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二更)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这时候,外面响起脚步声,紫霜带着丫鬟上午膳来了,夫妻二人便停止了话题。

    楚央让人讲小桌子搬到床边,然后像师心鸾生病那几日一样,端着碗喂她吃。

    师心鸾也不矫情,只是她早饭吃得完,午膳便吃得少了些。没吃几口,就饱了。

    楚央原是想陪她歇晌的,但她上午睡得久,今日倒是不困,便又与他说起方才的事儿。

    “我觉得…你可以寻个机会,给我父亲提个醒,让我祖母多盯着些。虽说我觉得她对我没恶意,但这样的保护方式,我还是不敢苟同。”

    两次,就因为不想让宫墨看到她的脸,先是害她生病,再是毁容。

    这样的保护方式太过激烈,她无福消受。

    楚央笑笑。

    “你对武安侯府的人,倒是挺关心的。”

    师心鸾淡淡道:“虽然严格来说他们不算我的亲人,但毕竟和这具身体有血缘关系,而且这个便宜父亲对我真的挺不错。我既附身在他女儿身上,好歹武安侯府也是我的娘家,我总不能不闻不问。”

    楚央没说话,眼中笑意淡了些。

    这个话题永远都是他们之间跨不过去的坎儿,并非不提就不存在。所以之前师心鸾才犹豫要不要告诉他真相。说出来少了许多麻烦,但同时也多了烦恼。

    她状似无意的转移目光,道:“下个月初,小姑姑生辰,我回去直接问她吧。”

    “除了这个,她还对你说了什么?”

    楚央似也忘记方才瞬间的不快,语气却较之之前多了些漫不经心。

    “她让我…离开京城。”

    慢吞吞的说完这句话,楚央眉峰立即就挑了起来。

    “嗯?”

    他目光危险,“离开…京城?”

    师心鸾笑一笑,“秋后算账可不是褒义词,爷,您的心胸,有待提高。”

    楚央不反驳,“如果她真有办法做到,必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势力,那么她隐匿在武安侯府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但如果她和真的宫墨有仇,对你岂不是有利?”

    “我现在只想知道…”楚央慢慢说道:“她为什么那么忌惮宫墨看见你的容貌。”

    这一点,师心鸾也觉得奇怪。

    虽说她承认自己的确长得倾国倾城艳冠群芳,但京城世家女比比皆是,宫宴之上群芳汇聚环肥燕瘦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也不见他多看一眼,总不可能对自己这个有夫之妇生出什么想法。再说了,他可是为了荣秋至今未娶,可见是个专情之人。

    他总不至于为了报复楚央要躲人之妻吧?就算如此,她容貌如何,又有什么区别么?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想从自己这张脸得到某些他想要确认的猜想。可是,他又是如何对自己产生怀疑的呢?就为了在城外短短几句对话?

    怎么样都解释不通。

    “你还是别回侯府了。”楚央道:“她既有带你离京的决心,万一你这一去就被他给藏起来偷偷瞒天过海离开京城了,我上哪儿找人去?”

    师心鸾失笑。

    “你至于么?”

    “至于。”

    楚央面容严肃,“阿鸾,我再不能容忍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师心鸾知道他指的是自己上次遇刺和在宫中被人暗算落水两件事。

    事实上,两次她都没在自己身边。

    她第一次在华云寺遇刺的时候,他及时赶到,免了自己的危机。所以,那两次根本与他无关。不过这家伙有时候就这么别扭,也特别喜欢较真儿。自己越是无所谓,他越是寝食难安。

    尤其如今又知晓自己乃异世之魂,估计就更患得患失了。

    师心鸾聪明的没有反驳,而是顺着他的话说道:“行,我听你的,就算我要回侯府,也让你陪我一起,行了吧?”

    楚央浅浅微笑,眼里神色云雾难辨。

    ……

    武安侯府。

    “姑娘,咱们必须这么做么?”

    秋杏看着面容略显冷酷的师挽君,有些忧心忡忡。

    “别无他法。”

    师挽君眼神冷漠,“或许宫墨与心鸾他们一起回城那日,他便已看见了心鸾的容貌,终究是我太过大意。前日心鸾在太液湖落水,宫墨必然已得到她的画像。当年…”

    她话到此一顿,轻轻道:“心鸾始终防备着我,我劝不了她,便只能另辟蹊径。”

    “可经过上次刺杀事件,大小姐是不会单独外出的。”

    “所以…”

    师挽君目光幽深,“下个月秋猎是唯一的机会,决不能错过。”

    “楚央一直派人盯着,姑娘,咱们的消息已经传递不出去了。”

    “不必着急。秋猎可不是一天就结束的,他们总得在猎宫住几日,再加上我之前的部署,来得及。”

    师挽君语气沉静,眉目间的沉稳自信让人莫名服从和信任。

    秋杏默了默,小声道:“若真到了那一步,武安侯府必会受牵连。一旦事发,便是抄家灭族。”

    “管不了那么多了。”

    师挽君看着窗外景色,眼中些微恍惚已随风而散,“心鸾的安,胜过一切。”静了静,喃喃自语道:“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能再失去她了…”

    秋杏心疼道:“姑娘,都过去了,您别再想那些事儿了。”

    “不。”

    师挽君眼神黝黯,柔美的面容覆上冷厉仇恨之色,“无论多少年,我都不会忘记家族血仇。只可惜我韬光隐晦多年,仍旧无法报仇。”

    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上好的八方桌瞬间裂开一条缝。

    若楚央在这里,必然会惊异。

    单凭这份功力,当世年轻一辈的,便屈指可数。

    “姑娘。”

    秋杏小声提醒。

    师挽君深吸一口气,直到心中翻滚的仇恨焰火彻底平复,才道:“收拾干净,别让人发现了。”

    “是。”

    在府中呆了几日后,楚央又去上朝了,因为他查到了新线索。

    因涉及的杀手组织烈焰门也得到了确认,的确如他说的那般在数年前神秘消失了,但根据那个装有修罗香的瓶子,他查到了赤焰门的一个据点,并且亲自带人去抄了对方的窝。

    “陛下,微臣在现场发现了一封还未烧尽的信,并且抓获了一个活口。”

    武将之列,镇北将军萧堂之瞬间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