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撂倒他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如果死了就能穿回去,那么师心鸾一定毫不犹豫的自裁,并且在死之前先送楚央这个王八蛋下地狱。但她穿越而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媒介也没任何征兆,她不敢保证死了以后就真的能够灵魂归位。所以,再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她得惜命!

    眯了眯眼,她嘴角一勾,忽然换了张表情。

    “你刚说,因为知道我有难所以特意赶回来救我的?”

    楚央领教过她的变脸速度,此时一看她笑颜如花眸如春水就知道这女人一定又在想着怎么算计人了。

    显然,此刻成为她算计目标的,只有自己。

    他眨眨眼,比她笑得还美。

    “虽然这个时候不适宜做某些事,但你可以换种其他的方式来表达激动欣喜的心情。比如梨花带雨,涕泪横流美人落泪叫芙蓉泣露,我不会嫌弃的,反而会觉得赏心悦目。”

    “你还真是身体力行的把厚颜无耻和死不要脸梁哥成语发挥得淋漓尽致啊。”

    对付没脸没皮的人,生气只是给自己增添烦恼。最初的狂怒以后,师心鸾慢慢平静下来,笑得倾国倾城无懈可击。

    “免费提醒你一句,千万别爱上我,不然下场会很惨的。”

    她纤纤手指抚着他的脖子,语气分外温柔。

    楚央扬眉,笑得颠倒众生。

    “哦,我正在朝这个目标努力,所以很期待你所说的下场是什么。”

    师心鸾目光转动,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

    “很简单,我会一脚踹了你!”

    楚央笑,正准备说什么,脖子上忽然传来细微的疼痛,他浑身一僵,眉头已微蹙。眼角余光瞥见师心鸾手中银光一闪,是一枚折断了至少四分之一的绣花针。

    师心鸾冷着脸从他身上下来,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开始搜身。

    楚央闷笑。

    “原来美人计还可以这么用?”

    “色字头上一把刀。玫瑰再美,那也是带刺的。”师心鸾在他怀里找到了自己的玉佩,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得妖娆魅惑。

    楚央却已经明白了。

    刚才她抛掉装满暗器的木筒替自己挡了致命一击看似下意识的动作,实际上是算计好的。一来知晓凭她一己之力无法应付那么多高手,必须依赖自己才能活命。而来在自己的勉强丢了所有防身之物,之后自己就不会对她有所防备。

    就连刚才她怒极将自己扑倒的举动,也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然后,趁机暗算!

    他不曾小瞧了她,此时却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聪慧机敏。

    “那么,带刺的玫瑰,打算如何处置你的手下败将?”

    师心鸾很不爽他的淡定不惊。

    都这个时候了,他凭什么还这么镇定自若?他该知道自己恨不得弄死他吧?当真就不害怕她真的杀人灭口?

    他哪里来的自信?

    “看你毒发,生不如死,然后求我给你解药。”

    楚央轻笑,毫无惧色。

    “哦,我现在已经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你给我解药吧。”

    这是求人的态度?

    师心鸾嘴角抽了抽,而后又蹙了眉。

    虽然她私底下脾气是不那么好,但也仅限于不那么温柔谦逊知书达理而已。基本上只要不做得太过分,她是不会发火的。

    她更喜欢直接还击。

    应该说出身给予了她太多的便利和通行证,所以她有资本肆无忌惮。

    她承认自己在娱乐圈顺风顺水与拥有过硬的后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但也不能否认,她有实力。

    从某些方面说,她和楚央有些像。

    都有一个很好的出身,都有猖狂的资本,却非要靠着自己的能力去拼搏。也许在许多人看来,愚蠢又矫情。

    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困在华丽脑笼的金丝鸟,怎能知翱翔天际的快感?

    两个能在一定的领域产生共鸣的人,她怎么能比他差?

    最初刚穿来的时候她太过被动,再加上男尊女卑的时代背景,导致她社会地位与他天差地别,她的失败无可厚非。但事不过三,她怎能接受连续在同一个人手上吃亏?

    师心鸾骨子里就是个不服输的人,她不屑与师心怡那种肤浅得只知道通过贬低别人来提高自己优越感的女人计较,却不能容忍在和一个思想开阔心机深沉的人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一再的惨败。

    那是对她能力和智商的侮辱!

    所以她愤怒的来源不是迫不得已的失贞和猝不及防的赐婚,而是她在面临这两件事的不可转圜和无可奈何。

    简而言之,她就是想要赢一次!

    她成功的算计了他,成功的撂倒了他,却并没有丝毫的畅快和喜悦。

    “要我给你解药也行,答应我个条件。”

    “解除婚约?”

    楚央一点不意外。

    “没错!”

    明人不说暗话,师心鸾开门见山的道:“虽说上次我拿你当了解药,但你也不吃亏,所以咱们俩谁都不欠谁。你去找皇上解除婚约,我给你解药,从此以后咱们恩怨两清,井水不犯河水。”

    楚央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然后道:“这么大度的放我一条生路,这不像你的风格啊,我还以为你应该趁此机会把我千刀万剐或者五马分尸呢。”

    师心鸾靠在湘妃竹上,嗤笑一声。

    “你倒是了解我。千刀万剐呢,太血腥,估计没人帮我。五马分尸呢,现在也没那个条件。最重要的是你这么个大活人,没法儿藏啊。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可以直接杀了你,一了百了!”

    “然也!”

    楚央很认同的点头,“所以你可以直接掐死我,或者等着我毒发身亡。等着我毒发呢大约还需要点时间,建议你选择简单粗暴的方式。”

    师心鸾敛了笑。

    这家伙真不怕死?还是以为她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