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只好你的色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打蛇打七寸,威胁也一样。

    对一个男人而言,还有什么比让他丧失雄风更有力的威胁呢?

    师心鸾冷冷看着楚央。

    “我的耐心有限。要么你给我个痛快话,要不然,我就阉了你,让你做太监。”

    楚央目光缓缓移动,叹息一声。

    “真是最毒妇人心呐。”

    “别废话”

    她忽然身子一僵,还未说完的话也跟着戛然而止。

    然后她就看见方才一直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楚央慢慢的坐了起来,脸上哪里还有半分受威胁的神态?

    “你算计我!”

    师心鸾心中一沉已经明白,她的将计就计,也正是他的将计就计。

    或许他压根儿就没中招,刚才躺着不动只是静观其变。

    也就是说,他又在耍着她玩儿!

    可恶!

    师心鸾恨得咬牙切齿,早知道刚才就不该手软。

    楚央侧眸看她,笑若牡丹。

    “忘了告诉你,我修炼的内功可抗毒。你的软麻散虽非毒物,但你刚出手我已经防备,药物不曾扩散,一盏茶也就药效尽散。”

    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抚着她的脸,含情脉脉道:“你很聪明,可惜不够狠,错过了唯一的机会。”

    师心鸾被他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抱着。

    眼神冰冷如霜,“你想做什么?”

    楚央笑笑,从她手中取回自己的剑,抖一抖,又收折成了碧绿的萧。目光落到她手腕上那支白玉镯子,笑得更开怀了。

    “收了我楚家的传家之宝,还想悔婚,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么?”

    师心鸾怒目而视。

    “你以为我想要?”

    这镯子也不知怎么回事,戴上了就摘不下来,她原本以为有什么机关,里里外外检查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只好戴着。

    “可你没拒绝。”

    楚央笑吟吟的从她怀里找出方才被她搜回去的玉佩,“公平交易!”

    师心鸾气得咬牙,“姓楚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央抱她起来。

    “送你回去。”

    低头看她一眼,“你若是没给乐槐下药,许是今夜能借刀杀人。可惜,一念之差啊”

    师心鸾黑了脸,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此时楚央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乐槐总跟着她,她嫌烦,晚上就给她下了点迷药,足够她睡到大天亮。

    如果早知今日有此横祸

    这厮在明州却能知晓她周围发生的一切,显然是乐槐给报了信。

    深吸一口气,将胸口翻涌的愤怒慢慢压下去。师心鸾平声道:“楚央,你最好祈祷别犯在我手上,下次,我一定不会再心慈手软!”

    “哦。”

    依旧波澜不惊的语气,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师心鸾磨牙,见他还慢吞吞的走,不由微怒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那可不行。”

    楚央优哉游哉的走着,“诚如你方才所说,他们都敢派杀手来刺杀我并且想抓你为饵威胁我,万一在寺中有埋伏呢?虽然你不感激我大老远的跑回来救你,我也不能就此功亏一篑,你说是吧?”

    师心鸾怒极反笑。

    “我现在很希望他们埋伏了更多人,把你剁成泥!”

    楚央轻笑,“如果你给我陪葬的话,也不错。”

    无耻!

    师心鸾偏头,“解开我的穴道。”

    楚央摇头,“你太不安分。为了避免再次犯到你手上,我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师心鸾忍不住低吼,“那你走快点行不行?或者直接用你的轻功啊。再这么走下去,天都亮了!这是佛寺,你不要脸我还要。”

    楚央仰头看夜空,答非所问道:“你不觉得今晚的月色很美么?如此良宵,匆匆错过,岂非可惜?”

    师心鸾绷着脸,冷冷道:“别跟我在这儿装酸辱文人,你不是还有任务在身么?被皇上知道你无诏回京,可是抗旨死罪。你想死别拉我垫背!”

    “你不说,怎么会有别人知道?”

    楚央一句反问,让师心鸾彻底失语。这人就是个混不吝的,跟他讲道理无异于对牛弹琴。

    她索性闭上嘴,偏头不看他。

    见她终于安分了,楚央嘴角勾出一抹笑。

    “怎么突然想起来华云寺了?你可不像是个信佛之人。”

    师心鸾闭眼,不说话。

    楚央低笑一声,“本来想告诉你,或许我可以帮你。”

    师心鸾睁开眼睛,盯着他,讽刺道:“乐槐还真是对你忠心耿耿,是不是连我每天吃什么穿什么她都要对你汇报?”

    “唔。”

    楚央的厚脸皮可以抵挡她所有的绵里藏针讥诮讽刺,“呆会儿告诉她,让她把你每日三餐都记录下来,哦还有你沐浴用什么花瓣”

    “你个变态的禽兽!”

    师心鸾忍无可忍,怒吼出声。

    楚央笑一笑,忽见她穿得单薄,皱了皱眉,放她下来,然后脱了外袍给她披上。

    师心鸾不屑道:“别以为我会感激你。恃强凌弱,卑劣下流,仗着武功高强就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你也不嫌丢人。”

    楚央道:“如果收起你的剑拔弩张,的确又瘦又弱。”

    师心鸾轻哼一声。

    “有本事你不用武功,咱们俩斗智,我肯定比你强。”

    楚央笑着摇摇头,“何必这么争强好胜?知不知道,单凭你这张脸,就够让天下的男人疯狂。”

    师心鸾冷嗤一声,“这只能证明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楚央很认同的点头,“唔,毕竟好色的本性天下男人共有。”

    “包括你?”

    “包括我”话说到一半,他目光一转,笑得闭月羞花,“我只好你的色。”

    说罢已重新揽过她的腰,纵身一跃,消失在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