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唇枪舌战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吱呀

    楚央推开窗户,斜靠在边上,手指捏着三枚绣花针,似笑非笑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同样的招数用了三次,仍旧让我险些中计厉害。”

    师心鸾掀开被子下了地,随手扯过软毛织锦披风披在肩上,随意的走过去,眉梢一挑讽刺自生。

    “你想说我三次都没能算计得手,很失败?”

    楚央眨眨眼,很是无辜的叹息。

    “为什么你总是要以那么恶劣的态度来揣测我宽容博大的心胸呢?”

    师心鸾不屑,“别侮辱宽容博大四个字,会让我觉得用无耻来形容你都太客气。”

    楚央低笑。

    “敢不敢跟我玩儿个游戏?”

    师心鸾非常潇洒的甩了两个字,“没空!”

    然后就要关窗,他伸手一挡,“不是想和我斗智么?不敢了?”

    “激将法?”

    师心鸾笑了,双手抱胸靠在窗栏上,“行啊,但赢了有什么好处?”

    “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反之,你输了,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怎么样,敢不敢?”

    他抛出相当诱人的福利。

    师心鸾微一扬眉。

    “你会有那么好心?”

    楚央洒然一笑。

    “别那么自负,说不定你会输。”

    师心鸾沉吟半晌,慢慢回过味来。

    “你在试探我。”

    “没错!”

    楚央坦然的承认自己的目的。

    师心鸾略有些讶异,然后曼声道:“突然对你有些改观了。”

    楚央笑眯眯的凑过来,“那要不要改变主意?”

    师心鸾轻笑一声,“你这个人,看起来卑劣无耻玩世不恭,好色风流放荡不羁,但也不是一无是处。能将厚颜无耻没皮没脸发挥得淋漓尽致且理直气壮,也算是一种本事。”

    楚央哂笑,“你这算是夸奖?”

    “可以这么认为。”

    师心鸾不置可否,“反正你脸皮够厚,也够自恋。无论我说什么,都能让你自我感觉良好的信心爆棚。”

    “然也。所以这句话,我也当你是夸奖了。”

    楚央依旧奉行他我无耻我荣幸的原则,很不客气的接受了她的赞美。

    师心鸾连翻白眼都觉得是浪费时间。

    “别废话了,说吧,什么游戏?”

    “不忙。”楚央弹了弹根本没有灰的衣裳,举止中有种难言的高贵优雅,一个浅笑回眸,便能让人想起一句话。

    君子如玉,侧帽风流。

    师心鸾在心中暗骂妖孽。

    “在此之前,我先告诉你,你是怎么遭遇今夜这飞来横祸的。”

    “我对你的私事不感兴趣”

    “你必须感兴趣。”

    楚央启唇微笑,连贸然截断她言辞的行为都显得优雅又从容,让人没有丝毫的不悦和排斥。

    “因为就算你侥幸赢了我,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不能排除某些不可预知的危险和恶意。”

    师心鸾凉凉道:“最不可预知的危险和恶意,不就是您老的那些桃花债么?”

    其他也就罢了,最主要就是皇后。那个变态的女人,一手主导了原身前半生的命运,如今又因为自己的女儿,再次想要毁了她。

    经过谣言风波,她已经得罪了皇后。虽说她并不畏惧,但她也不想浪费过多时间去跟那些人玩儿什么勾心斗角的游戏。

    两个字,无聊!

    楚央又是一声轻笑,“你这算不算是在吃醋?”

    师心鸾不想跟他争论这种幼稚的问题,“如果您认为是,那就是吧。反正就算我否认,您也会觉得我口是心非。”

    “女人呢,要懂得温柔。”某个不要脸的世子爷得寸进尺,“也幸亏我大度仁慈愿意接纳你,否则你就真的只能孤芳自赏,顾影自怜了。所以,你得知道感恩,知道吗?”

    “男人呢,要有风度。”师心鸾温柔反唇相讥,“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我这样宽广博大的胸襟,能够容忍您的无赖和趁火打劫,否则天下都该知道惊才绝艳,风华绝代的世子爷,看似情场得意却孤枕难眠,只能自给自足自力更生,聊以慰藉。所以,您该为我的体贴而感到荣幸,懂么?”

    “嗯,我很荣幸,并深受感动。”世子爷自动忽略她的讥诮讽刺,“所以,为了夫人的情深义重,为夫我此番拒绝了一个绝色佳人。原本觉得还挺可惜,毕竟她虽然逊你三分颜色,但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如今听了夫人这番话,方才醍醐灌顶。纵然这世间千娇百媚,又有谁能与夫人相提并论呢?”

    绝色美人?

    师心鸾笑的温软,“那是,再怎般的千娇百媚,您也有心无力啊。也难为您,为了证明自己的雄姿勃发,整日的倚栏卖笑,醉酒当歌。也不知碎了多少芳心,勾了多少芳魂。可惜了”

    倚栏卖笑?

    这女人总能将牵强附会修饰得天衣无缝。

    楚央很纳闷。

    一个侯门闺秀,怎么说起风月场所那些荤话来那么熟练和淡定从容?就这一点,也让他不得不怀疑她的身份来历。

    “你要跟我斗嘴呢,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先说重点。”

    “长话短说,我没时间听你废话。”

    楚央顿了顿,见她眉目淡淡倦容,语气微软,“好。”

    师心鸾做洗耳恭听状。

    楚央肃正了容色,道:“我在明州查出一桩贪污案,牵连甚广,其中包括景阳侯府。我记得前段时间你祖母大寿,京城许多世家都前往道贺。你明日回去后核对当日礼单,找出景阳侯府送的贺礼。无论是什么,毁掉。”

    师心鸾若有所悟,“赃物?”

    楚央摇头,“他们今日刺杀失败,必会对你父亲出手。”

    师心鸾了然,“你是担心他们利用两府联姻来威胁你,让你投鼠忌器。”

    楚央莞尔一笑。

    “聪明。”

    师心鸾一点不感激他的夸赞,漠然道:“你直接解除婚约不就行了?这样一来你不用有所顾虑,我也不会再与你争锋相对,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好。”

    楚央眼中流光一闪,“做个选择题。达到你此行的目的,和解除婚约,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