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同塌而眠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23
    师心鸾自己都不曾发现,虽然她嘴巴上说讨厌楚央,实际上已经在开始想要了解这个男人了。

    而了解,何尝不是一段感情的开始?

    楚央有七天婚假,所以三日后的回门,他理所应当的陪师心鸾回了武安侯府,并且在老夫人和师远臻面前表现得相当好,尤其对师心鸾温柔体贴,含情脉脉。

    老夫人和师远臻看在眼里,既惊异又欢喜。

    午膳过后,楚央和师远臻去了书房下棋,老夫人则拉着师心鸾各种询问。

    “在王府过得还习惯吗?”

    师心鸾只好笑着回答,“习惯。祖母放心,我一切都好。”

    除了某个碍眼的家伙天天在他跟前晃,一切都完美至极。

    老夫人点点头,“我看世子的确对你十分上心。王妃又是个温和的人,想来你在王府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才怪!

    北靖王妃的确是个好婆婆,师心鸾不否认。但楚央对她上心?呵呵哒

    那个臭不要脸的,演技相当不赖。若是在娱乐圈,也是影帝级别。

    心中无限吐槽,面上还得微笑附和。

    “世子对你好,你也要知道珍惜。”老夫人又开始叮嘱,道:“世子年龄不小了,你若趁早给他添个一儿半女,才能更加拴住他的心,地位也可稳如磐石。”

    师心鸾在心里翻白眼。

    怎么刚结婚就要她生孩子?古代的女人真悲哀。

    她佯装羞涩,低声道:“祖母,这种事,不是说有就有的,总得看机缘。”

    鬼机缘。

    楚央现在被她下了药,即便是有心也没力,怎么怀孩子?

    再说了,她可是要回去的,生个孩子岂非给自己平添牵绊?

    坚决不要。

    老夫人又叮嘱了好些话,师心鸾程微笑点头。

    “嗯,知道了。”

    “是。”

    “会的。”

    一个时辰下来,她脸上肌肉都快僵硬了,老夫人这才放过了她。

    然后又被师心彤和师心云拉着去了花园的凉亭说体己话。

    “姐姐,姐夫对你好么?那天你进宫谢恩,云乐公主有没有为难你?”

    刚坐下师心彤就一个接一个问题的砸了下来。

    “我说四妹,你好歹也让我先喘口气啊。刚才祖母接连问了我整整一个时辰,我可是连口茶都没喝呢。”

    师心云赶紧给她斟茶。

    “长姐。”

    师心鸾莞尔,虽然三人非一母同胞,彼此之间却无嫌隙,也算是她在这个陌生时空了的一丁点安慰吧。

    她喝了茶,这才道:“云乐公主就算想过找茬,总要分场合。我进宫那天,太后皇上皇后都在,她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我。所以,我很好。”

    两个妹妹这才松了口气。

    “那姐夫呢?”

    姐夫?这小妮子,改口倒是改得快。

    见她不说话,师心云笑道:“这还用问么?姐夫对姐姐这么温柔体贴,在王府里必然也是极好的。”

    “也对。”

    师心彤认可的点点头,又展颜一笑,拉着师心鸾的手,不舍道:“姐姐,你就这么嫁人了,我和三姐都有些不习惯呢。”

    师心鸾笑笑,“那我以后经常回来就是。正好,王府里人少,我整日呆着也无聊得很。”

    “不行,出嫁的女儿不能常回娘家的,不然你的夫家会不高兴。”

    师心彤义正言辞。

    不高兴?

    楚央不是这么气量狭小的人,北靖王妃也是和善的婆婆,也就她那个公公,有点古板,大约是会有意见。

    但,无所谓。

    “你们俩平日里在家没什么事的话,就帮着祖母打理中馈。她年纪大了,该少操劳些。”

    “嗯。”

    两人都点头。

    又寒暄了会儿,便各自回去了。

    原本下午是要回王府的,结果楚央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说她思家心切,所以陪她在侯府住一晚。

    老夫人和师远臻自是欢迎。

    师心鸾则黑了脸。

    住一晚,怎么住?肯定是住在她的浮曲阁。原本这也没什么,反正在王府他俩也每天晚上住在同一屋檐下。

    关键就是,她房间里所有装饰家具都是定制的,就连软塌也是按照她的身形定做。楚央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还有余,软塌肯定睡不下。

    决定了,晚上让他自个儿睡地上!

    谁让他嘴欠要留下来的?活该。

    然而到了晚上

    “你确定要我睡地上?”

    楚央扬眉,似笑非笑的盯着坐在床沿上的女人。

    “当然。”

    师心鸾半分不退,“当然,如果你不介意蜷缩着睡,也可以在我的软塌上将就一晚。”

    楚央失笑。

    “你想清楚。”

    “我想得很清楚。”

    师心鸾已经躺了下来,“是你自己非要留下来的,这可怨不得我。”

    她转过头来,笑眯眯道:“这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楚央不气,“其实吧,让我睡地上也可以。但是你有时候,有起夜的习惯,又是在你自己的房间里。你半夜睡迷糊了醒来,八成不记得屋子里还有个人,万一不小心踢到我,以你的警惕性肯定立即就要动武。到时候乐槐冲进来看见了”

    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师心鸾算是明白了。

    她黑着脸。

    “看见就看见,那又如何?”

    楚央仍旧在笑,“你平时不喜欢有人守夜,可今晚不一样。你祖母和父亲为了表示对我这个新姑爷的重视,特意让人好好伺候,不得马虎。所以你大概忘记了,现在这院子内至少有四个丫头守着。”

    师心鸾脸色阴沉。

    楚央继续说着,“其实我是无所谓的,就怕被祖母和岳父大人知道你虐待我,怕是不太高兴。”

    师心鸾咬牙切齿。

    “那你也别想上我的床。否则我就”

    话未说完,只见眼前一黑,紧接着某个臭不要脸的世子爷就躺了下来。

    师心鸾瞪着双眼,立即伸手去推。

    “你给我滚下”

    手被他抓住,另一只手顺势圈过她的腰,将她按在自己怀里,回头对她一笑。

    “夜深了,咱们该就寝了,夫人。”

    师心鸾一怔。

    不同于那一日药物之下迫不得已的肌肤相亲,也不同于平时被他调戏的点到即止,她清醒的被他拥在怀里,他眼里似冬日里的烛光,悠悠的漫着温暖,一层层从手心,传递到她身上。

    她有那么几分恍惚。

    自打记事以来,她从来都是一个人睡的,也习惯一个人。

    拍戏的时候难免有身体接触,她会进入角色之中,却不会沉迷。

    她的理智,永远战胜情感。

    似这般来自彼此相拥所传递的温暖,从未有过。

    她脸色起了些微的变化,像春日里飘过的雨,夏日里挂在枝头上的烈日,秋日里吹过的风,红了枫叶,光了枝干,冬日里渐渐融化的积雪

    这一切的微妙的情绪来得突然,又在心底慢慢滋生。

    师心鸾很不习惯这样的亲密,但楚央的手稳定而有力的握着她的腰,让她不得动弹分毫。

    她心知他不会对她做什么,但彼此相拥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热度,让她无论从情感还是理智上,都无法接受并且十分排斥。

    “你下去,我习惯一个人睡。”

    不知为何,她的声音少了平日里的针锋相对亦或者公式化的温柔,有些硬邦邦的,类似局促羞赧?

    楚央讶异。

    烛火微歇,她身体被他拥着,只得竭力抬头,一头墨发似瀑布般垂下,却遮掩不住微红的脸和闪烁着微光的眼睛,红唇也因紧张抿出了几分水润,看起来粉嫩又可口。

    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燥。

    鬼使神差的,楚央吻了上去。

    师心鸾猛然瞪大双眼,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他强势压在了身下。

    题外话

    还是习惯分章,还有两个小时到十二点,争取再写一个三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