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难以启齿的擦药(二更)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紫霜早就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楚央侧头看脸色难看的女人,知道昨晚自己的确索要太过,便软着声音道:“别生气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

    师心鸾怒目而视。

    “道歉有用,还要官兵干嘛?”

    楚央很想说,官兵也不能将我如何。但媳妇发威,他若还想保证日后的性福,就不能端着,得放低姿态,软语宽慰。

    “气大伤身,不划算。”

    师心鸾依旧冷着脸。

    “半年之内,不许碰我!”

    楚央眉头跳了跳,关系到自己日后的性福问题,那是坚决不能小觑的。

    他正色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从未沾过荤腥的和尚从一而终很容易,但一旦破戒后哪怕是再念千万遍的佛经,也无法清心寡欲?”

    师心鸾绷着脸。

    说了这么一大长串,不就四个字。

    食髓知味!

    不要脸!

    “半年,没商量!”

    媳妇不上当,世子爷叹息。

    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阿鸾…”

    他眼神慢慢暗淡下来,轻轻道:“半年加四个月,将近一年,你预备只给我四年光阴么?”

    师心鸾一怔。

    纵然知晓他这是在自己面前唱苦肉计,但心头依旧忍不住泛上浓浓的酸楚和悲哀。

    咬了咬牙,总算退让了一步。

    “一个月。”

    世子爷哀怨,“一个月三十天,三百六十个时辰…”

    师心鸾又黑了脸。

    你一个月三十天三百六十个时辰都躺在床上么?

    到底还是心软了。

    “半个月!”不能他继续哀怨,她就严厉道:“别得寸进尺!”

    媳妇满脸冰霜满目杀气,世子爷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并在心中权衡利弊一番,觉得讨好媳妇比振夫纲重要。况且他的地位已经有了质的飞越,还怕日后没有机会再续昨日恩爱么?

    目光轻转,世子爷笑眯眯道:“遵命。”

    师心鸾瞥一眼他狗腿的模样,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还没到午时,你怎么回来了?”

    “估摸着你应该醒了,回来给你上药。”

    楚央说着便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药膏。

    师心鸾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色腾的一下烧红了,又羞又怒道:“不需要。”

    楚央知道她别扭,轻声软语道:“别赌气,让我看看,是不是…”

    “你敢!”

    师心鸾脸红到了脖子根,眼神闪躲,羞恼道:“你出去,我不要看见你。”

    “你确定?”楚央扬眉,上上下下打量她,“你自己行么?”

    师心鸾一堵。

    她现在都没力气下地,怎能给自己上药?但不用药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好不了的,她又不想继续这么躺着。换了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关键这么**的部位…

    贝齿咬着下唇,她犹豫不决,面色红白交加,就是不开口。

    楚央笑着将她搂在怀里,道:“阿鸾,我们是夫妻,都这个时候了,还怕被我看见么?”

    师心鸾红着脸偏开头,依旧不语。

    她这模样,便是默认了。

    楚央伸手掀开被子…

    师心鸾视死如归的闭上眼。

    那种感觉…只有切身体验过的人才知道。他手指冰凉,沾上药膏,肌肤相触…师心鸾好几次都想拍开他那只爪子,但稍稍一动,便又是难以消受的滋味…比起他们在床上翻滚个无数次都还要…用他曾经说过的一个词形容,便是蚀骨**!

    程师心鸾都侧趴在枕头上,双手恨不能将枕头给揉碎。

    短短半刻钟,简直像度过了半个世纪。

    额头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下唇快要被贝齿咬碎。若非这样,她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吐出那些惹人遐想的低吟。

    羞愤欲死。

    师心鸾又忍不住愤懑,他凭什么这么镇定自若?明明他才是最饥渴的那个,凭什么此时却用两根手指就将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

    她好后悔,之前就不该心软,该坚守岗位,罚他当半年的和尚。不,一年!

    以他这两日在帐中的表现,若日日如此,自己这条小命还能保得住么?

    师心鸾不由得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十分的惆怅和悲剧。

    终于,那漫长的上药过程总算过去了。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立马将被子扯过来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垂着眼,硬邦邦道:“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世子爷其实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镇定自若。

    若是此刻师心鸾抬头,便能清楚的看见世子爷的脸色…足以概述所有春宫秘卷的内容。

    于是向来厚脸皮的世子爷没有继续逗留,也不敢看那个被子下露出一张红彤彤小脸的女人,将药放在一旁,便起身走了出去。

    师心鸾此时方才松了口气。

    再和他继续呆在同一屋檐下,她会比原身死得更丢人。

    羞死的!

    楚央在门口吹了会儿冷风,好容易将那股子燥热平息了下去,又站了一炷香,直到丫鬟来询问要不要传午膳,他嗯了声,这才重新走进去。

    师心鸾面色已恢复平静,正拿着一本杂记翻着,只是有些意兴阑珊。

    他笑了笑,随意道:“我想过了,你那个小姑姑处处透着诡异,若不查清楚,我始终不放心。我先前派人去了邑郡,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新线索。她既那般关心你,也或许与你母家有关。所以,我让修颖去了青州。”

    师心鸾原本就是借看书掩饰羞涩,此时见他转移话题化解尴尬,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人混账的时候让人想抓狂,但体贴的时候,却又让人很是暖心。

    “哦。”

    话已说开,她也不用像从前那样遮遮掩掩了,“她很关心我娘留给我的那枚玉佩,就是被你抢走的那块。”

    她眼神漫不经心的飘过来,似笑非笑。

    世子爷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可耻,很大方的从怀中掏出那莹白的玉佩,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这玉佩放在他身上好几个月了,每个纹路细节他都一清二楚。除了比一般玉佩更精致,花纹更细腻,质地更上乘,价值更高,似乎…没什么特别之处。

    “还有一件事…”

    师心鸾顿了顿,眉头微皱。

    “那日我回侯府,就是李府退婚那次。当时她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嗯?”

    楚央看着她。

    师心鸾回忆着那晚的情形,月色如钩,漫步在铺满鹅暖石的小路上,没有旁人打扰,倒是颇为雅致。

    师挽君漫不经心的问道:“听说大皇子今日回京了,还与你们一起进城,你可曾见到大皇子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