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怀疑小姑姑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师心鸾更加讶异。

    “小姑姑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师挽君眼中复杂一闪而逝,沉吟一会儿,道:“你上次和我说,想要离开京城,避开这些是是非非。”

    师心鸾挑眉。

    “小姑姑有办法?”

    师挽君抿了抿唇,“我记得,你从前对楚世子十分欣赏。”

    师心鸾手指动了动,不语。

    师挽君观她脸色,握住她的手,慎重道:“心鸾,你老实告诉我,你不愿嫁入北靖王府,是否只是因为,三年前你曾入康平伯府?”

    师心鸾眼底划过一丝微妙,她垂眸,静静道:“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了。”

    “重要。”

    师挽君神情少见的坚决,“当初太子纠缠你,坏你名声,皇后蛮横,强行给你赐婚,毁了你的姻缘。如今峰回路转,这是他们欠你的,你不该因为那些流言蜚语而放弃。”

    师心鸾诧异,“小姑姑,您”

    怎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师挽君眼神幽深似在沉思斟酌,然后道:“今日在华云寺山下,康平伯夫人言辞刻薄,对你极尽羞辱,不过只是受人挑唆罢了,你断不用放在心上。纵然以后免不了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但碍于皇上赐婚,没人敢明目张胆的对你评头论足。嫁入北靖王府,你就是世子妃,未来的北靖王妃,无人再敢欺辱你半分。”

    师心鸾看着她,眼里些微探究。

    “心鸾。”

    师挽君眼神忽变得柔软下来,“从前我以为你之所以抗拒这门婚事,是因为多少对太子还有几分情谊。却不曾想,你至今仍对楚世子余情未了。既如此,何苦委屈自己?”

    师心鸾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变得很轻。

    “可是,如果他对我无意,娶我只是因为道义或者”

    “无论因为什么,那已成为既定事实,不可更改。”

    师挽君眼神沉凝,像一望无际的海,给人坚定信任的力量。

    师心鸾眸光微深,脸上却渐渐展开笑颜。

    “小姑姑说得对,既成事实,我的确不该再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师挽君也展颜微笑,“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她看了看门外,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抄写经书了。你赶了大半天的路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师挽君起身送她。

    “小姑姑慢走。”

    春日的阳光很明朗,穿透屋檐廊角,拉出师挽君投影在地上的影子越来越淡,直直消失不见。

    师心鸾眼里那重幽暗却越来越深。

    师挽君果然知晓那日她被陈氏下药,并且和楚央有了肌肤之亲一事。

    那么昨晚

    “乐槐。”

    乐槐走过来,低头静听吩咐。

    “楚央是否已经让人调查小姑姑?”

    乐槐微讶,而后钦佩道:“小姐果然料事如神。世子说四姑奶奶行为有异,小姐迟早会发现,届时必会让奴婢暗查。可同一屋檐下,您动手目标太大,恐会打草惊蛇,是以另有安排。”

    师心鸾嘴角自然而然牵起一抹讽刺。

    “他倒是想得周到。”

    乐槐轻声道:“世子说,这是最后一次。日后若非您亲自开口,他绝不过问您的私事,奴婢也只听凭您一人之令。”

    师心鸾瞥她一眼,忽又问道:“你可会易容术?”

    “会一些,但不精。”

    乐槐顿一顿,又道:“不过世子十分擅长此道。小姐若是有需要,世子必会相助。”

    师心鸾淡淡道:“你倒是念旧。”

    语气平静,听不出责备的味道。

    乐槐脸上也有了笑容,“小姐日后嫁给世子,就是世子妃。就算奴婢不说,小姐有任何困难,世子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师心鸾不置可否。

    楚央目前对她的所有关心和维护,都只是因为他们有着夫妻名分而已。她若承了他的情,就等于欠了他。按照那厮不要脸的性格,绝对会对她趁火打劫。

    她才不会那么蠢的送上把柄给他抓。

    乐槐察言观色,斟酌了会儿才问道:“小姐询问易容术,可是怀疑四姑奶奶?”

    师心鸾转身往回走。

    “我只是觉得奇怪。”她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口润润嗓子,道:“我母亲早逝,她又只比我大六岁,幼时我与她感情极好,时常会询问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事。后来她出嫁,鲜少回归,与我自然疏远了些。两年前她与夫家和离回府,而我在青州。她跟着大伯母闭门不出吃斋念佛,就算我偶尔回来,见到她,也说不上几句话。但我这次回来,她明显待我必那两年亲和多了。我起初也曾试探,可她神情举止都不似作假,在祖母面前也对我十分维护。更重要的是”

    她眼中光色愈浓,“她是如何知道赐婚背后的隐情?又是何时知道的?昨夜她出现得又太过巧合,实在让我不得不怀疑。”

    乐槐闻言也百思不得其解,“的确奇怪”她忽然想到什么,道:“小姐,如果四姑奶奶真的与大夫人统一战线,她既然知晓此事,那大夫人会不会也”

    师心鸾摇摇头。

    “不。”她抿唇,自信道:“虽然我不确定她为何前后变化这么大,但如果她真的与大伯母同气连枝,就不会再三让我宽心,劝我遵循圣旨嫁入北靖王府,而是告密,从中破坏。毕竟,我还有个怀着少女梦的三妹。如今我只想知道,她对我的亲近是有意示好巴结,还是别有目的。”

    如果是前者,倒也情有可原。若是后者,那么这其中必有隐秘。

    “小姐不必忧心。”乐槐见她愁眉不展,温声宽慰道:“世子既已插手此事,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您安心等着便是。”

    师心鸾漫不经心的嗯了声,心中却并不乐观。

    事实上她早就开始怀疑师挽君,但半个多月时间的接触下来,又实在没什么发现。直到昨日楚央检查她的脸,才让她醍醐灌顶,想起这个非科技时代还有易容术这项技能。

    所以,她怀疑如今这个师挽君,或许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