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23
    楚央脸色又是一黑。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他慢慢坐起来,瞥一眼慢条斯理整理衣服的师心鸾。

    “我不勉强你接受已经嫁给我的事实,但你至少得习惯。我给予你绝对的尊重并允许你在合理范围内可以随心所欲,但,不要干涉我的私事。”

    “这怎么能算是干涉呢?”

    师心鸾笑眯眯道:“我可是为了你好。”

    楚央似笑非笑,抬起她的下巴,道:“你若是真为我好,就给我解药。”

    “爷,我一直觉得你很聪明,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想法?你见过下毒者给对方解药的么?”

    师心鸾眨眨眼,非常好心的给他建议。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可以去找太医嘛。反正你脸皮厚,不怕丢人。”

    楚央嘴角微抽。

    找太医不难,但这事儿估计不到一天就会人尽皆知,那他就别混了。

    师心鸾就是料到他不会去找太医,故意说这话给他添堵的。

    世子爷表示,娶个会玩儿毒的媳妇,不但时时刻刻担心小命不保,还得担心雄风不振。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婚后的日子对师心鸾来说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就是从武安侯府搬到了北靖王府。唯一让她不爽的,就是得每天和楚央朝夕相对。

    但北靖王妃是个很好的婆婆,美丽温柔通情达理,大婚第二日就表示要将中馈交给师心鸾。

    师心鸾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她从前花钱就大手大脚。反正她家不缺钱,她自己也能挣,更别说那些生活琐事,压根儿不需要她操心。现在让她来管古代内宅里的庶务,简直等于要了她半条命。

    她娘留给她的那些庄子店铺以及师远臻给的,那都是交给可靠的人在打理,她每个季度检查一下账本就可以了。

    所以她也相当通情达理的表示,自己不是个贪权谋利的儿媳妇,坚决不和婆婆争夺中馈。

    北靖王妃夸她孝顺懂事,知书达理,楚央则对她翻白眼。

    “也就母妃才那么好骗,明明是你自己懒惰想当甩手掌柜,偏要表现得善良无害。”

    师心鸾坐在梳妆台前拆头饰,“你若是不满,可以去告状。”

    楚央轻笑一声。

    “不过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母妃性子柔善,体谅你刚新婚不久不愿让你操劳,才默许了你的偷懒。最多一个月,她就得让你去她跟前交接府中所有账本庶务。”

    师心鸾取下耳环,回过头来。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当然不是。反正以后你也是这王府的女主人,这些东西都要交到你手上。”

    楚央走过来,一边帮她顺头发一边出主意。

    “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当好长时间的甩手掌柜。”

    师心鸾扬眉。

    “说。”

    楚央俯身,在她耳旁道:“早点怀个孩子。母妃体贴,肯定不会让你怀着孩子去操心那些琐事,十个月以后你临盆还得坐月子,然后孩子小离不开你,那样的话你起码可以两三年不管事儿。”

    说来说去,还是想让她给他解药。

    师心鸾哼一声。

    “得寸进尺不是个褒义词,爷,虽然我一直觉得您很不要脸,但您这样时时刻刻刷新我对您的认知,是不是也有点过分了?”

    楚央一指绕着她的头发,微笑道:“新婚之夜让新郎睡软塌,就不过分?”

    “那是你自找的。”

    师心鸾拍开他的手,将一头长发编成辫子。

    楚央笑一笑,直起身来。

    “有时候,我挺喜欢你这不服输的性格,和我很像。”

    师心鸾编好了头发,回过头来看着他,笑靥如花道:“爷,您刚才说的,是喜欢?”

    “对。”

    楚央承认得爽快。

    师心鸾讶异,然后轻笑一声。

    “你年少风流阅人无数,但是,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么?”

    “没有。”

    楚央依旧回答得坦荡。

    他坐下来,说道:“这世上大部分女人都有相同的特质,无趣。我找不到喜欢她们的理由。”

    师心鸾一只手撑着头。

    “那我呢?”

    “你…”楚央盯着她,笑:“你能让我心甘情愿娶回家。”

    娶回家的,不一定就是真心喜爱的。

    “你对女人的认知看起来很单一,却恨巧妙的容纳百川。”

    师心鸾客观的评价。

    楚央仍旧笑,“那你呢,对男人有什么看法?”

    问自己的新婚妻子对男人的看法,在这个时代,也算是惊世骇俗了。

    楚央还真是时代中的奇葩。

    不过,很合师心鸾的胃口。

    于是她很大方的说道:“大部分男人也有相同的特质。希望有个端庄优雅的妻子,养个热情如火的情人,还有个温柔体贴的红颜知己。我也找不到,对他们倾心理由。”

    这等言辞,若旁人听了,定要怒斥她不尊妇德。因为这个时代,本就是男人三妻四妾而女人必须三从四德从一而终。

    楚央却不这么认为,他越发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对他的脾气了。

    眼眸明亮,他道:“那我呢?”

    “你…”

    师心鸾上上下下打量他,“如果跟我没什么直接关系,咱俩应该能做知己。”

    楚央发出一串低笑,“那么,是臭味相投呢?还是志同道合?”

    师心鸾没刺回去,眼神有些深,然后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厄!

    楚央脸上的笑,慢慢的淡了下去,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复杂的看着师心鸾,“有时候,我觉得你很特别,更多的,又觉得你很神秘。”

    师心鸾一笑,淡去眼中波澜。

    “或许还有点危险。”

    楚央不置可否,嘴角勾起一抹笑。

    “恰好,我喜欢探险。”

    越是相处,师心鸾总觉得和这个男人能找到共鸣。他混蛋他不要脸他风流他放荡不羁他没心没肺他天子骄子不可一世…

    曾经跟的她,不也如此么?

    年少的时候恃宠而骄胆大包天惹是生非。

    他说他曾溜街逗狗逛青楼,打架斗殴进赌坊。她虽然没那么夸张,不过也曾跟别的孩子打过架,也曾无法无天目中无人。

    除却时代背景和性别差异,他们俩简直就是同一种人设。

    所以她至今对楚央在外那十年的经历十分好奇。

    题外话

    去拿几个快递,继续二更,二更来个长更,估计要晚点才能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