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她曾为太子悬梁自尽?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19
    婚期定在六月二十,刚好提前了三个月。

    既然注定要在这个鬼地方呆五年,而且必须嫁人,早和晚对师心鸾来说并无区别。但她不爽的是,每次都由楚央主导,她每次都是最被动的那一个。

    所以此刻面对楚央,她脸色相当难看。

    楚央却笑得风度翩翩。

    “昨天收到你的信我今天就回来了,你看,我对你好吧?”

    好个屁!

    还真不愧是在风月场所混迹惯了的人,情话张口就来。

    师心鸾眼神凉薄。

    “你的命还真大。”

    “当然,不然怎么够格娶你?”

    楚央依旧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

    不想跟他打嘴仗,师心鸾直接问:“为什么要把婚期提前?”

    “当然是因为…”

    “别给我贫嘴。”师心鸾打断他的吊儿郎当,语气冷淡。

    楚央轻笑一声。

    “虽然你不够温柔,也不够体贴,更不够知书达理。但是…甚合我意。”

    师心鸾也笑。

    “虽然你长得不错,气质也还行,更兼文武双。但是…不够讨喜。”

    楚央失笑。

    他发现跟她斗嘴,很有趣。

    “说正事。”他道:“你那个小姑姑,相当厉害。我查了她半个月,居然一无所获。在不知她是敌是友前,你呆在侯府很不安。”

    “北靖王府就安了?”

    师心鸾反问。

    “当然。”楚央回答得相当自负,“由我护着,谁敢欺负你?”

    师心鸾一怔,语气有些排斥。

    “我不需要别人保护。”

    “我的女人,当然不需要别人来保护。”

    言下之意就是,只能他保护。

    师心鸾瞥他一眼,继续往前走,楚央自然要跟着。走了几步,她又停下来,再次问:“你到底为什么娶我?”

    “你又为什么死缠着这个问题不放?”

    “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比整个侯府都危险。”

    楚央再次失笑。

    “你得这么想,在侯府你孤军奋战,嫁给我至少还能有个同盟。”

    师心鸾盯着他的眼睛。

    “其实我担心你会背后捅我一刀。”

    “别那么偏激。”楚央勾起她一缕发丝,唇边含笑,流光荡漾。

    “夫妻一体,自然同甘共苦。”

    “还有句话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所以…”师心鸾眸光一转,拍开他的手,道:“如果哪天你落难了,记得提前给我封休书。”

    楚央又执起她的手,很温柔的摩挲,眼中笑意风流。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若这么休了你,岂不是太狼心狗肺了么?这么缺德的事,我怎么能做呢?”

    师心鸾勾着他的小指狠狠往下压,笑得温柔又妩媚。

    “爷,迄今为止,您对我做的哪一件事,不缺德呢?”

    “有么?”楚央反勾她的手指,眼神无辜而妖冶,“说来听听。”

    师心鸾抽出自己的手,神色变得淡漠。

    “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从你嘴巴里蹦出来的话,也没几句是真的。”

    楚央也不反驳,叮嘱她:“离你那个小姑姑远点,至于你那个堂弟,也无需理会,我自有安排。”

    师心鸾道:“你想说我目光短浅,只配玩儿宅斗?”

    楚央笑,“不是,你很聪明。”

    师心鸾哼一声,“言不由衷。”

    楚央叹息,“你总是把我往坏处想。”

    那是因为你就没做过好事!

    师心鸾在心中翻白眼,问:“宋钟鸣的案子是谁在负责?”

    楚央笑容微敛。

    “我协同大理寺主审,秦王和恭王陪审。”

    “那你还在这儿呆着干嘛?还不去办你的正事?”

    师心鸾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楚央义正言辞,“下聘也是正事!”

    “已经下完了,你可以走了。”

    她说要转身就要走,却被楚央一把拉住扯进自己怀中。

    “不急,咱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以后还得同床共枕住在同一屋檐下,你这么对我避如蛇蝎,以后可怎么办?”

    师心鸾眼中怒火一闪,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世子,你们…”

    柔弱可怜的,颤巍巍的,带着不可置信和猝不及防的愤怒。

    师心鸾侧眸一看,就见师心怡一身桃红衣裙,袅娜娉婷的立在一株樱花前,身形消瘦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楚央瞥她一眼,低头问自己怀里的女人。

    “你堂妹?”

    武安侯府的人口他早已了然于胸,知道师心鸾又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和一个堂妹,只不过另外几个年龄都差不多,他对不上号。

    但她与两个妹妹的关系都不错,若是其中之一,见到这一幕,震惊尴尬有之,却绝不会愤怒。

    师心怡,当年想推她入太液湖的女人。

    师心鸾语气冷漠。

    “放开我。”

    楚央一贯厚脸皮,当然不会放,反而将她搂得更紧。

    侧头上上下下打量师心怡,眼神有些凉。

    “你说你这么精明一个人,怎么就差点栽在她手上了呢?”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暗含试探。

    师心鸾一直知道,楚央的玩世不恭只是表面现象。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这么精明,不也栽你手上了么?”

    楚央笑容明媚。

    “明明是我救你出苦海。”

    师心鸾不想听他的诡辩之词,“那么世子爷,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先回去了。”

    楚央握住她的手,温情脉脉道:“我送你。”

    师心鸾刚要说不用,早已被妒火烧得双眼通红的师心怡终于忍不住了。

    “纵然姐姐和世子已有婚约,也该注意男女大防,这般搂搂抱抱举止亲昵,恐有伤体统。”

    她昨晚才被放出来,今早得知一家四口即将被逐出府,心中震惊又愤怒。紧接着,楚央就拿着圣旨来了。

    雪上加霜,不外如是。

    心中妒恨交加,她偷偷跟着两人来了花园,不敢跟得太紧,只远远望着。听不清两人之间的对话,只见两人并肩而走,甚是亲密。

    心里那团火越烧越旺,她不顾丫鬟的阻止,走了出来。

    楚央凉凉瞥她一眼,“横路拦截,也不是应是大家闺秀的风度。”

    师心怡脸色刹那雪白。

    楚央对她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拉着师心鸾就往回走。

    “借过。”

    语气仍旧凉薄如夜。

    师心怡一颗心跌入谷中,只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在他面前无地自容。

    可心底的不甘心和愤怒怨恨趋势她不愿就这么罢手,她猛然回身,对着楚央的背影大喊道:“世子对姐姐这般的情深义重,又岂知,姐姐曾为太子殿下悬梁自尽?”

    题外话

    刚到家收拾完毕,先更两千字,晚一点二更,估计下一章或者明天就该大婚了,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