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弹指杀人,红颜命薄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风亭小筑在花园正北角,临湖而建。此刻夜色沉幕,却有灯火依次燃起,投映在湖中,柔波浩渺,水光荡漾。

    晚风拂过湖边杨柳,微微摇摆如女子纤细的腰肢。

    如此静雅的景致,依旧掩不住笙歌曼舞,觥筹交错的靡靡之音。

    楚央坐在上首,宽大衣袍逶迤坠地,灯光下他眉目如画微带笑容,眼中一抹流光便让堂中翩然起舞的舞姬黯然失色。

    酒过三巡以后,原本两旁错落着的大小官员个个拘谨的神态稍缓,忍不住频频向上看。每看一次,都要惊叹一番。

    这北靖王世子,当真不负盛名。

    他只是那么闲适的坐着,便自有一股慵懒风流韵味,胜过诸般王侯勋贵。而他微笑的目光优雅雍容,带点不经意的散漫,看起来颇有几分妖邪和魅惑。

    这般美色,也难怪男女通吃。

    坐下十数人心思各异,各自对视一眼,最后不约而同的看向左上首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周喻安,眼中自有深意。

    周喻安知道同僚在暗示什么。

    将近半月以来,头一次见到这位世子爷的真面目,他心中多少也是有些震撼的。但更多的,是探究和深思。

    那日楚央的那个随从搬出圣旨,的确让他有所忌惮,却并不畏惧。然无论如何,楚央也是皇上亲口封的巡河使,他刻意冷待疏忽,日后皇上怪罪下来,他难辞其咎。

    但这明州数十个官员因此被他所累,却是无辜。是以今日这一桌酒席,是为赔罪。但赔罪,也得赔到点子上。

    他深吸一口气,端起酒杯站起来,对着楚央遥遥一敬。

    “离河决堤,天灾临头,世子体恤百姓,不辞辛苦,奔波数百里,巡视河道,乃明州百姓之福。下官狭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羞愧汗颜,现自罚三杯,万望世子息怒。”

    说罢他便仰头一饮而尽。

    身旁侍女立即斟酒。

    楚央不说话,笑容依旧温雅雍容,直到周喻安三杯酒见了底,他才赞道:“周大人好酒量。”

    目光缓缓一瞥堂下众人,讶异道:“早听闻明州诸县官员和睦扶持,福祸相当。怎的只周大人一人独醉而诸位作壁上观呢?莫非传言有误?各位略有嫌隙?”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心里却明白,这是楚央的敲打。

    是以众人很有默契的执杯起身,自罚三杯以示请罪。

    三杯过后,楚央才笑吟吟道:“我方才不过只是开了个玩笑,大家何必如此认真?”

    连着三杯酒下肚,已有人微醺,听得此言,险些背过气去。却听某世子笑颜如花,继续漫不经心的说道:“周大人为官有道,带领各位齐心协力一同治理河道,这些楚某都看在眼里,若有私心,必出纰漏,楚某也不至于这般清闲了。”

    一番话轻描淡写,却意有所指,让底下众人顿时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为官有道暗指周喻安目中无人。

    齐心协力指的是给楚央下马威。

    不少人冷汗淋漓,刚因酒氤氲的脸色迅速转白。

    周喻安心中微沉,他只以为楚央是个酒囊饭袋,却不想这么难对付。正准备说什么,又听某位世子爷颇有兴致道:“不过正因如此,我这闲散之人才能一睹明州景色。景是山清水秀,雅致怡人。这色嘛,也是环肥燕瘦,千娇百媚。可谓人间仙境也!”

    他低眸,笑得如妖如狐。

    “我可真是羡慕各位大人,能日日目睹这般的景色。不像京城哎”

    最后一句没说完便停顿一下,接着便是一声沉重长叹,欲言又止。

    底下的官儿们却都心思活络了起来。

    早听说世子爷风流,最是喜欢流连风月之地,才来明州十几天,就把城中大小青楼楚馆逛了个遍。今日酒桌之上,又言辞暧昧意犹未尽,喜好不言而喻。

    周喻安微微蹙眉,有些不喜他的浪荡轻浮,然作为地方官领袖,他却不得不接话。

    “世子说笑了。京城繁荣锦绣,远非明州足下之地所能比。久闻世子早年出京游历,想来必是阅尽千帆,目之所及,乃我辈穷其一生不可企也。”

    他说得委婉客气,并无半分谄媚恭维,神态语气不卑不亢,自有风骨。

    楚央看在眼里,不说话。

    周喻安继续道:“明州固然山水秀丽,能得世子一顾亦是荣幸。世子若喜,可逗留游乐。”

    中间停顿了那一下,似有些难以启齿。游乐两个字说出来,更是言不由衷。

    楚央笑了,笑得有点温凉。

    舞姬退下,门外走进一个女子。淡紫衣裙遮不住窈窕身姿,交叠于小腹的双手纤细柔嫩指如葱段,微垂的眼睫掩不住眉间芳华。

    她莲步轻移,聘婷而来,对着楚央盈盈一拜。

    “奴家香玉,见过世子。”

    声若黄莺,又带点江南女子特有的软糯,直听得人骨子都酥了酥。

    楚央还是在笑。

    “抬起头来。”

    富有磁性的嗓音让香玉心尖一颤,缓缓抬头,目光所及的那张脸,比她日日对镜自照还要美。

    她登时怔在原地。

    弯弯黛眉,莲莲美目,粉嫩小口,在细白如瓷的肌肤上定格成一幅画。

    倾城绝代。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楚央笑着轻吟,目光荡漾着春水绿柳,芙蕖若霞。

    他在众人心照不宣的眼神和香玉芳心乱动的期许眸光中渐渐靠近,看似要亲吻她。

    “只可惜”

    他声音忽的一低,温柔语调转为冷淡漠然,眼神清泠泠渗人。

    “命不太好。”

    手指轻点,长桌上安然不动的杯中酒水凝结成珠,飞入香玉眉间,化为一点朱砂。

    香玉只觉眉间一凉,尚且还未感受到痛楚,人已倒下。

    她脸上尚且氤氲着胭脂般的羞涩,眼角媚色如春宛如芙蓉泣露。

    保持着最好的姿态,死于方才情意萌动的情郎弹指之间。

    意外突如其来,众人脸上的笑刹那凝结。看看躺在地上已然没了呼吸的香玉,再看看上座依旧雍容含笑的楚央,周喻安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脚底蔓延。

    楚央在酒宴之中弹指取人性命之际,京城也发生了一件事。

    皇上突然降旨,赐婚云乐公主与定伯侯府嫡次子萧桓,十月完婚!

    满京哗然。

    谣言纷纷又转了方向。

    师心鸾得知此事,却深锁眉头。

    萧家势大,按照帝王权术,应当忌惮,时时防备。宣武帝这个时候把云乐赐婚给萧桓,这其中固然有平息谣言的因素。但最终目的,怕是试探。亦或者已准备对萧家出手。

    萧家乃北靖王妃娘家,皇上要对付萧家,却又启用楚央

    念及此,她放下了手中书本,从怀中掏出那日发现的羊皮纸。

    目光落在上面的字迹上,渐渐转为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