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洞房(二)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20
    ,!

    楚央清楚的看见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欣赏和突如其来的恼怒,他大约能猜到她的心理变化过程。

    笑一笑,“这可是我的床。”

    师心鸾嗤笑,“和女人争床榻,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么?”

    楚央走过来,低眉微笑。

    “和自己的女人争一张床,不丢脸。”

    跟一个无赖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

    师心鸾漠然一会儿,换了张笑脸。

    “我口渴,你给我端杯茶来我就让你上床。”

    楚央知道她不安好心,还是转身去给她倒茶,然后折回来。

    “需要我喂你吗?夫人。”

    师心鸾坐起来,扬眉。

    “不怕我在杯子上下毒?”

    楚央浅笑,“吃过一次亏,你还会重蹈覆辙么?”

    师心鸾不置可否。

    “我突然不想喝茶了,我要吃蹄髈,你让人给我做。”

    “你刚才没吃?”

    楚央瞥一眼早就被收拾干净的桌子,意有所指。

    “我吃宵夜不行?”

    师心鸾存心刁难他,“你到底去不去?”

    “好,我去。”

    楚央无奈,只得照做。

    “穿上衣服再去。”

    师心鸾继续发难。

    “嗯?”

    楚央疑惑。

    “你就这么出去,是存心招桃花呢还是给我惹麻烦?”

    师心鸾目光懒散的扫过他,漫不经心的说道。

    楚央失笑,“你这是,在吃醋?”

    “美的你。”

    师心鸾鄙夷,“本姑娘是在做好事,免得有人步我后尘被你祸害终生。”

    楚央摇摇头,认命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他穿好衣服,走出去。

    师心鸾眼看着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算计我?

    折腾不死你!

    厨房里什么材料都有,吩咐下去立即现做就行。

    楚央估摸着,自己现在进去,八成那女人又会让他去厨房守着,干脆就在外间等着。

    半个时辰后,几个丫鬟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楚央挥手示意她们出去,对师心鸾道:“我让厨房多做了几个菜,起来吃吧。”

    师心鸾瞅一眼满桌的珍馐美味,“浪费可耻。”

    楚央无语。

    好吧,现在他做什么都是错。

    “那么,为了赎罪,为夫亲自喂你吃,可否?”

    “那倒不用。”

    师心鸾大度的放他一马,“你把酒端过来,陪我喝几杯。”

    楚央微微蹙眉。

    “现在?”

    “废话。”

    师心鸾道:“大婚之喜,不喝酒怎么行?你刚才在外面没少喝吧?怎么,你能喝,我不能?”

    楚央走过去,在床沿坐下。

    “你想喝酒随时都可以,但现在天色已晚…”

    “喝完酒倒头就睡,这不正好么?”

    师心鸾目光轻飘飘的将他从头打量到底,露出一抹笑。

    “你该不是,不能喝吧?”然后奇怪道:“不对啊,你刚才来的时候在外面吹了冷风又沐浴一番,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不至于几杯薄酒都没法喝吧?”

    激将法!

    楚央心知肚明,却不能拒绝。

    “你要坐在床上喝?”

    “当然不是。”

    师心鸾伸出双手,“抱我起来。”

    楚央讶异。

    “快点啊,磨蹭什么?”

    见他不动,师心鸾开始催促。

    最难消受美人恩,楚央即便是满腹疑惑,也自知自己理亏,不得不照做。弯腰将她抱起来。

    忽然想起那日在侯府,她突然扑过来,他也是这般抱着她。

    她的身子又软又轻,肌肤如凝脂般光滑细腻,一旦触及就舍不得放手。被药物控制下的她热情得让他几乎无法招架,恨不能压着她到天荒地老…

    “放我下来。”

    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旖旎遐思,低眸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眸子。就是这双眼睛,冷傲锐利,笑起来又轻软如水。

    他不曾遇见过这样的女子。

    像悬崖峭壁上迎风不折的石莲,像立于雪地中傲然绽放的寒梅,也似艳压群芳的牡丹。

    极致的美丽,将冰与火,刚与柔这几种矛盾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让人想这朵花从枝头折下,永远归属于自己。

    嘴角勾一抹笑,他将她放下来,取了架子上的披肩给她披上。

    师心鸾不为他的体贴所动。

    素手执杯,递给他。

    楚央伸手去接的时候,手指在她手心勾了勾,笑容暧昧。

    流氓!

    师心鸾在心里骂了一句,“喝吧。”

    楚央之前在前厅被灌了不少酒,回来的时候便让人准备了醒酒汤,刚才在外面已经喝过了,此时陪她喝几杯,倒是无妨。

    他只是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几杯酒下肚以后,楚央明显感觉到晕眩。

    他顿时明白她的目的。

    “你在这酒里加了什么?”

    酒里没毒,他知道,但肯定加了别的东西。

    师心鸾见他终于微醉,不紧不慢的放下酒杯,很好心的给他解惑。

    “没什么,就是在被子上加了点让酒精浓度更高的药。你能防毒,可若不是毒,也对身体毫无伤害的药,应该没有防备能力吧?”

    她笑得眉眼弯弯,双手搭在他肩上,吐气如兰。

    “夜深了,爷,您该休息了。”

    轻轻一推。

    楚央不受控制的向身后的床倒去,随即立即翻身起来,一掀床单,几枚绣花针飞射而来。

    他反应极快的闪躲,然毕竟已有醉意,动作不如平常敏捷。暗器又尽在眼前,他措手不及,最后一枚绣花针险险从他鼻尖略过。

    随即脖子上一痛。

    他两指一夹,另一只手拂过脖子上细微的伤口,看向偷袭他的罪魁祸首—他的新婚妻子。

    眼底仍有迷离醉意,他皱了皱眉。

    终于明白刚才她为何要他抱她起来,原以为她要使美人计。却不想,陷阱在这里。

    苦笑一声,他问:“这次又是什么药?”

    师心鸾笑颜如花,眼里有阴谋得逞的快意也有惊讶和欣赏。

    暗器的方位和发射时间都是她精心计算好的,他在醉意熏熏的时候还能那么敏捷迅速的夺过,已是让她惊叹。

    不过幸亏,为了以防万一,她还留了一手。

    否则今日就白忙活一场了。

    “没什么。”她浅笑,“只是一些让你能够在短时间内清心寡欲,修身养性的药。”

    简单的说,就是不能沾惹女色。

    楚央嘴角抽了抽。

    师心鸾笑眯眯的走进他,一只手放在他胸口上,眼神诱惑语气低沉。

    “年轻人,火气太大可不是好事,适当的降降火,对身体好。夫妻一场,不用太感谢我。”

    她笑得好不得意,“爷,现在,您还要和妾身…同床共枕么?”

    ------题外话------

    还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