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各怀心思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陈氏这一怀孕,在侯府可谓掀起了轩然大波。

    师远臻没有嫡子,所以之前他和老夫人都属意立大房的师良为世子。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如果陈氏生下儿子,那就是名正言顺的侯府继承人。

    最受威胁的,自然是大房。

    师心怡急匆匆来到师良的书房,却见兄长正在看书,眉目平静不见丝毫波澜。

    “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看书啊?”

    师良从书本中抬起头来,对她微微一笑。

    “明年二月有会试。下半年到明年初,你和长姐都要出嫁,府中甚为忙碌,我用以看书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提起婚事,师心怡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不会嫁给大表哥的。”

    师良重新低头看书,语气平静。

    “母亲已和大舅母商议好婚期,此事再无转圜的余地。”

    师心怡愤然道:“你是我亲哥哥,这个时候应该帮我,而不是和母亲一个鼻孔出气”

    “母亲都是为了你好。”

    师良语气微凉。

    “大表哥风仪出众又颇有才干,二十出头已官居五品,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京城里排着号与杨府结亲的数不胜数,你莫要任性。”

    “我不喜欢他”

    师心怡刚说了一句,就被师良冷声截断。

    “自古婚姻大事皆由父母做主,哪容得你不要?一个侯府闺秀,怎能张口闭口俱是轻浮之词?若是让祖母知晓,定要再罚你抄写女戒。”

    师心怡咬唇,眼里晕出泪光。

    “表哥早已定亲,只是大婚前期对方病逝。这都五年了,他迟迟不娶,必是对那女子情深义重。我眼巴巴的贴上去,算什么?鸠占鹊巢么?”

    “楚央也有婚约在身,你不也一直没放弃,想要取长姐而代之么?”

    师心怡浑身一震,对上师兄淡漠温凉的眸子,她的脸刷的红透,眼里闪烁着被人窥视心事的心虚和羞恼。

    “哥,你”

    师良神情自若,“母亲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步云乐公主的后尘,你却冥顽不灵,至今还在痴心妄想。心怡,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引火烧身。”

    师心怡恼羞成怒,“什么痴心妄想?都是侯府的女儿,凭什么师心鸾就要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侯府的爵位本应是父亲的,却让二叔给抢了去。如若不然,今日你就是武安侯府名正言顺的世子,我才应该是真正的侯门嫡女。就算皇上赐婚,也该是我”

    “休得胡言乱语!”

    师良沉下脸,眼如寒霜。

    “父亲身有残疾不可为官,侯爵继承人乃皇上金口所赐,天威浩荡恩典如山,怎可由你红口白牙颠倒是非?你可知,这是大不敬!”

    最后一句,中气十足冷如寒冰,震得师心怡浑身僵硬呆若木鸡,脸上愤怒的红晕也一寸寸的散去,变得惨白。

    她站在那里,眼里仍有不甘之色,却再不敢放肆。

    师良眼中冷意慢慢褪去,语气也较之方才和缓了些。

    “不要再去想那些不该有的,就算没有长姐,你也做不了北靖王府世子妃,安心待嫁吧,大表哥不会委屈了你的。”

    “我嫁给他,就已是委屈。”

    师心怡倔强抬头,眼里泪光成珠,语气近乎祈求。

    “哥,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不想嫁给表哥,不想后半辈子在杨家的后宅里做一个怨妇,哥”

    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师良眼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也不由得心软。

    “心怡,你已经十六岁了,婚事不能再拖。”

    师心怡泪水涟涟,无语凝噎。

    师良耐着性子说道:“就算不是大表哥,也会是别人。但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楚央。”

    师心怡抽泣着问:“纵然大姐身份比我高,但她是二嫁之身,为什么我就比不上她?”

    师良摇头,也没追究她言辞中对长姐的不敬,而是道:“楚央脾性怪诞,连皇上都拿他没办法,你又能如何?你只知他身份尊贵容貌出众,却不知他心机深沉若海。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抛掉你不切实际的幻想,安心等着做杨家少奶奶。”

    师心怡咬唇,“不,我不甘心。哥,我不甘心。”

    她上前几步,渗满泪水的眼中燃起光亮。

    “大姐是寡妇,她配不上楚世子。我不一样,我二八年华待字闺中。而且而且祖母和二叔都属意你做世子,将来你就是武安侯,我也会是这个侯府里最尊贵的女儿,与他最般配的人前提是,二婶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住口!”

    师良一声呵斥截断她。

    “从前你再怎么小打小闹也就罢了,今日竟说出如此昏聩的话来,果然我还是对你太过纵容,以至于你现在越来越肆无忌惮”

    话到此忽的戛然而止,然后他站起来,声音转为低沉,“母亲。”

    师心怡猝然回头,看见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母亲,面染寒霜,眼神冷漠。

    她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母母亲。”

    大夫人神情冷淡,“回去抄写一千遍女戒,不抄完就不许出门。”

    师心怡面色大变。

    “不”

    “来人。”

    大夫人冷声吩咐,“带三小姐回去。”

    师心怡被禁足的时候,师挽君正在浮曲阁与师心鸾一起用午膳。

    “心鸾。”

    吃了几口,师挽君忍不住开口了。

    “大嫂有孕,其实你也不用太过在意,毕竟那是你父亲的孩子,总不能跟着她去庄子上吃苦。她之前犯下大错,你祖母素来公允,断不会轻易原谅。况且,她这一胎,也未必就是个男孩儿,对你够不成威胁。”

    师心鸾挑眉,讶异道:“小姑姑何出此言?还有五个月我就出嫁了,她生男生女于我而言并无区别,反而多了一个弟弟或者妹妹,这是好事,我为何要介怀?”

    师挽君一怔,仔细观察她的神情。

    “你不恨她么?”

    师心鸾神色淡漠,“恨不恨的,结果不都一样么?”

    师挽君沉默下来。

    师心鸾玩儿,继续吃饭。

    师挽君一口一口的吃着,却觉得有些味同嚼蜡。

    她目光落在师心鸾身上,忽然道:“心鸾,你娘留给你的那块玉佩呢?”

    师心鸾一愣,眼底情绪一闪而过,淡定道:“前些日子养病,整天懒洋洋的没精神,沐浴的时候玉佩取下来经常忘记挂回去。我怕给弄丢了,所以就找了个箱子锁了起来。”

    师挽君点点头。

    “那是你娘留给你的遗物,你一定要好好珍藏。”

    不知道是不是师心鸾的错觉,她总觉得,师挽君那句好好珍藏,似乎刻意加重了语气。

    敛下眼中疑惑探究,她嗯了声。

    “我知道。”

    两人都不再说话,沉默的用完了午膳,师挽君却没走。她看着师心鸾,欲言又止。

    师心鸾眉心轻蹙,不动声色的问:“小姑姑还有别的嘱咐么?”

    师挽君犹豫一会儿,道:“心鸾,你真的不想嫁给楚世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