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情谊暗生?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19
    楚央浅笑着打断他,“昨天回京,可有入宫见一见云乐?”

    萧桓笑容微敛,似不悦。

    “好端端的提她作甚?如今她只怕最不愿看见的人就是我,我又何必去自找晦气?”

    楚央不置可否。

    “这个伶人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真是好歌喉,唱得我骨头都要酥了…”

    萧桓眯着眼睛,说着风流的话。

    “你若喜欢,可以带回去。”

    楚央道:“就怕皇后娘娘会不高兴。”

    萧桓语气淡漠而温凉,“她没问过我的意愿就把云乐嫁给我,我也不高兴。”

    楚央不语。

    萧桓抬手一指唱小曲的伶人,“过来。”

    伶人放下琵琶,迈着莲步走到他面前。

    萧桓握住她的手,凑过去,问:“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低迷而富有磁性,听得身旁给他捶背捏肩的青楼妓子们纷纷脸红心跳。

    没办法,楚世子虽也是青楼常客,却从来不需要女人服侍,运气好点的能给他斟一杯薄酒,添一筷子佳肴,就算是天大的荣幸了。

    所以她们只能围在其他的客人旁边,尽情玩乐。

    而且这位萧将军长得俊逸且言谈风趣,非常懂得讨女孩子欢心,大家自然对他十分喜欢。此刻见他对那伶人感兴趣,个个都恨不得操古筝抚琴弦,使出浑身解数,以求博得他的青睐。

    伶人声音细细,道:“妾身含容…”

    楚央正端着酒杯准备喝酒,闻言手一顿,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你刚才说什么?”

    他声音很好听,于夜色勾栏场所中,更添酒的甘醇,令人闻之欲醉。

    含容一怔,屋内所有人都跟着一怔,就连萧桓也面露诧异。

    “表哥,你该不会…也看上她了吧?喂,你这样可不仗义,她可是我先看中的…”

    楚央没理他,只盯着含容,重复了一遍。

    “你刚才说什么?”

    仔细听,他语气似有些温凉。

    萧桓目中一闪,没再说话。

    含容既受宠若惊又忐忑不安,“妾身…”

    “够了。”

    楚央出声打断,声音更多了些厌烦。

    脑海里划过一张美丽的脸,笑意温柔暗含杀机,妩媚中带着重重陷阱。

    同样的两个字,其他女人说出来,却尽显谦卑自贱。

    若是她…

    “表哥,你今日怎么了?”

    萧桓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遐思。

    “嗯?”

    楚央不解其意。

    萧桓伸手一搂,把含容搂在怀里,道:“你瞧瞧,你这突然来的脾气,把我的美人都吓哭了。”

    含容靠在他怀里,目光楚楚,泪光闪烁,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而屋子里其他人,也或多或少面有惊异。

    楚央向来大方,脾气也好,对姑娘们也和颜悦色,只要别轻易近他的身,他基本是不会发火的。

    方才突然对含容发难,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楚央瞥一眼周围金玉华堂,粉黛胭脂,忽然有些厌倦。

    他起身道:“你自己继续喝吧,我走了。”

    萧桓一愣。

    “喂,你真的假的?这才什么时辰你就走了?我的差事给你抢了,喝一回花酒你还要扫我的兴…哎,表哥,楚央…还真的走啊?”

    楚央毫不停留,直直走了出去,在这华光璀璨的夜晚渐渐消失了身影。

    萧桓眼神惊异。

    这家伙,今天有些反常啊。

    ……

    武安侯府,浮曲阁。

    师心鸾方才沐浴完毕,正准备躺下,忽然转身,走到窗边,打开窗子。

    窗外站着一个人,他微低着头,眼睫低垂,侧脸如玉,似在思索这什么。

    师心鸾一怔,眉心微蹙。

    “你来做什么?”

    楚央侧头看着她的眼睛,眼中情绪如枯藤枝丫遮挡住的斑斓月色。

    他忽然问,“你是谁?”

    师心鸾皱眉。

    “你又发什么疯?”

    说罢就关窗。

    楚央一伸手,刚好卡在窗栏上,手指立即见了血。

    师心鸾又是一怔,下意识住了手。

    “你有受虐倾向吗?想死就死远点,别在我跟前…”

    楚央对自己手上的伤视若无睹,仍旧盯着她的眼睛。

    “刚才我去了醉红楼。”

    师心鸾挑眉。

    醉红楼,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青楼场所。

    她神色淡漠,“然后呢?”

    “有一个女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师心鸾打断。

    “我对你那些风流史不感兴趣。”

    楚央轻笑一声。

    “我不喜欢她。”

    “你喜欢谁不喜欢谁,跟我有关系么?”

    “当然。”

    楚央盯着她的眼睛,道:“也只跟你有关系。”

    师心鸾心中一动,上上下下打量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央默然,容颜在夜色中显得几分神秘幽暗。

    “今天上午,你问我介不介意你和太子的过去。本来我是不太当回事,但后来想了想,我觉得我似乎应该介意。”

    “应该?”

    师心鸾眉头越紧,眼里光明忽闪忽灭。

    “你…”

    “你说没有做好与我共度一生的准备,刚巧,我已计划周。”

    他如玉容颜,笑意如水。

    “而曾经,就只是曾经。”

    师心鸾若有所思,嘴角微微上扬。

    “楚央,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楚央笑一笑,不躲不闪。

    “或许,以后会。”

    师心鸾低笑一声,双手抱胸靠在窗栏上,美丽的容颜在月色下格外清幽艳丽。

    “这是准备用美男计,还是温柔陷阱?”

    “都不是。”

    楚央摇头,“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重要么?不重要的话就别说了,我要睡觉了。重要的话,就长话短说。”

    “可以。”

    楚央点头,“关于十二年前,你和太子的开始。”

    师心鸾眼神微变。

    楚央尽收眼底,不动声色。

    “皇后为了巩固家族势力,想让太子娶萧家女为太子妃,太子却不情愿,找我一起商量。我让他随便从京城世家女子中挑选一个,作为挡箭牌。刚好就碰见了你,所以…”

    “所以…我就成了那个冤大头挡箭牌?”

    师心鸾语气还算克制,眼神却已冰冷如雪。

    题外话

    先更两千,继续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