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二更)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4-21
    出身尊贵,曾鲜衣怒马纵横京城,曾恣意人生,潇洒不羁,二十五年人生自认为已阅尽山河尝尽酸甜苦辣,却还是为她所说的每个字每句话而震撼。

    借尸还魂。

    这只出现在传说中的故事,居然是真的?

    楚央怔怔看着师心鸾,她就坐在自己面前,却似乎透明了般,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忽然便开始慌乱,脑子里乱哄哄的只记得一句话。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迟早要离开…

    不止离开他,而是…这个时代。

    心中揪疼得厉害,他却说不出半句挽留她的话。她有太多的牵挂,太多不舍,自己凭什么要求她为了自己留下?

    师心鸾依旧安静的坐着,眼中所有情绪是隐藏,脸上露一抹淡淡的笑。

    “从前不告诉你这些,是因为觉得没必要,而且以那时我对你的印象,也不可能对你说这些。再者,这种事情,若非切身经历,谁都不会相信。你本来就怀疑我,若我说自己乃借体重生,你大约会当做一个笑话罢了。现在告诉你,是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

    她抿唇,轻轻道:“紫霜有一句话说得对,我哪怕至少应该要用一分的心去考虑你的感受。所以,我把选择的权利,交给你。”

    我永远无法将部的自己给你。所以是要继续这段婚姻,还是分道扬镳,你来定!

    楚央沉默着,眼神里有一种难以言诉的哀痛和荒凉,像深秋泛黄却还死死缠着树枝不愿落下的枯叶,只需一阵风,便吹断了最后一丝生机。

    他哑着声音,道:“多久?”

    这两个字问得莫名其妙,师心鸾却听懂了。

    “五年。”

    楚央手指微颤,没再说话。

    空气再次安静下来。

    师心鸾起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楚央没去追,甚至没看她一眼,就那样静静的,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坐着,仿佛要将自己坐成一樽雕塑。

    晚膳的时候,他没回后院。

    紫霜暗自着急,师心鸾却若无其事。

    她知道楚央需要时间,就如同她最初需要时间来接受自己的穿越一样。

    一个人吃了饭,又沐浴一番,刚躺下便突然想起一件事。

    “紫霜。”

    紫霜还未歇下,闻言立即匆匆进来。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么?”

    师心鸾扒开床幔,问:“绣莹他们是不是今日离京?”

    紫霜一愣,随即摇头。

    “没有。昨夜您在宫中落水,梅少夫人很是担心,今儿个上午来过一趟,世子怕打扰您休息,便让她过两日再来,他们夫妇便没走,估摸着还得过几日。”

    师心鸾松了口气。

    “那就好。”

    上午武安侯府也派人来送了一大堆的补品,让她有些诧异的是,师挽君这次居然没来。

    云乐公主自请去中正宫待发修行的事她已听乐槐说过了。但凡昨晚参加宫宴的人都知道这其中的内幕,只不过皇家是非,无人敢私下议论,百姓自然对此一顿褒奖。至于那些文人写诗歌颂的,更是不在少数,倒是为云乐博了个好名声,也算洗去了数月以前因和自己闹得不愉快随即被赐婚惹来的流言蜚语。

    皇家旨意,公主又是为民祈福,萧家自然对皇家悔婚一事不敢有任何意义。

    至于萧桓,似乎出京办差了。

    除此以外,宫里也没传出要对太子和鲁王赐婚的消息。

    师心鸾暂时不想关心这些事,也没精力去操心。

    她躺在床上,却睡不着。

    最大的秘密说出来了,她没有觉得轻松,反而心情更加沉重了。

    她想起昨夜的疯狂,想起今日紫霜倒了的那碗药,想起楚央眼中的受伤,想起这几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

    还是错了。

    错在不该动心,错在高估了自己的理智…

    外头忽然传来动静。

    师心鸾一怔。

    他回来了?

    她下意识坐起来,一把扒开床幔,随即顿住。

    这时候起来,做什么呢?

    话已经说得这般明白,何须再给他希望?

    双手即将放下,楚央已走了进来。

    她垂着眼,屋子里没有灯,只隐约看见他站在那里,记忆里身后所以一展琉璃屏风。

    师心鸾抓着床幔的手僵住,放也不是,收也不是。

    然后她看见他走了过来。

    她心跳猛然加速,一抬头,就被他捧住了脸,然后眼前一黑,唇舌已被他侵占。

    师心鸾眼睫一颤,双手用力,抓得帷幔那一块儿几乎变形。

    唇齿交缠,彼此呼吸近在咫尺。

    楚央微微松开她,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那双眼睛,灼热得似乎要将她烧成飞灰。

    “阿鸾。”

    他看着她的眼睛,说:“我想了一下午,挣扎了一下午,最终还是来了。我想告诉你,无论你是谁,来自哪里,我只知道,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至少,这五年…你只属于我。我不放手…”

    师心鸾隐忍的泪终于夺眶而出,被他吮吸干净。

    双手一松,整个人再没了任何支撑点,被他压倒在被褥里。

    她流着泪,喃喃道:“楚央,你赢了,你赢了…”

    连着两遍,她已经是泪流满。

    楚央覆在她身上,双手已将她衣衫褪尽,埋头从她的脖子吻到右肩,闻言偏头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

    “可还记得我们的赌注?”

    师心鸾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记得。所以…你想怎样,都可以。”

    我想让你留下来。

    这句话在心上萦绕不绝,却没能说出口。

    “我想…要你。”

    师心鸾泪眼朦胧,嘴角却扯出一个笑。

    “好。”

    她哭得梨花带雨,却美得惊心动魄。

    楚央眼神一暗,再次吻了下去。

    师心鸾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闭眼迎合。

    这是她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这么配合他。

    楚央紧紧的扣着她的腰,恨不能将她嵌进自己的骨血里。

    心跳乱了频率,呼吸粗重而急促,彼此发丝凌乱交缠,衣裳落了一地,帐内气氛越来越热,暧昧的因子无法遮掩…

    然而他停了下来。

    师心鸾满脸绯红,眼角眉梢还有未褪的春潮,眼睛湿漉漉的让人看了想要狠狠欺负。

    楚央偏头埋在她脖子上,深吸几口气,僵硬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

    师心鸾疑惑,“楚央…”

    楚央声音沙哑,在她耳边道:“你若不想生孩子,我不碰你就是,以后别喝那些药了。”

    一句话,又让师心鸾红了眼眶。

    “我没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