到奈何桥,不知道她有没有被放逐到黄泉路。一想到刚才那个女魂的惨状,陈枫就是一阵的胆寒,他怕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也会遭遇如此厄运。

    “唉哟……什么东西!”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胖子嗷叫了一声,他整个身子抖了一抖,有一股触电的感觉传遍身。胖子坐下的时候,屁股似乎被什么给锥了一下,痛的他立马跳了起来。

    陈枫连忙向胖子所坐的地方看去,但见两块苔藓遍布的青石板之间,有一块土堆似的硬物高高突起,胖子那肥大的屁股刚好坐在硬物之上,不歪也不斜。

    陈枫看着都感觉虎躯一震,后庭一紧,这不就是失传已久的‘千年杀’吗。

    “妈的!前被恶鬼欺负,现在连个小土堆都来欺负胖爷我!我去你大爷的……”胖子一脸的气急败坏,一手揉着屁股,一手指着土堆,右脚对着这个土堆就是一阵乱踢。

    陈枫正欲说话,却听到一道奇怪的声音传来。

    “呸呸呸,怎滴有一股屎臭味?”这道声音似凭空传来,来得甚是突然。

    “恩?胖子,你刚才说话了?”陈枫疑惑地看向胖子。

    胖子一愣,“我刚才说连这个小土堆都欺负我啊?”

    “不是,说的什么一股屎臭味。”

    “没有啊!”

    “没有吗?奇怪了,难道我听错了?”陈枫一阵疑惑,难道幻听了?

    胖子说完对着小土堆又是一阵乱踢。

    “是谁在亵渎本尊!”

    刚才那道奇怪的声音又是响起来了。

    陈枫这次可是听得非常清楚,这绝对不是胖子的声音,他看了一下四周,除了他和胖子外并无他人。

    而胖子似乎也是听到了这声音,连忙停了下来,道:“谁在说话?”他四处看也没有看到人。

    “真是活见鬼了!”

    陈枫把视线转移到刚才被胖子一屁股坐住的土堆,在经过胖子一阵猛踢之后,已然削平了许多,在淡淡的月光之下,透露着一丝金属的质感,陈枫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劲。

    “胖子,我们把这个土堆挖出来。”

    “恩,挖它干嘛?不就一个破土堆嘛!”胖子虽然很是疑惑,不过他清楚陈枫的性格,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两人联合把两边的石板抬开,陈枫在附近找了一根木棍,使劲撬土块却是没有撬动,接着他用木棍戳了戳木桩的周围。

    “这硬度,不像是泥土!“陈枫说着,连忙用手轻轻地刨开土堆周围的灰土,渐渐地土堆旁出现一个碗大的‘铜饼’。

    铜饼死死地镶嵌在泥土里,它毫无光泽,锈迹斑斑,不过四周却有一些看起来十分古老的文字镌刻。

    “这是?“陈枫抠了半天才把这个铜饼从泥土中抠出来。

    “这好像是一面铜镜,不过锈的太厉害了!已经没法照镜子了吧。”胖子站在陈枫的身前看到了铜镜的另一面,虽然锈迹斑斑,残破不堪,但还是能勉强认出这是一块铜镜。

    陈枫来回翻看这块破烂的铜镜,原来土堆只是这块铜镜背面中心的一个突起,因为常年生锈,粘合上了一层层泥土所形成的尖锥。

    陈枫使劲地摇晃铜镜,一旁的胖子看着陈枫像一个傻子一样摇晃着铜镜,无语道:“你在干嘛?”

    “我感觉这个铜镜有古怪!”陈枫正色道。

    “额……先不管了!先拿过来……”胖子似乎想起了刚才的后庭之痛,他连忙从陈枫手中抢过了铜镜。

    胖子把铜镜尖锥朝下,仍在了地上,又是一屁股坐了下去,还使劲地来回磨蹭。

    “破铜镜,都烂成这样了还锥我,我让你锥我……看我胖爷不一屁股坐死你。”

    陈枫:……

    “屎臭味,讨厌的屎臭味!”那道奇怪的声音又是响起了。

    “还真会说话?”胖子也是停了下来,他吓得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人这下确定了,之前那些声音的确是这铜镜发出来的。

    陈枫从地上捡起铜镜,问道:“刚才是你这个镜子在说话?”

    半响,没有人回复他们。

    “恩?还不回我?”

    “胖子,屁股伺候……算了,要不你直接拉点屎敷在这个镜面上……”陈枫邪恶地对着胖子说道。

    胖子此刻也是一脸坏笑,两人早已经是熟悉无比,他明白陈枫心中所想,正准备脱裤子。

    “别别别……刚才是本尊在说话……你们两个弱小的人类,竟然敢对本尊无礼……”铜镜的声音此刻有一点慌张,他还真的有点怕这两个人拿屎去敷它的镜面。

    “这镜子!会说话?”陈心中一凛,天下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见过会说话的鹦鹉八哥,却是没有听说过连镜子也会说话。

    “罢了罢了,本尊念在你们年少无知的份上,今天放你们一马……赶紧把我埋回黄泉路下,你们速速离去……本座既往不咎。”

    陈枫也是一个人精,听了半天,这镜子虽然说的凶,不过冥冥之中感觉它似乎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们两个的。

    “还敢自称本尊?还年少无知?胖子!屁股伺候……”陈枫一脸邪笑,他望向了胖子,两人一对眼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默契十足。

    “来来来,让你尝尝本胖爷的大屁股……”胖子大声地叫嚣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铜镜:……

    此刻阴森恐怖的黄泉路之下上演着滑稽的一幕。

    但见胖子和陈枫两个人一屁股前一个屁股后地坐着地上的铜镜,两人一人一次,一来一回,配合的十分默契。

    没到几个回合,地上的铜镜就受不了了,似乎承受了莫大的屈辱,颤抖地道:“真是气煞我也,虎落平阳被犬欺,怎么会遇到这么两个流氓……本尊…………罢了,罢了!”

    “俺受不了……别在拿屁股对着我了……啊啊啊……”铜镜一阵咆哮。

    陈枫和胖子闻言这才停了下来。

    陈枫:这才听话嘛!

    陈枫:来,说说你什么来历……

    铜镜:俺只是一面普通的铜镜,被主人抛弃了,你看俺都已经生锈了,都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了,哪里来把俺扔回哪里吧……让俺好安享晚年。

    陈枫心中暗道:我信了你个邪,这镜子一定在瞒着什么……

    正待陈枫想着继续盘问时,不远处的树林之中传来一阵“嗦嗦嗦“的声响。

    陈枫心头猛然一紧,难道又有恶魂从林中跑了出来?两人同时朝林中看了过去,但见一道秀丽的黑色身影缓缓地从中走了出来。

    待两人看清楚来人时,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

    这从树林中出来的居然是一个黑衣少女,但见少女容貌清丽脱俗,皮肤细润如脂,粉光若腻,樱桃小嘴,娇艳若滴。一双灵动的眼睛像晶莹如水,飘逸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宛如画中走出来的精灵。

    “好漂亮的女孩!”

    “这女鬼长得好水灵!”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而胖子因为一直被恶魂追咬,潜意识就觉得对方是一个女鬼,他还看得一脸呆愣,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陈枫此刻也是被女孩的美貌所吸引,久久没有转开过眼。

    “女鬼?”少女闻言一脸的惊愕,平时黄泉路那些孤魂野鬼看见自己,哪个不是逃得飞快,今天倒是奇怪了,居然遇到了两个不长眼的。

    “你才是鬼!你家都是鬼!”黑衣少女一脸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