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更)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4-14
    北靖王世子妃被云乐公主推入太液池,这一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皇宫。宫宴原本就快要结束了,却突然出了这档子事儿,太后怒不可遏,当场便斥责了皇后。

    那么多皇宫侍卫亲眼目的,云乐公主便是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

    待众人赶制太液池,楚央早已抱着师心鸾去了附近空置的宫殿,太后连忙让人去请太医,北靖王妃知晓自个儿媳妇身子弱受不得寒,当即带着丫鬟跟着去了。

    师心鸾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浑身仍旧冷得打哆嗦。

    楚央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一边给她输送内力取暖一边命人取火炉来。

    他心急如焚。

    上次只是受凉便导致发热,休息了好些天才好,这次比上次更严重。

    太医很快来了。

    楚央三两下将悬丝系在师心鸾手腕上,仍旧抱着她不松手。

    北靖王妃匆匆而至,一眼看见躺在儿子怀里面色发白浑身颤抖的儿媳妇,眉间也笼罩着一层浓浓的忧色。待太医诊脉完毕,便立即问:“如何?”

    太医恭敬道:“世子妃有些体虚血亏,不过幸亏世子及时相救,寒气不曾侵体,只需几副服用几日温补的药,也就好了。切记这两日莫要吹了冷风。”

    说罢便提笔写了药方。

    皇宫里什么珍贵的药材都有,宫人立即拿着药方去御药房抓药,煎药,忙得不亦乐乎。

    火炉也早就准备好了,连手炉也准备齐。

    放在被窝里,倒是驱寒。

    师心鸾稍稍好了些,睁开眼睛,眼前却有些模糊。

    “阿鸾。”

    楚央连忙更紧的将她拥进自己怀里,道:“你感觉怎么样?还冷么?”

    师心鸾迷迷糊糊的看见屋子里许多人,也没看清都有谁,她不适的皱皱眉。

    “让他们都出去,头疼…”

    北靖王妃连忙带着一群宫人太医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夫妻二人。

    人少了,空气也没那么浑浊耳根子也清净了,师心鸾这才舒展了眉目,方才的记忆慢慢重回脑海。

    “云乐呢?”

    楚央眼神极冷,“她胆敢伤你,我绝对不会罢休。”

    师心鸾摇头,“有人暗算我…”

    楚央一怔。

    “你说什么?”

    师心鸾半眯着眼睛,“你不会以为她会蠢到在众目睽睽之下推我入湖吧?”

    楚央当然知道。

    他赶到的时候便看见她如风般掉入湖中,当时只有云乐离她最近,他自然而然认为是云乐蛮横不讲理,一言不合之下恶从胆边生将她推入了太液池。

    但以她的聪明,岂会给云乐可乘之机?而且身边还有两个丫鬟守着,云乐即便是想动手,也不可能得逞。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将计就计陷害云乐。

    即便如此,也是云乐挑衅在前。但同时他也疑惑,她原本体寒受不得凉,就算想要给云乐教训,也不至于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我当时计算了方位,乐槐和紫霜就在我身后。云乐乖张蛮横咄咄逼人,我原本只是想让所有人看见她推我。在我落湖前,乐槐是可以拉住我的。但她意图对我行凶的罪名却洗不掉。可是在我松手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劲风打中,然后就身体一偏脚下踩空,才掉入了太液池…”

    秋夜湖水冰凉,她脑子有病才会自己跳下去白白受罪。

    她只是奇怪,那个暗算她的人,是谁?

    楚央听完已沉了脸。

    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有人要害她,随即又被自动排除。宫宴还未结束,他见她迟迟未归,又见云乐离席,担心云乐以公主身份为难她,便寻了出去。就算他没及时赶到,乐槐也会救她上来。而且皇宫侍卫会立即通报,若有人存心害她性命,时间也来不及。

    那么,对方究竟想要做什么?

    上次是刺杀,这次居然明目张胆的在皇宫里动手。

    胆子比萧家人还大。

    “我一定会查出那个人,然后将他千刀万剐!”

    这句话,他说得咬牙切齿。

    “这个不急。”

    接连两次,师心鸾也意识到此事不简单,未必是萧家主使。

    “我有诰命在身,众目睽睽之下,云乐害我性命乃是不争的事实。皇后再是护着她,太后也不会就这么轻易了之。”

    虽然是她有意要栽赃陷害,但云乐之前就欲对她动手,再唤了皇宫侍卫意图治她一个谋害公主之罪,其本意就是取她性命。原本师心鸾是不想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太掉价。但人家都恶毒至此了,她若是再继续忍下去,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她早就警告过云乐,小丫头偏执不讲理,那就不能怪她辣手摧花了。

    反正萧家早就视她为眼中钉,多一桩少一桩并没什么区别。

    楚央明白她的意思,那幕后主使并未留下任何证据,倒是可以趁此机会给云乐一个教训。

    “太后和皇后不睦已久,云乐在她举办的宫宴上闹事,太后自不会轻饶,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白白受这番罪的。”

    还有几次三番想害她的那个人,他都不会放过。

    ……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宫宴肯定不能继续,驱散了大臣极其家眷,太后便直接让人将云乐押到了自己的慈安宫。没错,就是押!

    内宫之事,外臣无权干涉,萧家的人也不便多问。但身为云乐公主兼六宫之主的皇后,却有资格过问。太后盛怒之下她不敢替女儿求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嬷嬷扣押着去了慈安宫。

    啪

    云乐被毫不留情的仍在地上,头上红宝石步摇掉在地上碎成两截,发出清脆的响声。

    太后和宣武帝高高坐在上座,脸色冷得发寒,周围站着女官和几个面无表情的嬷嬷,让人一见就想起宫中那些阴暗的刑具,令人心惊胆寒莫名畏惧。

    皇后坐在下首,眼见女儿被如此对待,脸色青了青。

    “母后,事情还未明朗,许是一场误会也说不定。云乐好歹公主之尊,岂能被两个嬷嬷如此对待?”

    目光凌厉的扫过那两个嬷嬷。

    对方却有恃无恐。

    太后冷着一张脸,“哀家还不曾责问你教导不善之责,你居然有脸替她脱罪?”她声音高昂威严,不怒自威,“皇后是否觉得,这后宫就是你们母女的天下?”

    这一句砸下来,皇后立即起身。

    “母后息怒,臣妾不敢。”

    宣武帝冷眼看着,并不说话。

    太后冷哼一声,“不敢?哀家看你敢得很。”她眼神骤然厉如刀锋,刮在皇后身上,“北靖王先父为抵抗婆罗族战死沙场,北靖王后带兵收服婆罗族,才换得我天祁西北安宁,楚央更是朝中重臣。而你教养的好女儿,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欲谋害他妻子的性命。到现在,你居然还敢跟我说是误会?”

    她一挥袖,哐当,杯盏碎落一地,

    “你当哀家是死人么?还是你觉得你们萧家的尊荣,已经足够你们母女在这宫廷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皇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母后赎罪,臣妾并无不敬之心…”

    太后冷笑。

    “你没有?若非你纵容,她怎敢胆大包天在宫中行凶?”

    这便是要逼皇后要么承认女儿有害人之心,要么承认萧家有不臣之心。

    皇后脸色大变。

    被摔得头晕眼花又接连被太后威严所慑的云乐,在畏惧过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存在感,连忙哭着说道:“皇祖母明鉴。那师氏桀骜猖獗,恃宠而骄,先是对我不敬,后又意图推我入水,我情急之下唤来侍卫,未料她却倒打一耙自己跳了下去。我冤枉啊皇祖母…”

    “你给我闭嘴!”

    太后脸色更冷,眼神几乎要将她千刀万剐。

    “你真当哀家不知道你那些龌龊心思?堂堂公主,不谨守宫规好好待嫁,却整日肖想有妇之夫,甚至意图在这宫闱之中杀人。怎么,你还想杀了师氏然后自己取而代之吗?”

    她声音陡然拔高,“皇后,你就是这般言传身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