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二更)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4-14
    师心鸾脑子轰的一声咋开。

    这个坐在轮椅上美得危险美得过分的男子,居然就是楚央的死对头大皇子鲁王宫墨?

    相较于她的难以置信,楚央的神情却是很淡定,周围的大臣极其家眷也很淡定的行礼。

    十四年前猎场之变,鲁王膝盖受伤,从此只能坐在轮椅上。也正因如此,才没有大臣愿意与他结亲。

    要知道身份尴尬不算什么,朝中不缺不掺和党争的清贵之臣。大皇子再不得宠,好歹也是个王爷。自家女儿嫁过去,便是王妃,脸上也风光。

    关键就在于,他不良于行。

    一个身有残疾之人,在本朝是很不受待见的。就算如今皇上破例,让他在工部当值,看起来他有望竞争皇位。可正是这样,才更危险。所以但凡有点远见的朝臣,都不乐意将女儿嫁给他。

    贵女们则难免有些可惜。

    毕竟鲁王长得真可谓是人中龙凤,哪怕是比起楚央宫越这等极品美男,也是毫不逊色的。

    若非他双腿已残,就凭着他那张脸,也会有不少人飞蛾扑火般投怀送抱。

    只是,可惜了…

    师心鸾不觉得可惜,有些人,哪怕是身有残缺,坐在轮椅上,照样无法能够光芒万丈鹤立鸡群。而有些人,就算四肢健出身不俗,也是废人一个。

    毫无疑问,宫墨是前者。

    她只是比较好奇,按照楚央的描述,这个人应该相当厉害,武功也极高,怎的会双腿残疾?

    心中怀着这样的疑问,宫墨却已来到近前,道了声免礼,然后淡淡看向楚央夫妻二人,目光轻飘飘的掠过戴着面纱的师心鸾。

    “本王以为,今日无缘见到世子,不曾想竟在此偶遇,倒是让本王想起那日在城外的光景。”

    他面容淡淡,没有笑,却感受不到冷漠。

    楚央和宫墨势不两立,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平时倒还装装样子。可这里不是朝堂,两人狭路相逢,会不会针锋相对?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猜测。

    楚央却浅浅一笑,“王爷素来不喜欢热闹,在下也以为,王爷今日也要姗姗来迟。”

    两句话,已闻火药味儿。

    师心鸾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进去吧。”

    不管两人有什么恩怨,私下里再怎么针锋相对都行,但这里是宫门前。好歹宫墨也是王爷,身份上压了楚央一筹。当着大臣的面,总得收敛些。

    再说了,中秋佳节,太后特意举办了宫宴,今日闹事儿,不就等于不给太后面子么?

    楚央自然明白她的暗示,他原本也没打算要如何,宫墨也不是冲动之人。别说在这种场合,私下里两人见到了,也顶多就是打打嘴仗罢了。他可没兴趣让别人看戏。

    “嗯。”

    他牵着师心鸾的手,十分礼貌的侧了侧身,道:“王爷请。”

    宫墨倒是没有客气,只微微点着头,身后的小太监便推着他走了。

    楚央收敛了神情,牵着师心鸾的手,目不斜视的朝宫门走去。那含笑的眉眼挡不住的温柔深情,如同一盆冷水般浇灭了宫门口一干贵女燃烧的灼灼芳心。

    原本想要上前打招呼的人也都震惊不已,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

    宫门口侍卫肃穆而立,高悬的灯笼光芒悠悠,将那两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竟是莫名的和谐。

    有人目光含泪,有人捏碎了手帕,有人咬破了嘴唇。

    她们想不通,一个寡妇,还是一个毁了容的寡妇,怎能让那样风华绝代的人儿呵护至此?

    不仅她们想不通,宫里的云乐公主也想不通。

    宫宴一开始她便注意到坐在楚央身边的师心鸾,那样的两个人,即便只是一个侧影,都光芒四射得让人难以忽视。

    尤其是,楚央对师心鸾的体贴周到,细心到亲自动手给她挑鱼刺的程度…这让云乐看在眼里,如同油爆火星一般,炸得她心肝脾肺都似着了火,眼睛烧得通红,气得快哭了。

    两人成亲当日,母后不许她出宫,她砸碎了一切可以砸的东西,然后趴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知道翌日两人要入宫谢恩,她特意抹了两层胭脂掩盖了红肿的眼眶,去了仁明殿。

    那女人规规矩矩坐着,让她想刁难都找不到机会。

    自那以后,她就再没见过师心鸾。时隔不到两个月,却让她见到这样让她心碎的一幕。

    眼中泪光涌动,想起数日前,师心鸾遇刺,他进宫面圣。她得知后匆匆前往,在龙尾道堵住了他。

    “表哥。”

    她眼中含着欣喜的光,写满了一个十八岁少女的所有心事。

    楚央神情淡淡,退后一步,客气疏离道:“微臣参见公主。”

    云乐脸上的笑意僵住,欣喜化作了委屈的泪光。

    “你从前都唤我表妹的…”

    “年幼莽撞,还望公主见谅。”

    楚央刻意要与她保持距离,神情之中也写满了冷漠,甚至还有些微不可察觉的不耐烦。

    见他这样,云乐更伤心。

    “我…我听说你遇刺了,可有受伤?”

    楚央目光悠然变得犀利,刺得她下意识的倒退两步。再看过去的时候,楚央已恢复平静。

    “下个月公主就要出嫁了,还是多多操心自己的婚事吧,这般莽撞的跑出来,若是让皇后知晓了,大约是不会高兴的。”

    这句话彻底让云乐落了泪,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你明知道…明知道我不愿意嫁…”

    “公主慎言。”

    楚央目光轻飘飘的,却冷得刺骨。

    “微臣还有要事,先告辞了!”

    他说着便转身,没半分怜香惜玉的心思。

    他走得决绝,云乐心中所有委屈不甘愤怒齐齐涌了出来,大声喊:“师心鸾有什么好?她不过就是个寡妇,这等不知廉耻的…”

    风声一闪。

    楚央已来到她面前,目光森凉的盯着她。

    “这种话,我不想再听见第二次!”

    语气淡淡,却透着一股子阴狠肃杀的气息。

    云乐吓得呆住,然而他越是维护师心鸾她便越是不甘心。

    “你要如何?难道我说得不对吗?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却娶了一个那样不堪的女人…”

    楚央眼神极冷,反倒是笑了。

    “公主这些年大底是养尊处优惯了,脑子也越来越笨,只会凭空臆想一些不存在的东西,以至于忘了规矩失了仪态,才会说出这般粗俗愚蠢的话来。”

    云乐再次呆住。

    表哥玩世不恭放荡不羁,素来高傲,也不怎么将皇子公主放在眼里,却也从未对她说过狠话,更别说如此诛心之语。

    她脸色白了白。

    “粗俗,愚蠢…你竟说我粗俗愚蠢?”

    楚央眼神讥诮,“我一直觉得奇怪,公主身上具备萧家人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和刻薄毒辣,也遗传了皇后的偏执蛮横,怎的独独就没继承萧家人的冷血心机呢?”

    他说话越来越难听,云乐面上惨白如雪,已是痛彻心扉。

    “你身上也流着萧家人的血…”

    “我母妃姓阮。”

    楚央眼神冷淡森寒,“我姓楚,与萧家…早已恩断义绝。”

    云乐再次踉跄的后退两步。

    “你…”

    楚央盯着她那张肖似皇后的面容,目中终于毫不掩饰厌恶和憎恨。

    “皇后没有告诉你她当年是怎样残害自己的亲姐姐并且鸠占鹊巢的么?你不知道,你这个公主是怎么来的么?”

    他眼神轻蔑语气讽刺,“云乐,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我不会与你斤斤计较,但不代表你可以随意侮辱践踏我的妻子。”

    这几句话刺激得云乐几乎崩溃。

    “她不配…”

    “她能得我爱重,便胜过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