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求助小姑姑
作者:凝望的沧桑眼眸的小说      更新:2018-03-08
    “姐姐,你是不是”

    师心彤想问她是不是还对太子余情未了,但眼角余光瞥见站在一旁的乐槐,未说完的话又吞了回去。

    师心鸾知道她的顾虑。

    她一直都知道,宫越的痴情专一背后是居心不良。否则三年前能容忍皇后给原身赐婚?既然他能为了原身和皇后闹僵,三年前就不能跳出来据理力争?

    说到底,男人最爱的还是权利,有了权利,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

    而且宫越也不是那种**熏心的人。

    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但庆幸的是,原身这个傻妹子不曾为他的温柔所骗。不幸的是,爱上一个混蛋!

    想到楚央,师心鸾心情顿坏。

    说到底,她今日沦为舆论的关注点,直接原因就是楚央。

    如果不是他神经抽搐的去求什么赐婚,自己哪来的许多麻烦?尤其是,今天在宫门口,北靖王那番话,等于直接给她下了禁足令。否则她今天就可以借口出城。

    现在倒好,当时她那便宜父亲师远臻就在场,以后肯定不许她私自出门了。

    这就代表着,在大婚前,她根本就没有回去的机会。

    念及此,她就忍不住想要骂人。如果这门婚事能就此不了了之,她便可借此机会再次离京。天高地远,她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寻找回家的方向。

    或许,她应该再推波助澜一下。

    正想着,外面传来小丫鬟的禀报声,“小姐,四姑奶奶和三小姐来了。”

    师心彤必定是落井下石来了,可这位四姑奶奶自从和离回府后大部分时间都关在屋子里礼佛。除了那日接旨的时候匆匆瞥过一眼,师心鸾便再没见过她。今天她怎么想起过来了?还和师心彤一道。

    师心云和师心彤也心中疑惑,一致看向师心鸾。

    “姐姐,要不我去告诉小姑姑,就说你已经歇下了”

    四姑奶奶是已故老太爷最小的女儿,闺名师挽君。只比师心鸾大六岁,今年也才二十五,故而侯府几个兄弟姐妹都唤她小姑姑。

    自从知道师心彤对长姐的谋害之心后,师心云和师心彤两姐妹就达成了共识,但凡是师心怡掺和的事,那就绝对目的不纯。

    “不用。”

    师心鸾眼中光芒一闪,起身迎了出去。

    师心云师心彤只好在后头跟着去了待客的花厅。

    师心怡穿着水红撒虞美人花亮缎粉紫镶边偏襟长褙子,系淡粉色腰封,衬得身段玲珑有致。头上数着垂鬟分肖髻,结环处别有精致簪花,额上还贴着一枚牡丹花钿。

    略施粉黛,妆容清雅。

    一贯的高调又娇媚。

    反观她身侧的四姑奶奶师挽君就显得素雅得多,仅一身玉色长裙,系同色腰封,倭堕髻上也没有太多金银装饰,就连耳环也是淡白色。

    如此简单朴素的装扮,却难掩她的天生丽质。

    细眉纤长,眸如碧波,微微转动之际,像是春风拂过湖面漾起的圈圈涟漪。粉唇贝齿,肌肤如雪。再加上眉目间自有一股让人怜惜的娇柔的气质神韵,更是为她的美貌锦上添花。甚至将她身侧娇媚可人的师心怡都给比了下去。

    如斯绝代佳人,难以想象居然有男人舍得舍弃。

    师心鸾三姐妹叫了一声小姑姑,便各自落座。

    师心怡早已和师心鸾撕破脸,自然不敢一个人跑来浮曲阁,故而便拉了师挽君一起。师心鸾一出来,她便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许久不曾来探望过姐姐了,不知姐姐近来身体可好?”

    有长辈在此,又是在师心鸾的地盘,按理说她不该僭越。然而她急于想看见师心鸾的凄惨落魄,再加上她本身也看不起庶出的师挽君,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师挽君看她一眼,没说话。

    师心云和师心彤都微微蹙眉。

    师心鸾面容浅淡,“三妹好像忘记数日前答应我的事了。”

    师心怡面色微变。

    师心鸾抿了口茶,脸上带笑,“想来也是,毕竟三妹闭门闺中抄写了几百遍的女戒,自然对其他无足轻重的事就记得不那么清楚了。”

    师心怡抿唇,眼神阴霾。

    师心鸾视若无睹,“不巧,我向来记忆好得很。大约是这两年经历的事儿多了,近来时常会怀念幼时的点点滴滴,尤其是十几年前,第一次随祖母和父亲入宫”

    话未说完,师心怡猛的站了起来,强颜欢笑道:“姐姐,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就不坐了。你好好休息,我改日再过来看你。”

    说罢就转身离去,再不留恋分毫。

    她的落荒而逃让师心彤和师心云都同时松了口气,再看看对面坐着的小姑姑,料想小姑姑大概有话要与姐姐说,便也跟着告辞离去。

    师挽君这才看向师心鸾,眼中担忧化成一声轻叹,然后柔柔的笑道:“当年我出阁的时候,你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一晃多年,你都长这么大了。”

    师心鸾没说话。

    原身的记忆里,幼时和这个小姑姑关系也十分好,师心鸾出生的时候,除了小姑姑,其他几个要么已经出嫁,要么就是待嫁。两人年龄相差也不大,说是姑侄,更像是姐妹。

    师心怡出生前,师心鸾又没其他姐妹,自然和这个小姑姑走得近。

    师挽君出嫁的时候,她十岁。如今时隔多年再次重逢,两人却都已历经沧桑。

    岁月不曾沉淀的记忆翻覆脑海,气氛有片刻的沉凝,而后师挽君轻声道:“我都听说了。”

    师心鸾不在意的嗯了声。

    师挽君眼中难掩惆怅,“咱们做女人的,总是最苦的,也最是容易落人话柄。我是过来人,知晓众口铄金,人言可畏”

    许是想起了自己短暂的婚姻,师挽君神情黯然眼神苦涩,再说不出其他宽慰的话。

    师心鸾目光沉静,嘴角勾一抹讥诮。

    “似乎我该认命。”

    师挽君摇头,“心鸾,你年纪经历却实为波折,应当比常人看得通透。几句闲言碎语罢了,你若放在心上了,便是如了他人的愿,苦了自己。”

    师心鸾轻轻瞧着红木方桌,眼神明灭不定。

    “我从不曾有选择的权利。世人说得再多,我纵然不介意,顺利的出嫁,难道就是如了自己的愿了?”

    师挽君一怔,下意识的看向站在她旁侧的乐槐。

    “心鸾”

    “你们都出去。”

    师心鸾屏退左右,道:“我仍记得小姑姑新婚三日与姑父携手回门之时的恩爱幸福,如胶似漆。可不过短短七载,您却不容夫家,凄凉回京,碍于流言,闭门不出,形单影只。”

    师挽君面色一寸寸变白,紧抿红唇,满面悲苦。

    师心鸾语气平静,“三年前我含恨出嫁,却在新婚之夜沦为寡妇,谣言如刀,不绝于耳。我不得不离府出京,避于青州。如今三年已过,圣旨赐婚,看似雨过天晴,可真的如此么?北靖王府会不计较我曾嫁过人,不曾计较我曾克夫?我的丈夫,真的能够庇护我么?待我年老色衰,这些往事又会不会再次被掀出来供人娱乐?纵然我问心无愧,又岂敌得过世人悠悠众口?”

    师挽君怔怔看着她,眼中荒凉化作一丝了悟后的震惊。

    “心鸾,你”

    师心鸾看着她的眼睛,直接道:“我不想嫁入北靖王府,不想嫁给楚央。所以,小姑姑,你可否帮我?”