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更)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云乐公主去了中正宫待发修行,与萧桓的婚事就这么黄了,原本回京主持两人大婚的萧堂之白跑一趟,年后就要再次去北疆。他常年不在京城,很多事情不甚了解,但每外孙女受了委屈,他肯定是不能坐视不理的。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寡妇,无足轻重。却没想到,他那世子外甥,居然这般在意那妇人,甚至不顾亲情,一味的咄咄逼人,跟他那个白眼狼母亲一样。

    龙座上宣武帝不动声色,“带进来。”

    殿外立即有侍卫将那认证押着走进。

    太监总管刘也很有眼色的步下阶梯,将楚央展示的证据呈到宣武帝面前,那封信已经被烧毁一半,里面的信却只烧了一角。看来应该是正准备打开,还未来得及看,就被楚央打了个措手不及,慌忙之下扔进火炉。

    楚央奉命彻查此事,自然会带禁军。禁军统领韩达是宣武帝的心腹,由他亲自作证,这信定然不可能是楚央伪造的。

    萧堂之偷偷瞥一眼那信,心中却是稍稍松了口气。

    刺杀未成功,他愤怒却并未太放在心上。楚谦佑就是个武夫,杖没他打得多,心机也不堪一击。却没想到当日他带着禁军出京搜查,还真的搜出了一些东西。

    对此他又惊又怒。

    惊的是那装有修罗香的瓶子,怒的是北靖王父子的咄咄逼人。

    两家本是姻亲,两父子却因为一个早就胜败名列的寡妇与萧家作对。中秋之前,他让母亲下了帖子到北靖王府请他那王妃妹妹回府小聚,没想到她竟无动于衷,竟还将丫鬟给打发了回来。

    岂有此理!

    萧家的女儿,不一心向着自己娘家,却反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的父母亲人,真是白养了她这么多年!

    幸亏当年没送她入宫!

    他微微侧头,看向站在正中央的楚央和淡定而立的北靖王楚谦佑,嘴角勾一抹冷笑。

    那封信不过一句话。

    “事情败露,马上撤离。”

    到底还是年轻气盛,以为自己侥幸立了一次功便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

    呵呵…

    幼稚!

    他目光毫不掩饰怜悯和讥嘲,而后看向被五花大绑押进来的男子,眯了眯眼,再次笑了。一个小喽啰,不过听命行事罢了,哪里知道什么内幕?

    我的好外甥,你终究还是太嫩了。

    他放心的摇头,却不期然对上早已看完信向他看过来的宣武帝,那眼神…

    萧堂之心中咯噔一声,然后就听见宣武帝不紧不慢道:“这字迹,朕瞧着倒是有些眼熟,依稀在哪儿见过。”

    萧堂之脸色再次变了。

    那信是他亲手写的…

    此时楚央笑道:“微臣也觉得,甚是眼熟。只是兹事体大,微臣不敢妄下定论,还请皇上圣裁。”

    萧堂之面色冷峻眼神愤怒。

    楚央话说得委婉,禁军统领韩达可就没任何顾虑,他直接抱拳道:“启禀皇上,臣以为,这信上的字迹,倒是与萧将军的书法类似。”

    此话一出,百官哗然。

    韩达却面不改色,一点不畏惧萧堂之警告仇视的目光。

    说起来,韩达和萧家也有仇。

    萧堂之有个一母同胞的弟弟,曾和韩达竞争禁军统领一职,韩达胜出,萧家便与禁军统领一职擦肩而过,因此深恨于心,还曾私下派人暗杀过韩达,却没成功。

    韩达虽也是武夫,但不笨。他知道自己斗不过萧家,再加上没有证据,贸然向皇上禀报或许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故而一直不曾提起。但这不代表他就忘记昔日的屈辱和仇恨。

    好不容易逮到今日这个机会,他岂会放过?

    “韩统领慎言。”

    萧堂之出列,沉声道:“楚大人乃是我的外甥,我又岂会与这些小人勾结害他夫妻二人性命?”

    韩达嘴角勾起讽刺。

    “微臣也很奇怪,那贼子既敢设下圈套暗杀楚世子夫妇,难道不知世子与萧将军的关系,竟愚蠢得来陷害将军?这实在是让人很费解啊。”

    楚央不说话,笑意微微,眼神凉薄。

    宣武帝看了眼几人,道:“吴爱卿,你来辨一辨。”

    内阁大臣吴景从,乃是两朝元老,年轻的时候做过中书舍人,在先帝跟前做事,许多大臣的笔记他都是认得的。

    萧堂之瞅着那头发花白的吴阁老,眼神又冷了冷。

    吴阁老是出了名的大公无私刚正不阿,谁的面子都不给,偏生他还古板守旧得很,皇帝纳几个身份低下的新宠,他都得抖着花白胡子义正言辞的当朝谏言。就因为这又臭又硬的脾气,没少被宣武帝罚禁足。不过虽然知道这老头儿脾气古怪,却也是个十足的忠臣,门下学子无数,皇帝罚他几天扣个几个月的俸禄,也就揭过了,没真正与他计较。

    早些年,楚央带着一帮公子哥儿出入烟花之地,也被他参了不知多少回。

    所以他没理由偏帮楚央,说出来的话自然公正可信。

    萧堂之便是知道这一点,才担忧。

    年过花甲的吴阁老,拿着那封信仔细的看了半晌,才非常肯定的点头,“没错,是萧将军的笔迹。”

    此话一出,朝堂众臣又是一阵哗然,纷纷看向萧堂之。

    萧堂之面色微冷,“吴阁老年纪大了,怕是也老眼昏花了吧?本将与世子夫妻无冤无仇,缘何要派人刺杀?”

    吴阁老轻飘飘的瞥他一眼,不紧不慢道:“先帝曾说过,萧将军的字与你的人一样,凌厉霸道,目下无尘,力透纸背,怕是在战场杀敌杀得多了,将那一身的肃杀之气也带入了朝堂,每次写下的奏章都杀气腾腾剑拔弩张。这份气势,旁人便是想学,也学不来。”

    “你”

    老东西指桑骂槐绵里藏针,萧堂之岂会听不明白?当即怒目而视,那表情,还真的是如方才吴阁老形容的那样,杀气腾腾剑拔弩张。

    吴阁老却不畏惧,又将那信递给旁侧的几个大臣看。

    “萧将军的字迹并非我一人见过,就让大家来评一评道理。”

    几个大臣见了,都纷纷点头,认可他说的话。

    宣武帝看向萧堂之,神情依旧淡淡。

    “萧爱卿,你如何解释?”

    萧堂之出列,抱拳道:“皇上,这必是奸邪小人欲陷害微臣,请皇上明鉴。”

    说罢,他一撩衣摆,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